非主流中文网 > 克斯玛帝国 > 第八六零章 晚餐

第八六零章 晚餐

 好书推荐:
    “不合胃口吗?”,杜林抬头看了一眼坐在那里几乎没有动过的阿尔伯特问了一句,他慢条斯理的摆弄着面前的骨棒,挖了一勺骨髓放进生菜叶中直接塞进嘴里,咀嚼时似乎能够听见新鲜的生菜叶子被撕碎时发出的声音,“很美味的吃法,如果你不试一试,真的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

    在这个世界上流社会中没有人会琢磨着怎么吃骨头棒,他们只会吃一头牛身上最好的几块肉,这就是一头牛的使命。

    当然,其余部分的肉会按照不同的部位和分级,最后进入中产阶级和社会底层的餐桌上,成为人们难得的晚餐。很滑稽是的一头牛百分之九十的肉类卖出的价格有时候还不如那百分之十的价格。

    至于其他东西,往往会选择制作成宠物饲料,或者直接进行填埋,人们对于下水,对于骨头之类的东西兴趣不大。

    这个世界上永远都不缺少去发现的人,特别是当一个人穷到了极致的时候,他们或许会为了更换自己的菜单想尽各种办法,吃骨髓就是其中之一。香醇的骨髓经过烤制表面浮着一层散发着醇厚香味的牛油,真正的骨髓油,更香,更醇,也更腻人。没有比这种几分钱或者是几分钱就能买到的食物更美味的东西了,以至于这种吃法逐渐在社会底层蔓延开。

    人们只需要去屠宰场买或者捡一些大骨头,然后丢进用于取暖的火炉里,等骨头表面烧焦之后找个石头或者锤子,就能够享受到美食带来的满足。

    “杜林先生……,我现在没有胃口,能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吗?”,他舔了舔嘴唇,惶恐不安让他没有任何的食欲,“您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去做的吗?”

    杜林摇了摇手指,他又舀了,这次没有任何的配菜,撒上了各种作料之后直接包进嘴里。鲜美的骨髓和十余种配置好的作料一瞬间在味蕾上炸开,那种鲜美到极致的味觉仿佛是世界最美好的东西。

    等他品尝完这难得的美味之后,才擦了擦有些油腻的双手,似笑非笑的看着阿尔伯特,“你知道你最大的错误是什么吗?”

    阿尔伯特愣了一下,然后低下头,“我很抱歉,杜林先生。”

    这意味着他不明白自己犯了什么错,但是他又必须为自己都不知道的错误道歉,看上去他的态度没有任何的问题,可实际上杜林早就在来的第一天,就可以说发现他出了问题。

    杜林侧着身坐着,让自己和餐桌空出来一些距离,他翘着腿叼上了一根香烟,身边就有人为他把打火机凑到了他的面前,他吸了一口,左手夹着香烟压在椅背上,看着阿尔伯特,“以前你会说‘是的,boss’,‘好的,boss’,现在你喊我‘杜林先生’,我想问一句,你已经准备好了离开我自己单干了吗?在你用我的钱,用我的权,用我的一切的基础上,切割我的东西然后去单干?”

    杜林抬手指了指他,“你胆子很大……”

    阿尔伯特一瞬间满身是汗,他刚想要为自己辩解,一句“杜林先生”脱口而出的时候,杜林再次指着他,他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巴。

    “在我们交谈之前,把东西吃完。我们要感谢厨师先生这么晚了还要来这里为我们做晚餐。你可以辜负我对你的期望,但是你不应该破坏别人美好的心意!”,杜林收回手臂,看着他,“现在,把东西吃完!”

    说完杜林微笑着朝厨师点了一下头,厨师笑的嘴都合不拢的鞠躬回礼,能够为这样的大人物做一顿晚餐足够他在联邦的瓜尔特人社区里吹嘘一辈子了!

    联邦也有瓜尔特人,只是相较于帝国那么多而言少得很,一部分是在瓜尔特王朝覆灭之后被当做奴隶卖到当时的商业联盟来的,还有一些是逃难偷渡过来的。这些人经过百年的繁衍,已经初具规模。

    阿尔伯特一边擦着汗,一边低头快速的用勺子将骨髓一勺一勺的挖进口中,他听出杜林话中的不善,他必须尽快的解释清楚,否则他可能会有很不好的下场。他不怀疑杜林敢干掉他,杜林干掉的人实在太多了,哪怕他现在是太平洋集团公司的执行总裁,也不会放在杜林的眼里。

    看着阿尔伯特快速的把食物塞进嘴里,不时拿起酒杯管一口酒把食物咽下去,期间还剧烈的咳嗽了一会,杜林的表情始终都没有变过。

    约有十来分钟,当最后一点东西被阿尔伯特吞进肚子里后,他拿起餐巾擦了擦嘴又擦了擦手,重新坐直了身子,“我吃好了。”

    “你还没有感谢厨师为你精心制作的晚餐。”

    阿尔伯特立刻向厨师表达了自己的感激之情,“非常美味的晚餐,谢谢!”

    杜林点了点头,“瞧,做一个有礼貌的人并不困难,你可以继续说了。”

    “boss,其……”

    他话刚开了一个头,杜林就打断了他的话,“不,别叫我boss,叫我杜林先生。”

    这句话让阿尔伯特头皮一阵发麻,他强忍着剧烈的不适垂着头喊了一句“杜林先生”,然后接着说道,“我一直按照您的吩咐在这边主持工作,没有任何违背您的地方,我自问这几年时间里没有做过一件伤害到您本人利益的事情,也许您误解了一些事情,我能够解释的清!”

    这个时候都佛把一份文件交给了杜林,阿尔伯特朝着那份文件看去,可惜杜林打开的角度正好完全背对着他,他看不见文件中的任何一个字母。

    杜林翻看了一会文件,突然问道,“伊文先生在什么地方?”

    伊文先生是阿尔伯特的导师,是一个老推销员,他在阿尔伯特刚刚开始做这一行的时候给了他很大的帮助,还教会了他很多的道理,犹如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导师。后来他跟了杜林做事,还不忘对自己帮助最大的伊文先生,邀请他一起加入到了杜林投资,阿尔伯特注册的服务公司里,担任重要的职务。

    后来杜林让阿尔伯特到联邦这边来执行他的计划——当时杜林还没有摆脱一些负面的报道,他的势力和手中的权力还不足以让人们忽略他是一名瓜尔特人的本质,所以在他的手中唯一一个头脑灵活,又能独当一面的人,就是阿尔伯特,于是他派遣了阿尔伯特到联邦来主持工作。

    同时,伊文也和阿尔伯特一起,杜林和伊文先生聊过两次,知道这是一个很普通,但也很有智慧的人。他相信以阿尔伯特曾经拥有的宝贵品质,以及伊文先生的聪明才干,他们能够顺利的完成自己的要求,把这边的摊子给撑起来。

    事实也证明了他们两人配合后的能力,大西洋集团公司的成功就是显然的证明。

    那么现在,伊文先生们在哪?

    阿尔伯特突然间沉默了下去,他不敢再随便的辩解了,他不清楚杜林手中的文件都写了什么,万一他说错了,只会带来更麻烦的后果。

    伊文先生从一年前就来开了大西洋集团公司,并不是阿尔伯特把他踢了出去,只是这两人正在背着所有人做一件事,他们正在悄无声息的,偷偷摸摸的转移资产。

    伊文先生去了赛丽维尔共和国,那是一个中立小国,没有和任何国家建交,也没有与任何国家达成引渡条款,换句话来说那是一个流亡者的乐园。很多赚了一笔的犯罪分子都隐姓埋名去了赛丽维尔隐居,在人们的口中那就是一个世外桃源,是天国!

    风景如画,四季如春,安宁闲静,最适合养老了。

    其实杜林能够理解阿尔伯特和伊文的变化,任谁突然掌握着一个价值十亿市值的集团公司,都会有一点小心思,稍微偷一点拿一点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个想法不知道是阿尔伯特想出来的,还是伊文想出来的,伊文在去年被任命为“海外拓展部负责人”,从事海外市场的拓展,然后那个家伙就去了赛丽维尔,注册了一家公司。大西洋集团公司在海外运营拓展的资金中,有一部分就进入了赛丽维尔的那家公司账户中。

    更有趣的是阿尔伯特还与这家本来就属于他和伊文的公司,签订了一份合约,大西洋集团公司每年支付这家叫做“远阳”的公司一笔钱,这个小公司为他们在西大陆拓展营业渠道。

    一年多时间里,已经有接近一千万联邦盾作为运营费用支付给了这家小公司。

    “可以为我解释一下吗?”,杜林放下手中的文件,他捏了捏鼻梁,“你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吗?”

    阿尔伯特咽了一口唾沫,有些艰难的说道,“杜林先生,您听我解释,伊文先生正在负责西大陆的市场开发,您知道的,他对这方面非常有经验,曾经也是王牌推销员,他对市场的动态变化非常了解,而且我们在西大陆的的开拓已经有了初步的成效。我与三家公司签订了一系列的合作协议,从年底开始就要……”

    “非常抱歉又打断了你的话,你是不是忘记了我是让你来做什么的?”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