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冰与火之凛冬已至 > 0933章 以退为进·杀光夜袭军

0933章 以退为进·杀光夜袭军

 好书推荐:
    亚莲恩的军队两万人,包括数千新兵,水陆两路入驻阳戟城和影子城,曲墙是一道难以攻破的防御,很多军队在这里遭受到了惨败。

    道郎亲王对亚莲恩的到来并无欣喜之色。他很平静,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他的喜怒不形于色,这跟他从小的孤僻性格有关。他的母亲是多恩女王,生的几个哥哥姐姐都比他大很多,他是众多兄弟姐妹中最不起眼的一个,大家也都不爱跟他做朋友。他在孤独中长大,这造就了他不苟言语的性格。

    弟弟红毒蛇奥伯伦的性格和他相反,外向多动,深得孩子们的喜爱。

    “父亲大人,我派战舰保护你先去狭海对岸的密尔城邦。”亚莲恩对父亲道郎亲王说道。

    “不,我要去流水花园。”道郎亲王道,“你最好趁夜晚出走,离开多恩,多恩这次是守不住的。”

    亚莲恩看父亲的眼神无悲无喜,心中很惊异于一个人怎么能面对千年祖业的崩溃而如此平静。

    “父亲,你认为野人大军能攻破曲墙?”

    “他们有狮鹫,还有身高超过了城门的巨人。”道郎亲王说道,“他们还一路收获了民心。这一点是我们做不到的。把贵族的领地、田产、钱粮分给下人、佣人、平民和奴隶,你能做到吗?”

    亚莲恩没有回答。她做不到,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做不到,就得不到威尔一样的民心。贵族的力量很强大,但贵族的基础是平民和佣人,失去平民和佣人的贵族,没有力量。”道朗亲王淡淡说道。

    “可我有两万忠诚耿耿的士兵。”

    “也是两万随时会崩溃并倒戈的士兵。”道郎亲王平静的说道,“没有人能拒绝财富和田产,贵族不能,平民和佣人就更不能。这是一种颠覆,但这也是威尔自己给自己挖的坟墓。”

    “为什么这么说?”

    “多恩的政治体制的改变不会只在多恩,消息会很快传遍七国,这会令七国的贵族不安,他们慢慢的都会起来反对威尔,这一点毫无疑问,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道郎亲王说道。他看向窗户外的大海,耳中听到海浪拍打海岸的声音。

    “我们可以先到狭海对岸,保存自己的实力,就跟娜梅莉亚当年率领两千艘战舰渡过狭海而来一样。瓦雷利亚的巨龙军团横扫厄斯索斯大陆,洛伊拿人无从对抗,只好放弃家园,渡过狭海来到了我们的多恩。”亚莲恩说道。

    “我可不是娜梅莉亚。”道郎亲王说道,“但你可以是。”

    亚莲恩沉默了好一会:“我想先去和野人军团打一仗。杰洛·戴恩还在西部,也聚集了一万五千人。”

    “我们的兵力合起来也不过三万五千人,而威尔的军队已经超过了六万。并且,子民们一天比一天更倾向于威尔。”道郎亲王说道,“此消彼长,我们无法打赢这场战争。历史上的每一次战役,敌人都不得民心,所以最后我们总是赢。”

    “六万兵力?威尔的海军和陆军加起来,也不到五万人。”

    “他的军队在一天一天的壮大,我们的军队在一天一天的减少。奥伯伦的东部军,有八千人投降了野人。我们每打一次战争,就是威尔壮大自己的时候。王冢城和伊伦伍德城失守后,有四千战士投降了威尔。”

    “我难以相信娜梅莉亚、特雷妮、艾德瑞克、艾利昂伯爵都投降了威尔。”亚莲恩恨恨的说道。

    “我也难以相信。”道郎亲王说道,“艾利昂伯爵带着三十名侍卫去接娜梅莉亚三人回来,他们和威尔接触过,变故一定就是在伊伦伍德城发生的。”

    “威尔说服了他们倒戈?”亚莲恩满满的疑问。

    道郎亲王从海面收回目光,看着亚莲恩:“多恩多地失守,我们谁见过威尔?”

    亚莲恩一时间语塞。

    “直到现在,多恩被逼求和,被逼遣散忠诚的贵族,被逼要向狭海转移兵力,我们被逼将失去多恩了,可是,有谁见过威尔大人?我?你?杰洛·戴恩,其他的任何将军,谁见过?见过的就是布莱蒙家族的劳拉夫人、乔妮莎、彭斯。我们家族的娜梅莉亚、特雷妮、戴恩家族的艾德瑞克、艾利昂家族的艾利昂伯爵,我发现了一个规律,凡是见过威尔并活下来的贵族将军,都投降了威尔。”

    亚莲恩顿时作声不得。

    “如此一想,你不觉得威尔很神秘么?他究竟是谁?长什么样?我们到现在都一无所知。东进的野人大军,掌权的将军叫做泰伦·灰烬,先锋是令人望而生畏的野人王玛格,威尔在哪里?在东部军中,还是在西部军队中,还是在海上?我们并不知道。”

    亚莲恩听得心里发虚!

    “如果要想今后还有机会回来,目前我的建议是,悄悄带着忠诚的士兵离开,去狭海对岸。”

    “那么父亲你呢?”

    “我要留下来,见威尔一面。”道郎亲王平静说道,“如此一个人杰,不见一面,死不瞑目。”他掀开盖在膝盖上的丝绸布,膝盖红肿透亮,肿成了小西瓜。两条腿瘦骨嶙峋,皮包着骨头,“我的病不好了,无法承受渡海的颠簸,我就留在这里,为马泰尔家族的最后一点尊严做一点努力。”

    亚莲恩看着父亲的红肿膝盖,知道父亲在说话的时刻,都在忍受着惊人的痛苦。大海上,再大的船也会摇晃,父亲会被活活疼死。平时,只要有一点颠簸,父亲就会疼得无法忍受。晚上睡觉,都不能有丝毫的碰触。渡海可不是一天两天,半个月的直线距离,父亲的确无法渡海。那样的他生不如死。

    过了好一会,亚莲恩第一次决定接受父亲的建议。

    道郎亲王本能以命令的方式叫亚莲恩公主带兵渡海,先求保存实力,静等七国贵族全部起来反对威尔的时机到来,但他没有,他平声静气的给亚莲恩公主建议,并不带一点点的强迫。这次是亚莲恩自己想通了。

    “我传令杰洛·戴恩和我一起带兵渡过狭海,我们可以在狭海对岸过得很好,等待机会。”亚莲恩公主说道。

    道郎没有再说话,而是向亚莲恩伸出手,他的手握住亚莲恩的手,另一只手覆盖上去,在亚莲恩的手掌上拍了拍。

    “何塔,传令侍卫,我们去流水花园。”

    “是,大人!”

    *

    0933章之2

    自由民大军的中军帐篷内,泰伦·灰烬的心情非常压抑,但他还得压住其他将军们的烦躁,不敢把自己内心更强烈的烦躁表现出来。

    他很后悔这次自告奋勇要来领军。

    如果是木盾将军来领军的话,他就能做先锋,那就可以一路狂飙,大开杀戒。老实说,两百斤的剑王他都还没有在多恩开过血光,这令他憋得难以忍受。要不是狗头哈犸每晚都让他尽情的折腾,他都怀疑自己会发疯。

    灰烬战士们人人都憋着了一口气,自从进入多恩,本以为终于摆脱了鼓噪反味的长途行军,终于可以上战场和敌人真刀真枪的干仗了,谁知道就好像小儿的游戏,什么硬仗都没有。遇上一些小股的地方武装,不用打,只是呐喊,对方就丢盔弃甲,或者干脆跪地投降。

    威尔大人和曼斯·雷德在战前都有严格军令,不得滥杀投降的任何士兵,进入多恩,也不得滥杀任何的子民和贵族,当时的泰伦·灰烬和狗头哈犸等人一样,没有细想,欢天喜地的一连声答应,现在他们知道了什么叫做‘不可以滥杀’的真谛,那就是痛苦的源泉。

    灰烬战士什么时候打仗没有杀过人?

    就是这次的远征!

    自由民战士什么时候打仗的时候没有杀过人?

    就是这次的远征!

    敌人的东路大军本来又一万五千人,够巨人王玛格、狗头哈犸、泰伦·灰烬和木盾将军大杀一阵的了,谁知道还没有等碰面开战,敌人已经崩溃,重要将军全部被威尔等人给杀死,一半的士兵被狮鹫吓跑,一半的士兵选择了投降。

    这样的战斗实在是毫无意义,还不如在绝境长城外面的冰天雪地里打猎杀几个异鬼的斥候来得舒服。

    威尔的百名侍卫队和灰烬侍卫们都是同样的无聊之极,罗索和黑丫、埃布尔等人都拥有了不起的瓦雷利亚钢剑,然而进入多恩后,都派不上用场。

    功劳都被威尔和艾莉亚、詹姆、和詹姆眉来眼去的乔妮莎、少年彭斯给抢了去,这令泰伦·灰烬非常的不满,却无可奈何。

    偌大的中军帐坐满了一个一个满带杀气的将军和巨人,却无人有说话的兴致,他们想打仗,杀人,大硬仗,杀将军,却不能够,这样的战争,他们每个人都想……去死!

    艾利昂伯爵的手指敲敲桌面,目光扫向全场,大家不得不抬起头,睁大眼睛,以表示自己在听着。这个艾利昂伯爵就是威尔大人,他的身后站了一百六十人,其中一百人是守夜人中的游骑兵精锐,这次是特意来守卫他们的领袖和总司令的,毕竟战事发生在大陆最南的地方,威尔为全军之首,不容有失。

    另外的三十名侍卫有十二名是灰烬战士,十八名是罗索等人筛选出来的一流剑士;另外的三十人,有二十多人是圣裁堂里的顶尖杀手,包括艾莉亚和詹姆·兰尼斯特,其余的几位是威尔在打破王冢城和伊伦伍德城时候收的亲卫,兼顾着有向导之用。

    威尔以艾利昂伯爵的面目出现,是为了打击多恩人的军心和民心。

    艾利昂手指敲响桌面,等垂头丧气的大家把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的时候,艾利昂伯爵开口了:“今晚有三股军队要来偷袭前锋营,中军帐和后军的粮车,谁愿意出战?”

    刷!

    所有人都举起了双手,包括按照军中规矩必须坐镇指挥的泰伦·灰烬。

    除了威尔的身后百名侍卫外,其他人的将军和身边的侍卫全部都举起了手。

    他们实在是憋坏了,只想杀人杀人杀人!

    艾利昂伯爵说道:“好吧,既然如此,全军出动,埋伏于各地,只等敌人来劫营,然后各处杀出,一个不留。哪个地方要是走漏一个士兵,将接受严厉惩罚。”

    众将一起答应,个个摩拳擦掌,只等厮杀。

    艾利昂伯爵于是安排布阵,玛格率领巨人埋伏在什么地方,狗头哈犸埋伏在什么地方,但是不管怎么安排,三万多人无法全部安排这种去埋伏,于是留下两万人于军中佯睡,等敌人进来就起来攻击,大家都有份,跑得慢或者运气差的,没有人杀那谁也怪不着谁。

    亚莲恩公主以进为退,故意派出三股人马来偷营,真正的贵族精锐却都在夜色的掩护下先上船,撤离第一批人。

    战船不够,需要分批次撤离,并且在撤离的中途,于大海上,可以强行征用商船前来接人。狭海对岸的自由贸易城邦,不缺船。

    威尔和狮鹫的联系,就好像绿先知和飞禽走兽的联系,狮鹫眼睛看见的情况,威尔一一接受到。这种能力,就好像血鸦布林登·河文附身在三眼乌鸦上一样,乌鸦所到之处,所见所看,都是布林登所见所看。

    这次来偷营的士兵共计三千人,能让这些憋坏了的将军和战士们小爽一把,随后,威尔决定挥军西进,和叮当衫、雷拳托蒙德前后夹攻,五万大军合围,先把黑暗之星的一万五千人马全部吃掉。

    这是个月明星稀的夜晚,两只狮鹫在云层中飞翔,从地面望上去,仿佛是两只小鸟儿和月亮在作伴,狮鹫的视力所见就是威尔的视力所见,地面多恩人分作三股,一股三千人,偷偷而来,一队袭击先锋营,一队袭击中军帐,一队袭击后军的粮车。

    第一队人马来到先锋营帐前,埋伏在地上,刀剑插进泥沙,并不动手。

    第二队人马来到了中段,瞄准了中军帐,人马全部远远的俯伏在地,也不动手。

    第三支人马绕道来到了后军粮车旁边,一声呐喊,千只火把点着,就朝粮车上扔了出去。

    火起,就是进攻的信号。

    与此同时,天空中狮鹫一声啼鸣,两只狮鹫从天空俯冲而下,四处伏兵四起,营帐内呼呼大睡的将士们翻身跳起,人没卸甲马没卸鞍,里应外合,刀枪齐举,把这三千人给杀了个干干净净,不曾漏掉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