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玄浑道章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耀光

第一百一十七章 耀光

 好书推荐:
    方台道派驻地之外,两名年轻弟子正在此处遁空巡游,不过他们神情很是轻松。倒不是他们松懈,而是他们接受过命令,只要不是太过显眼的目标出现,那就不要去理会。

    他们也隐约能猜到上面的用意,所以很多时候哪怕察觉到了一些可疑之处,也故意当作没有看见。

    这个时候,他们忽然见到远方地6之上有一道白线浮动,并以直线移动的方式向着驻地这里飞接近。

    这样的变化他们无法再是忽视了,各自作出戒备之色,那白线到了近处之后,骤然一顿,烟尘随之散开,出现在那里的人是一名白飘扬的女子。

    她有着修长匀称的身段和金色的眼瞳,只是堪称美好的脸庞上只有一片冰冷淡漠,没有表情存在。

    她也是现了两人,此刻正抬头朝上方看过来。

    两名年轻修士却没有很莽撞的对她动手,其中一个对同伴道:“你立刻回去禀告,我在这里看着她。”

    而这个时候,他的同伴却是忽然露出了惊容。

    这名修士转头一看,瞳孔一缩,却见这个白女子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出现在了自己身前,脸对着脸,双方仅仅就是一线之隔。

    他心下一惊,下意识将心光向外一撑,可出乎意料的是,那名女子遭此袭击,竟然丝毫无反抗之力的被他心光撞开,然后坠落下去,片刻后,砰的一声砸在了地表之上。

    这名年轻修士不觉一怔,这名女子似乎并不会飞遁?他想了一想,似乎方才对方是跳跃到他面前的?

    地面上烟尘散开,那名白女子重新站了起来,她身上毫无伤,那身银白甲胄也是点尘不染,她又抬头看了眼天空。

    而这个时候,她身上忽然有光芒忽明忽暗的闪烁着,仅仅片刻之后,身上就出现了一层灵性光芒,并且很快从最初的不稳定变得稳固起来。

    看到这一幕的年轻修士心中一惊,心中涌起了一阵不安。

    这个时候,那个白女子却是倏地飞上了天空,开始的时候还微微晃动了一下,可是很快就适应了起来,度也是陡然加快。

    年轻修士意识到了这个女子不好对付,急忙往更高处去,可是他低估了女子的度,几乎是在下一瞬间,对方就冲到了近前,并且手中五指紧握,已经蓄势待。

    而她正要一拳砸上来的时候,一个似牛似豚的观想图在大气中显现出来,横着撞在了那她的身上,轰的一声,就将她远远撞飞了出去。

    那个修士惊魂稍定,回头一看,远处出现了一名相貌威武,身板结实,唇上留着浓须的中年修士,他连忙一抱拳,道:“田派主。”

    来者是原来海岳派的派主田江,他看着那白女子飞出去的方向,沉声道:“你先回去。”

    那修士再是一礼,急急遁光离开。

    田江看着那白女子被一气撞出去了二十余里,但是其人在停下来后,看上去却是浑若无事,他的神情不由微显凝重。

    他的观想图“莽淳”在上次大战之中,只要蓄势足够,连斗战飞舟亦可一气撞碎,可是这个人来路不明的女人身上居然半点损伤都看不到。

    他站在那里不动,意识暗运心力,身后的观想图蓄势片刻,就四蹄踏动,跃空而行,朝着那白女子再次冲了上来。

    白女子却是没有躲闪,这一次她身上心光溢出,双手一伸,轰的一下,竟然按住了巨大的“莽淳”。

    开始她的身形直往后退,可是她身躯内的潜力似乎无穷无尽,待退出去数十里后,自身的力量就已是与这观想图持平了,又过了一会儿,竟是开始反过来压制观想图。

    田江看了一眼,那“莽淳”观想图的身影忽然一散,化作无数微小的“莽淳”,从四面八方而来,直接避开了那些心光阻挡,轰击在了那女子身上,再一次将其击飞了出去。

    “莽淳”观想图可以进行更为细致的变化,并不是只有直来直去这一套路,只是平常直接用最简单的法就足以对付敌人了,所以也没必要用其他手段,而这个对手却是逼得他不得不如此施为。

    在无数“莽淳”不断的冲击之下,白女子直接被从天空压制到地面,即便在坠地之后,轰鸣之声不绝于耳,持续了百来呼吸才停止。

    这个时候大地之上出现了一个范围广大的地坑,这还是只是双方余波撞击出来的,那受到直接冲击的白女子已是深深陷入到了地底深处。

    田江凝注着下方,他的神情仍旧板紧着,对方的气机依然存在于那里,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

    他也是现了,这个来历不明的白女子身躯坚韧无比,方才无论怎么攻击都没有出现任何受损的迹象,并且随着他战斗手段的增多还在持续变强之中。

    假如这个白女子能这么一直持续变化下去,他实难想象其力量最后能提升到什么地步。

    而在两人这边交手的时候,数驾融入大气的晶玉飞舟出现在了方台驻地的周围,里面的霜洲人都是在观察着这里的斗战,并且时不时往手中的玉板之上书记录着什么。

    张御此时已是来到了方台道派原来位于地表的山岭高台之上,站在这里看向前方。

    而站在他身边的,是原本域外各派派主,对比域内,域外更需要这些人坐镇,所以绝大多数观读到四章玄修此刻都在这里。

    万明道人这时出声道:“这个女人似乎在通过斗战慢慢变强,并且还在逐渐适应田道友的力量。”

    少明派派主唐谕这时转过来,对着张御言道:“玄正,这样的人,恐需尽早压制,否则不知会有何等变化。”

    张御心下一思,却是否道:“再等一下。”

    从那白女子的相貌特征和身上的甲胄风格上来看,应该是霜洲那边派过来的人。

    白女子虽然没有披上外甲,可他却能感觉到,其身上有一种不协调感,就好像那力量是被强行灌入身躯之中的。

    其人看上去好像在战斗中会不停成长,实际上是在通过外部的打击来的使得自身与力量变得更为协调。

    虽然在战斗过程这个白女子看上去没有什么战斗智慧,可是当力量到了一定层次之后,技巧和经验这些东西就变得无足轻重了。

    他此刻之所以不去阻止,是要看清楚这个人的上限在哪里。

    霜洲总不可能弄出一个无用的东西来,且能弄出这么一个,那说不定就能弄出第二个,只有搞清楚了其人的上限和各种手段,那在下次再遇到相类似的东西时,才不至于全靠猜测和判断去应付。

    此刻那地坑之中,随着轰的一声,巨量的泥土如喷泉一样从地底之下冲出,再爆散开来。

    白女子浑身冒着光芒,从那坑洞之中飘了上来,并且越飘越高。

    这一次,她身上的灵性力量变得如海潮一般涌动不已,她所站立的地方,一切东西都被排挤了出去。

    只是她本来是盯着田江的,可是忽然间,却是扭转脖子,看向山岭方向,而后身上芒光一闪,轰然破开大气,居然直接舍弃了田江,而是朝着张御等人这边冲了过来。

    只是她才到半途,忽然一头金色而华美的巨大长虫从大气之中显现出来,无数足肢一合,将她一把抱住,并且向内不断收拢。

    白女子身上的光芒顿时变得闪烁不定,看去随时可能熄灭,但是很快,其身上的灵性力量又一次开始增加,最后随着一团光焰的爆开,挣脱了身上的束缚,而后停也不停,直接朝着山岭最高的大台过来,张御的身影此刻已经倒映在她的金色的眸子之中,并且两者之间距离的迅拉近,越来越是放大。

    张御看着冲来的白女子,口中淡声言道:“敕禁!”

    白女子不觉身躯一震,身外原本辉赫的灵性光华一下消失不见,只是方才的冲势仍然带动着她身躯往前行进,并如天外陨星一般斜斜冲坠到了地面之上,坚硬的身躯犁出了一条长而深的沟壑。

    与此同时,蝉鸣剑化作一道闪光,从张御身边脱离,追逐而下,如雷霆霹雳,直接轰在了这名白女子的躯体之上!

    随着一声轰然大响,剑中所包含的力量没有一丝一毫的泄露,全数在其身上爆出来!

    众多修士看过去,可是过了一会儿,他们都是神情一凝。

    白女子面无表情的从深沟之中站了起来,即便是她方才短暂失去了灵性力量,可那如天雷般的一击看去依旧是没给她带来半点损伤。

    她站立片刻后,双手迎着位于东方的太阳向外张开,轰的一声,身上的灵性力量再度如爆散的火焰一样绽放开来,且是比方才更为强盛,更为猛烈。

    当她再次看向高台处,正待飞身而起时。

    张御眸光闪烁了一下,天地间似有灿烂星光微微晃动了下,而后诸人眼前一白,场中有一道无比明亮的耀光爆了出来。

    这一瞬间,似连天光都是遮掩了过去,日月都为之黯淡失色。

    好像是过去了极长时间,那光芒终于消落下去。

    那个白衣女子仍然站在那里,似乎保持着将动欲动的姿势,随后她往前动了一步。

    可随着她做出这个动作,迈出去的那一只脚却如松散的沙土般陡然崩塌,而后她身躯随之一歪,整个倒了下去,跟着轰然坠散成了一团无足轻重的尘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