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电影世界开拓者 > 第二百六十章 软禁

第二百六十章 软禁

 好书推荐:
    与此同时,信王那边也出现了状况。

    堂堂王府,宅院宽大,寂静通幽。各种建筑规模都是有制式要求的,不单单是奢华,也处处体现着王爷的身份。

    身为皇上的亲弟弟,在吃穿用度上面都是绝等的,除了蟒袍身上少了一个爪子,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此时,管家正急急忙忙的跑到书房,不顾主人凌厉的眼神,颤颤巍巍的递过去一封信。

    “王爷,厂公的信。”

    信王眼神一凌,将手中的书直接扔掉,取过信来略一打量,见表皮上一个字也没有,不由得抬头看了管家一眼。

    管家擦擦汗:“是东厂档头亲自送过来的,他没有明说,但话里话外的意思,这封信恐怕是厂公亲笔写的。

    王爷,这老阉货到底是什么意思?会不会是要对您……”

    “闭上你的嘴。”

    信王低声呵斥了一声,抖开信件瞟了一眼。

    上面只有两个字,却让信王浑身一抖,脑门上都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韩儣。

    前些日子,一直在跟此人接触,此人是朝廷命官,之前是东林党,后来在魏忠贤手中逃得一命,跑到江南去养老。

    前些日子,他偷偷通过人与自己取得联系,然后才出现了皇上太液池落水,昏迷不醒的事情。

    如今这两个字出现在他面前,让信王仿佛见了鬼一样。

    这到底是不是魏忠贤亲笔书就的?

    如果不是,那究竟是谁?是示警还是警告?

    但东厂档头亲自送上来,十有八九就是魏忠贤亲笔所书,那么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脑海中一直不住的胡思乱想,各种可怕的事情此起彼伏的出现,身上一阵阵发凉,信王仿佛觉得下一刻,魏忠贤就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摆摆手将自己拖出去杀掉。

    霎那之间,信王的后背都被汗湿透了。

    好半晌,他才长出了一口气,瞟了一眼管家,淡淡的道:“传下话去,我要闭门苦读,这一个月之内不要让人来打扰我。”

    事情败露,没有办法只能装怂,还是低调些比较好。

    这两个字的出现,恐怕就是警告,如果在跳脚等待的,或许就是想象中的那些刑法。

    魏忠贤,九千岁。

    权倾朝野,手下兵力无数杀人如麻。

    就像是盘踞在皇室之上的怪物,让人背脊阵阵发凉。

    信王的这个命令一出口,就代表着整个剧情被扭转成功。

    在原剧情中,这一段时间是他最关键的。

    他需要联络东林党朝臣,又需要与魏忠贤虚与委蛇,确保他不会成为阻力。

    还要借助魏忠贤的势力,清理掉唯一的破绽。

    如今被迫闭门读书,如同软禁,什么事情也做不了。

    更何况皇上那边已经大为好转,虽然表面上并没有传出太好的消息,但是私底下天香豆蔻四个字,已经在京城广为流传。

    它的神奇效果,以及奇妙传说,更是被朝臣津津乐道。

    几乎八成以上的朝臣都在等,等皇帝的消息。

    如果不治身亡,后续的动作仍旧需要发动,趁势占据最大的优势,铲除整个阉党。

    如果皇上奇迹般的好转,那么整个行动都会崩塌。

    东林党会以最快的速度处理掉那些手脚,以确保绝不会牵连到自己。

    另一边,锦衣卫与东厂联合出动,满城抓人。

    这里是锦衣卫的大本营,几乎每一位官员的家中,或多或少都有暗探,想要得到什么情报,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皇上的病情稳定下来,魏忠贤也终于有机会开始收拾宵小之辈。

    对他来说,东林党就是最恶心的宵小。

    明面儿上信仰微言大义,一副正人君子,不惜鞠躬尽瘁,也要为国为民的样子。

    背地里男盗女娼,贪婪成性,什么样的恶事都敢干。

    而且如同老鼠一般隐藏在地下,时不时的冒出来恶心你一下。

    这让魏忠贤深深的厌恶。

    趁着这次机会,他决定在将东林党清洗一遍,就不相信这些人能有两个脑袋。

    京城的百姓,这些天可是大开了眼界,经常能够看到锦衣卫的马队匆匆而过,押送各种大人物招摇过市,最后送进北镇抚司,再无声息。

    书生们痛哭流涕,说这是又一轮迫害开始。

    不少人都看不到未来,绝望之下以酒度日,醉酒之后又大骂阉党,最后招惹来锦衣卫,将人抓去再无音貌。

    一时间,京城中风声鹤唳,百姓都噤若寒蝉,生怕说错一句话,脑袋就搬家了。

    西菜市口热闹了一阵,刽子手都累得腰疼。

    这些天工作太忙,每天早上都会推出一批人来砍脑袋。

    硕大的鬼头刀都崩了两口,甚至都来不及磨磨刀锋。

    地面上垫了一层又一层的黄土,仍旧遮盖不住鲜血的渗透,有一大块已经成为了黑色,隐隐冒出一丝腥气。

    城中棺材不发了家,每天每日甚至每个时辰都有人来要棺材,买寿衣,然后哭哭啼啼的离开。

    西城门也成了一景,出殡的队伍绵延数十里,一眼望不到头。

    西城之外的乱坟岗,如今也贴了一批新住户。

    野狗野狼频频出没,饱餐一顿。

    城里面事情闹得很大,东厂这边却风平浪静,桂忠贤甚至有闲心在窗外池子中种了些荷花。

    站在书房中看奏折的时候,还能欣赏盛开美景,让糟糕的心情平添了几分愉悦。

    一个小内官,低头走了进来,恭恭敬敬的行礼,低声道:“厂公,宫里面传来消息,皇后娘娘在催促剩余的两颗天香豆蔻。”

    魏忠贤抬起头,皱着眉头,将奏折放在一边。

    只是他并没有穿官袍,一身舒适贴身的便衣,上面绣着,精致的纹理,头顶戴着玉冠,将稀疏花白的头发打理得整整齐齐。

    配上魏忠贤淡定漠然的神态,果真有一番气势。

    “陛下情况如何?”

    “听来人禀报,仍旧在昏睡,太医院每天都去复诊,说病情并没有恶化,可能真的像传说中那样,已经固定住了。”小内官回答道。

    魏忠贤抬起头,看了一眼窗外的荷花。

    “是吗?那皇后着什么急,才不过半个月而已。将来人打发掉,叫她不必担心。一切有杂家呢。”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