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超神修仙记 > 第007章 救人

第007章 救人

 好书推荐:
    “你说什么?”

    听到周修的话,吴燕妮脸色当场变了,“有你这么跟婶婶讲话的嘛,还有没有一点教养了……”

    “周修,别没大没小的,吃你的饭。”周卫平不痛不痒的训斥一句周修,然后不等吴燕妮发作便打断道:“好了好了,都吃饭吧。”

    吴燕妮扯着嗓子喊道:“周老二我告诉你啊,就你儿子这个态度,真得要好好管教管教,再这么下去将来迟早会走上犯罪的道路,到那个时候就没人替他的言行买单了!”

    眼看她越说越没谱,还扯到犯罪上了,周卫平黑着脸说:“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儿子怎么教育不需要你来说教。”

    那边从进门后一直低着头玩手机的周彤彤,此时一脸不耐的喊道:”烦不烦啊!吃就吃,不吃就走人,吵吵吵,吵的头都炸了!”

    周彤彤学习好,再加上长得还算漂亮,所以周卫山两口子平时都比较溺爱,此时见女儿发火了,吴燕妮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狠狠瞪了一眼周修开始坐下吃饭。

    由于气氛闹的有点僵,一顿饭很快便草草结束了。

    饭后周卫平和周卫山简单商议了一下明天的祭祀流程时间,然后一家四口匆匆离去。

    除了周卫山夫妇俩,周俊豪跟周彤彤甚至从头到尾都没正眼看周修一下。

    在他们眼中,周修就是一个智商不怎么样的书呆子,而且现在看来,情商还有问题,大家根本不在一个频道里,所以懒得跟他废话,

    周修和他们看法不同、但想法一致,两个小屁孩而已,理他作甚。

    晚上依然到城东度假别墅林里打坐了一夜。

    当清晨睁开眼后,周修脸上露出郁闷的神色。

    这几天修为再也没有寸进,体内就像有一个无形黑洞般,把他本就不多的真气给慢慢吸光了,导致他随时有可能跌落到后天之境。

    如果所料不错,他体内真气应该就是被神识之海那块紫色石头给吸收了。

    周修意识沉入到神识之海。

    还是一如之前,神识之海里没有声音、没有颜色,紫色石头静静的漂浮在海面上。

    仔细观察可以发现,石头好像变大了一圈,从鸽子蛋大小变成了鹌鹑蛋。

    “我辛辛苦苦修炼出来的真气,你连一句感谢都没有就吸收了,你好意思吗?”周修对着紫色石头郁闷的说着。

    可惜,石头根本不加理会,依然缓缓吸收着神识之海上空的缕缕雾气。

    退出神识之海,周修考虑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地球灵气本来就稀薄到可以忽略不计,现在竟然还有个石头来汲取他好不容易修炼出来的真气,真是见鬼了。

    现在当务之急已经不是考虑怎么提升境界了,而是要尽快炼制一批回气丹,先稳固住境界再说,万一跌到后天境界那就彻底完蛋了。

    回租住屋的路上周修给宝芝堂药店店长打了个电话,询问之前订购的药材情况,那边店长告诉他已经到家了,让他中午过去取。

    等挂断电话后,周修开始认真考虑起到哪里赚钱。

    炼制回气丹的药材虽然在他看来很垃圾,但却是这个世界的名贵中药材,偶尔买一点还行,如果长期吃,那可是一笔不菲的开销,他哪里有钱买?

    至于跟那个便宜老子要,那是不可能的。

    别说他看起来没钱,即使有钱他也不会再去张那个口。

    思索了片刻,倒是想到了一个快速赚钱的方法——濠江赌场。

    “嗯,这个主意倒是不错!虽然以他现在的能力还不能透视扑克牌,但控制几个骰子还不是小菜一碟吗?”想到这里,周修这几天阴郁的心情好受了许多。

    不过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得等到高考过后再说。

    回到家里洗漱过后,到小区外的包子铺吃了三屉包子、一碗豆腐脑,然后才不紧不慢的跟公交车去学校。

    功课已经温习结束了,不出意外省状元应该是没问题了。

    趁着闲暇时他练习了一下书法。

    他原本的字迹类似于王羲之的那种狂草,虽然在真正懂书法的人看来,可能会惊为天人,不过机器可不懂欣赏书法,真要用狂草答题,别说省状元了,能不能考上大学都两说。

    中午11点周修回了趟幸福苑,和等着的周卫平一起赶往了西郊陵园,那边人已经到齐了,除了周卫平和周卫山两家,大姐周家玲和老公唐振富也回来了。

    看到周修,周卫山两口子都是视而不见,尤其是吴燕妮,更是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

    当然,周修同样也不正眼看对方一眼。

    不过好在这是在坟前,大家都保持了克制,没有爆发语言上的冲突。

    燃烧香烛纸钱的时候,站在人群后面的周修朝陵园里四处打量着。

    这个陵园在一片小山的盆地内,外面就是大海,占地很大,石砌道路横平竖直,路边的松柏苍翠有力,远处起伏的人工山丘看起来更是郁郁葱葱。

    不过这种地方再怎么装扮,看起来也是阴沉沉,哪怕6月初的正午阳光也不能驱散空气中的冷肃。

    看着不远处一座修葺得颇有气势的陵墓,周修想到了隐藏在虚无之中的小世界。

    石灵可能是真伤到了,这几天无论他怎么呼唤都不应声。

    没有石灵的帮助,他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找小世界;没有小世界里的灵丹妙药、神功典籍,他的修为就不能有所寸进……

    就在周修神游天外之时,远处飘来一缕奇怪的呻吟声,隐隐约约、断断续续,像是受伤的野兽发出的哀鸣,更像是在呼唤救命,间隔一段时间会叫上一声,非常细微,如若不是他听力好的话,换一般人根本听不见。

    周修朝西南面的山丘看了眼,那后面是直上直下的悬崖。

    三家人对着陵墓象征性的诉说了一番哀思之情,把带来的香烛纸钱烧完后又叩拜祷告了一番,祭祀就算结束了。

    然后众人驱车去饭店吃饭。这也算华夏的一大特色了,借着红白之事,大家聚在一块吃吃喝喝。

    到了陵园门口时周修借口上厕所,让周卫平把踏板摩托车留给他,等下他自己去;至于周卫平,坐大姐周爱玲的小汽车。

    等两辆车子消失后,周修开着摩托车又折返进了陵园。

    来到西南面的山丘下,把摩托车架好,三步并作两步爬上山丘。

    探头在落差大约15米高左右的悬崖下四处找了找,果然,下方海水里的礁石上趴着个人,身体正随着海浪上下起伏呢。

    周修看准落脚点,然后深呼吸一口,从山丘上跳了下去。

    在快要落到悬崖下时,周修右脚在崖壁凸起上轻轻一点,身体借力后向上拔起十几公分后转了个弯,落在退潮后露出的暗礁上,而旁边正是那个趴伏在礁石上的不明人士。

    周修蹲下来用手戳戳对方的脑袋,“喂,你怎么样啊?”

    身上穿着一套黑色运动服的女人,努力从礁石上抬起一张因为长时间浸泡海水而变得惨白的面孔,额头、脸颊、下巴上有很多细碎的开口型创伤,已经被海水泡的发白了,看上去很渗人。

    不过这个女人倒是很顽强,看到周修第一时间竟然裂开嘴笑了笑,然后才说:“不……不怎么好。”

    周修面无表情道:“我可以救你,但你必须如实回答我,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这里?什么原因导致的?”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句话也要辩证看待,万一这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救她等于害人,那还不如让她在这里自生自灭呢。

    女人扒着光滑的礁石往上蹭了蹭,喘息了两声说:“我……我叫林薇,是永健集团董事长林世勋的女儿;

    我父亲半年前死于交通意外,叔叔为了谋夺我父亲的遗产,勾结黑涩会想置我于死地,然后……然后我提前逃跑了,谁知道又遇上了谋财害命的蛇头,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