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万千之心 > 306 命运 2

306 命运 2

 好书推荐:
    王小苏是在上个月时候发现的。

    那时候,她刚刚练完每天的功课,正要回家冲澡。

    结果却意外的发现了自己身体有了异常的变化。

    她那一次的锻炼效果,似乎有点太好了。

    然她就按照之前老师教导的,坐下休息,调整呼吸,检视全身。

    结果这么一检视,或许是因为太累了。

    她居然莫名睡着了。

    而在半梦半醒状态下,她居然能够看到自己身体内部的一切情况。

    这就是内视能力。

    而且不是一般的内视能力。

    她似乎能看到极其细微层面的身体变化。

    自从那天起,她便开始充分利用这个能力,不断调整所有动作,将自己的一切锻炼,变得更精准有效。

    而效果也比之前强了太多太多。

    只是短短这么点时间,她的力量就增长了过倍。

    身体也不可避免的开始走形。

    不过她无所谓,如果这是为了追求力量所必须要付出的代价,那么她愿意。

    离开家门,王小苏刚刚走出小区,便迎面看到一个身材高大,容貌英俊的中年男子。

    对方一身灰色风衣,平静走向小区大门。

    似乎是注意到了她的视线,中年男子微微抬头,目光对上她。

    “.......”

    “.....”

    两人都没说话,但却都从对方身上,看出了一丝异样的气质。

    王小苏看出了男子身上隐藏的黑色,那种低沉,死寂,毫无希望的情绪,就像不详的漩涡,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远离。

    她看着对方一步步进了小区,然后渐渐消失在树荫小道尽头。

    “这个人....怎么感觉像是以前看到过?”王小苏疑惑道。

    “不过无所谓了,先去今天的锻炼!”

    有了内视能力,锻炼效果大幅度得到提高,王小苏的锻炼热情更加狂热起来。

    她原本以为自己资质愚钝,没想到峰回路转,居然还有这样的异能变化。

    现在她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光明。

    魏愁慢慢走进红樱别院。

    这里是他唯一亏欠的人所隐居的地方。

    也是他在这个星球上,最后的一抹挂念。

    所以临走前,他来这里,看望一下曾经的恩人。

    走上电梯,按下楼层。

    很快电梯门在中间楼层突兀打开,王一洋手里提着垃圾袋,走了进来。

    门重新关闭合拢。

    电梯所有按键陡然一黑,随即居然飞速向下坠落。

    “好久不见。”王一洋看着面前的魏愁。

    一晃眼,曾经的年轻人,也已经变得成熟了。

    那时候的魏大勇冲动,鲁莽,自以为是。

    而现在十多年过去,他面前站着的这个中年男子,气质早已不是当初的鲁莽。

    取而代之的,是沉稳内敛。

    除了一身绝望般的气场有些不好外,其余方面,魏愁都已经尽自己最大的所能,做到极致了。

    “王先生。”魏愁低头带了一丝尊敬道。“三灵宫被灭,我原本不想过来见您,怕连累您。

    但我也担心远程通讯可能会被监控。所以还是亲自飞过来,向您道别。”

    “你有心了。五年前,你就每年都会送各种各样的东西来。我一个已经退隐了的商人,也没什么好回报你的。没必要这样。”

    王一洋神色复杂的看着魏愁。

    这些年米斯特的顺利发展,其中也有身为三灵宫重要人物的魏愁的功劳。

    特别是五年前,魏愁升任少宫主后,便更加如此。

    所以比起以前,魏愁经历了太多,连续的大变,早就将他变得更恩怨分明。

    电梯缓缓减速,然后停下。

    门打开,外面已经不是楼梯间了,而是一层挂着咖啡厅牌面的地下咖啡馆。

    王一洋平静的将垃圾递给一旁的智能垃圾桶机器人。

    “维诺,这是我最喜欢的咖啡馆之一。之前运气好,正好他们搬到了我家这边来。

    我就努力争取,让他们进驻到了家里楼层的地下商贸区。走吧,进去喝一杯。”

    魏愁看了眼冷清的咖啡馆。

    有些奇怪一家咖啡馆,居然会选择开在地下层。

    不过地下商场,这种事物在影星市也不是什么新鲜东西。

    他只是没想到会和小区的电梯直接关联而已。

    两人进了咖啡馆,在服务员的引领下,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

    “很多年以前,我和你兄长,也曾经这么坐在一起喝过咖啡。”

    王一洋笑了笑,点完单感慨道。

    “我和王先生一起坐下喝咖啡,这应该是第一次。”魏愁认真道。

    “是的,第一次。你之后有什么打算?能说么?”王一洋收敛笑容,认真问。

    三灵宫被毁,密恩联邦风雨飘摇。

    如今的魏愁该怎么选择,似乎他的脸上已经有了决定。

    “我....”魏愁闭上眼,沉寂了下。“我准备离开了。离开这颗星球。”

    “离开?”王一洋面容微顿。

    “老师死了,三灵宫也毁了,我没有继续留下的理由。万灵还有来找我,所以为了不连累其他人,我必须离开。”魏愁解释道。

    “我也不问你去哪。每个选择,背后都一定有无数时间的抉择。那是你的最优解,不应该被动摇。”

    王一洋叹息一下,从衣兜里摸出一张银色卡片,放在桌上,轻轻推过去。

    “拿着吧,这是不记名星币卡,所有群星区域都能取。全银行通用。也是我的一点心意。”

    当初他答应魏愁的兄长,照顾他这个唯一的弟弟。

    这么多年来,魏愁坚持不断回报,关系也远比以前亲近了许多。

    实际上,魏愁已经将王一洋看作是自己叔叔一样的人。

    而王一洋也颇为欣赏如今质变后的魏愁。

    这个人如今有潜力,有毅力,知进退,能隐忍。明白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却又能在关键时刻破斧成舟,背水一战。

    未来只要不是运气太差,必能崛起。

    “我不能要,您如今退隐,也很多地方需要有用钱的地方。”魏愁没有接卡片。

    “实不相瞒,这一趟离开,或许我自己也不知道还能否有回来的时候。

    所以,这个东西,送给您吧。”

    他同样从身上取出一样东西,放在桌上,轻轻推过去。

    那是一样有些陈旧的古铜色吊坠。

    吊坠做成怀表式样,里面放了一张照片。是复仇者兄弟,嫂子,三灵宫宫主通河,师姐,等等很多人的照片头像。

    被他剪切下来,拼凑在一起,成了一张照片。

    所有人的照片,包围着中间,是魏愁自己的头像。

    照片上所有人的面容都在笑。唯独他自己没有笑。

    “这个,对你很重要吧?”王一洋平静问。

    “嗯,很重要。所以我想放在您那里。”魏愁回答。

    “如果我死在外面了,您可以当做个陈列品,以后随便放什么地方都行。”

    “如果我还能回来,我会每时每刻,都会记得,您这里还有我最重要的东西。我一定要活着回来拿。”

    王一洋沉默下来,叹息一声。

    “我明白了。”他已经了解面前这人的决心了。

    同样的,他心头也慢慢多了一个念头。

    “这张卡,我收回。”他将星币卡重新拿起,放好。

    “看来你要去的地方,一定很危险。”

    王一洋端起一旁送过来的咖啡,轻轻抿了口。

    “魏愁,你是我看着一点点成长至今的。曾经犯过错,曾经失去过,曾经努力过,但你依旧还在失去,还在失去你所拥有的一切。

    你,想过这些的原因么?”

    “......我的血脉。或许还有一i饿虚无缥缈的运气。”魏愁淡淡道,端起咖啡一饮而尽。

    “我查过神秘学,按照其中的研究,我是天生的天煞孤星,一生无所依,无所靠,会克死周围一切有亲密联系的人。”

    “神秘学?你信么?”王一洋轻声道。

    “半信半疑吧。”魏愁轻轻笑了笑,“我想好了,只要不再拥有,就不会再失去了。”

    他看向咖啡馆窗外人来人往的地下商场人流。

    或许有一天,他就会一个人孤寂的死在宇宙的什么地方。

    没人记得,没人会想起。

    对于浩瀚的群星来说,他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沙砾。

    不过这样也好。

    死也好,活也好,都只用在意自己一个人。

    不会再有悲伤,不会再有绝望。不会再有痛苦。

    “这就是你的想法?”王一洋放下杯子,杯底轻轻在桌面上磕出响声。

    “无论于公于私,我都不该再沉默了。”

    他已经察觉到了魏愁心底的空洞和死寂。这样的心态,活不长的。

    “星币,我不会再给你,但我给你一个新的选择。”

    魏愁疑惑地抬起头。

    “您的意思是....?”

    “魏愁。”王一洋同样抬起头,注视着对方,“你知道么?曾经我也曾面对和你一样的危险威胁。

    但为什么我现在还在这里好好的?而你却只能一步步失去一切?”

    “......”魏愁无言以对。

    “命,是要自己挣的。”王一洋微笑。“同样的事,放在有准备的人身上,可能是机遇,但放在一般人身上,就或许是天灾。”

    “我.....尽力了,可...”魏愁苦笑。只有在最熟悉的人面前,他才能勉强放开自己。

    “魏愁,这么多年,你还是没看懂。”王一洋重新从衣兜里取出一个白色手环。

    这是他仿制狩猎之弓的手环,让下属制造的专有独属身份标识。

    “这个给你。”

    他将手环放在桌上,推过去。

    “这个是...?”魏愁不解的看着手环。

    “这是我个人给你存好的三条计策。当你遇到实在无法解决的危险,打开它。它会给你答案。”

    王一洋微笑回答。

    他当然不会说,这手环里存放的其实就是三道保命真元。

    是他结合科技和道术鼓捣出来的保命半成品。

    一共可以用三次,每次能抵挡八级实力的全力一击。

    “还有一个选择。”王一洋继续道,“我最近正好打算再收一个学生。”

    魏愁一愣,没明白到底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