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你的爱似水墨青花 安夏儿陆白 > 第1923章 露陷!

第1923章 露陷!

 好书推荐:
    安夏儿笑了一下,点点头,“确实,我来这医院治疗,是因为有信得过的医生,并非是因为这个医院,再说了陆白都也信得过金医生,我没必要介意什么。”安夏儿走进克瑞斯汀医生的诊室时,阿瑞斯带着两个保镖守在外面的门口,尽管他们守在门口的架势引起了不少来克瑞斯汀这里就诊的患者的震惊,但阿瑞斯并没有管这

    些,因为对于他而言,旁人的目光,远没有安夏儿的安全重要!

    特别是现在陆家有敌人在的情况下。

    诊室内,克瑞斯汀给安夏儿一项项做着检查,一边微笑赞叹,“嗯,情况很好,以后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恭陆少夫人又恢复往日的盛世美颜了。”

    “多谢金医生。”安夏儿说,“还是你的医术好。”“那我也要多谢陆少夫人的谬赞了!”克瑞斯汀笑道,一边拿出复诊期间都会都给夏儿注射的药,说道,“这是最后一支抗过敏,之后就不必了,看现在的情况,也不必再做

    复诊了。”

    之前说至少要再复诊两次,现在不必了,那代表着起码能早点回家了……只要找到陆歆。

    安夏儿叹了口气,营救陆歆会不会顺利呢!

    克瑞斯汀动作娴熟地在安夏儿手腕上涂了一下消毒药,给她打完最后一支价格昂贵的皮肤抗过敏药。

    克瑞斯汀打针的时候,安夏儿想起什么,问她,“金医生的姓氏,难道是劳伦?”

    克瑞斯汀立即愣了一下。

    “陆少夫人……你怎么知道?”

    安夏儿垂下眼睛笑,“看来是真的了。”

    克瑞斯汀也笑了,“是陆先生说的?”

    安夏儿摇了摇头,“我猜的。”克瑞斯汀打完针后,问她,“陆少夫人你是怎么猜出来的,如果不是陆先生告诉你的话,我实在想不出你怎么会知道,我应该沒告诉过你。我一般不喜欢在外面说我的姓氏

    ,他们叫我金医生我也不会反驳!”“巧合。”安夏儿看向她,“我刚了解到,加入了‘美利坚商会’的戴维斯医疗机构背后的劳伦家族以前很低调,劳伦家族的当家甚至没有出席过美利坚商会的会议,一直是由

    那位当家的妹妹代为出席。记得之前在家里的时候,我听陆白说起过他怎么认识金医生你的。”

    看着克瑞斯汀的表情,安夏儿莞尔,“毕竟是要替我治疗的医生,我自然要对她先有一番了解。”

    “当然,正常。”克瑞斯汀垂下眼睛。“陆白说他是以前在美利坚商会的一次商业会上的认识金医生你的,你是代表你家的医疗机构出席商会。结合这两点,我才想到金医生你可能是劳伦家族的人,就是以前曾

    经代那位戴维斯先生出席过美利坚商会的劳伦小姐吧?”

    安夏儿也是刚才站在这座医院外面时,想起这回事的。

    想到替自己治疗的医生是劳伦家族的,她挺震惊的。克瑞斯汀安夏儿对面坐下,说道,“陆少夫你说得不错,我全名叫克瑞斯汀·金·劳伦,因为我大哥的原因,我离开家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现在是全职的医生,已经不会代我家

    族的企业去参加什么商会了。”

    “为什么?”安夏儿问她。

    “我大哥他变了。”克瑞斯说道,无奈耸了耸肩,想着形容词,“他变得……激进,疯狂,危险,嗯,还有不可思议。”

    “为什么变了?”“不知道……”克瑞斯汀道,“陆少夫人,我大哥他以前不是那样的人,或者,真像外人所说的那样了吧,我大哥他突然不甘于做个低调的贵族,他想让劳伦家族变得像其他

    贵族那样荣耀于人前,因此他做了很多事,包括联合其他人弹劾美利坚商会的顾问陆老先生,为此不惜得罪陆白。”

    安夏儿看着她,很惊讶,“是么,看来金医生的大哥,那位戴维斯先生如今果真是个危险的人……我原还想着,要不要递封请帖给他,向他问一些事。”

    “哦?”克瑞斯汀站了起来,唇边露出一丝妩媚的笑,“陆少夫人若也想去见见我大哥,那很好,我可以带你去呢!”

    安夏儿眉头压了一下。

    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了不属于克瑞斯汀身上的陌生。

    很难形容这种感觉……

    “不,如今已经不必了。”安夏儿拒绝了,“如今戴维斯先生在‘美利坚商会’中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陆白不是很高兴,我不便与一个让我丈夫生气的人接触。”

    “陆少夫人,你不必客气哦。”克瑞斯汀依然微笑道,“你既然想去见我大哥,想必是有事情问他吧,这可是一个机会,我可以为你引见一下,拜访帖都可以省了。”

    又道,“毕竟,这对我而以言是回一趟家而以,劳烦陆少夫人你大架跟我回趟家就行了,我带一个朋友回去见大哥他,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安夏儿没有直接接受克瑞斯丝的热情与好意!“金医生,我想问问,听说戴维斯先生曾经想邀请一位叫陆歆的女钢琴家吃晚餐,被对方拒绝了,不知道事后他有没有跟那位女钢琴家见过?”她不打算去见那个戴维斯,

    便直接问陆歆的事了。

    虽然克瑞斯汀可能根本不知道,如果她说的已经离家一段时间没回去了是真的话,那她就不太可能知道这件事。

    不想克瑞斯汀却道,“这个……最近我大哥他确实请了一位女贵宾,至于是不是陆少夫人你们要找的人,那就要由陆少夫人你去确认了。”

    真有?

    真被劳伦家族的人给绑架了?

    安夏儿心里的震撼无法形容——像误打误撞,竟撞对了!

    但安夏儿怀疑地看着克瑞斯汀,“可金医生你怎么知道,我在找她?我只是问戴维斯先生之后有沒跟陆歆接触过。”

    “不找你也不会问吧。”克瑞斯汀回答很快。

    “那金医生说谎了吧?”安夏儿站了起来,“刚才金医生你说离开家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那你怎么知道你大哥最近请了一位女贵宾回去?”克瑞斯汀唇角动了一下,“大哥他打电话说的,就算我离开了家,也会与家里联系吧?怎样,陆少夫人,你何不跟我走一趟,亲自去问问我大哥,或者亲自确认一下我大哥

    请回去的女贵宾是否是你们要找的人?”

    这个克瑞斯汀给安夏儿的感觉,越来越不对了……虽然前面她与平时并没有什么两样。

    安夏儿微微笑了笑,问她,“你真是金医生?”

    克瑞斯汀也笑了,“我不是,那我是谁?”

    “上回和她喝上午茶,她说有一位双胞胎妹妹。”安夏儿盯着眼前这个有点不太对劲的‘克瑞斯汀’医生,缓缓说道,“让我猜一下,你应该是妹她妹吧?”

    她怔了一下,继尔垂下了眼睛,唇角妩媚浮起,“真想不到……她连这件事都跟你说了,看来,克瑞斯汀她是真将陆少夫人你当朋友了呢!”

    她伸手将头上的黑色假发摘了下来,露出一头海澡般的金发长卷发。

    唇角的笑更艳丽,“重新认识一下,陆少夫人,我叫赛尔维娜,克瑞斯汀的妹妹。”

    安夏儿见真不是克瑞斯汀,皱眉道,“金医生呢?”“姐姐她不肯请陆少夫人你来我家,没办法,把她带回去将她关起来了,所以只好由长得像她的我出马了。”赛尔维娜笑道,“为了这次陆少夫人你回来的复诊,我已经尽可能地去模仿她的说话方式以及神态了,甚至连替陆少夫人你复诊的程序都演练过无数遍。想不到,后面还是露陷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s://www.aiqu.la/book/0/348/49257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