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未来天王 > 第386章 搞事情

第386章 搞事情

 好书推荐:
    宋平将方召等人送回基地之后,就去跟弗莱明顿司令汇报了。

    “方召没听到什么有用的东西?”这是弗莱明顿最关心的。

    “没有。”宋平回道。

    弗莱明顿脸上不由露出失望之色,但这个结果也在他意料之中,早有心理准备。

    “果然传闻都是夸大的。”弗莱明顿叹了叹气,挥手道,“算了,带着这帮人在外面玩玩就行了,玩高兴了他们也舍得出钱。这几个人好不好带?”

    宋平回想了下今天几位嘉宾的表现,如实汇报:“还好,娇气任性是有点,品行其实没别人说的那么糟糕。萨罗和武天豪玩车玩得高兴,还说要给咱们捐一个车队呢!”

    “哈哈那就好!”弗莱明顿心里的那点失望瞬间散了。

    只要嘉宾们不搞事,也愿意给他们基地多捐点东西,这一次跟节目组合作就大赚了。

    “执行A计划。”弗拉明顿语气轻松。

    节目组招过来寻求合作的时候,弗莱明顿同基地其他高层军官商议过,制定了两套应对计划,如果嘉宾们表现好,他们就尽量配合,也就是他刚才说的“A计划”。若是嘉宾们耍脾气搞事情,他们就强硬起来,让这帮人吃点苦头,即“B计划”。

    现在看来,一切都顺利,弗莱明顿当然也愿意走“A计划”这条路线,这样节目组拍摄愉快,他们也轻松,各取所需,互利共赢。

    等宋平离开,弗莱明顿好心情地查看起宋平提交的照片和视频,都是今天五位嘉宾们的表现。

    只是,看着看着,弗莱明顿脸色就不对劲了。

    照片里那些如咸鱼一样被摊开在地上摆放整齐的,是他们基地视为农田最难灭杀害虫之一的那种吗?!

    弗莱明顿以为自己眼花了,揉揉眼睛再将照片放大了仔细看,没错啊,就是那些让他头疼好久的东西!

    刚才宋平说方召的那条身价两亿的狗是个抓害小能手,他还以为宋平在开玩笑,使用了点夸张的修辞手法,没想到,事实比描述的还夸张!

    基地的夜晚来临。

    外面沙尘漫天,风暴尚未过去,基地内部,却相当宁静。

    基地的娱乐设施少,也没有丰富的娱乐活动,还不能自由上网,很多人早早入睡。

    方召今天的收获不错,在外面走了一趟,有些灵感,在本子上写了会儿乐谱稿之后,便躺下休息。并未睡着,而是静静地去听各种声音。

    虽然基地的隔音效果不错,但方召只要凝神去听,还是能听到风沙吹打基地的各种动静。

    那是人力无法做出的,大自然带来的节奏。

    风,沙尘,石粒,大地,以及人制造出来的坚实的壁垒。万物互动的声音。

    所有的声音,在方召脑中分化成一个个音符,组成属于埠星特有的音律。

    蓦地,细小的,难以捕捉到的陌生音符,被方召注意到。

    那点声音,微弱得仿佛活跃的人群脚下的蚂蚁,时刻都有被踩灭的可能,却仍旧挣扎着、幸运地闯了出来。

    强弱组合的节拍,像是被世上最精准的尺子丈量过的时间片段,不知疲惫般一遍又一遍循环,像是一种召唤,又像是哀求。

    那究竟是什么?

    就在方召思索的时候,卷毛哼哼的跑到方召床边。

    睁开眼,方召看向卷毛。

    卷毛低声哼哼,那双看似无辜的狗眼盯着方召,认真得尾巴都没甩动。

    卷毛这种表现就是有所求,以前在家的时候,那意思是想玩游戏了。不过现在,方召并不认为卷毛半夜叫他是想去玩游戏。半夜吵着要玩游戏,欠揍么?

    “你也听到了?那个声音。”方召问。不知为何,他就是有种感觉,卷毛听到的肯定也是那个声音。

    “汪!”卷毛尾巴甩了甩,原地转了个圈,然后朝门那边跑几步,回头看向方召。

    方召仍旧坐在床边,没有动。

    他在思索。

    他不知道那个声音是什么,应该不是威胁。若是其他重要的信息,基地应该也能捕捉到这个信号。

    若是连基地也无法捕捉到,他却听到了……

    于他而言,是祸是福,方召自己也无法确定。白暨星那次,看似风光,但方召知道自己被很多人都盯着,多少研究人员都想研究他的耳朵,相信肯定还有人商讨过等方召自然或意外身亡之后遗体归属问题。

    这一次,方召完全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按照节目组和基地的安排,录完这一期节目,然后回去继续他生活。

    卷毛见方召没动,又跑回去抬狗爪拨拉两下方召的裤腿,哼哼的。

    看了看卷毛,方召突然就笑了。

    起身穿戴好,捞起卷毛拍拍它的狗头:“藏好。”

    ……

    宋平正看着《创世纪》,瞄一眼时间,已经不早了,这一集看完就去睡觉。

    只是没等一集播完,宋平接到了方召的电话。

    “声音?什么声音……等等!!仔细说说!”

    顾不上追剧,宋平赶忙追问。心中升起无限的期待,也相当紧张。

    另一边,弗莱明顿司令处理完今天的事务,因为心情不错,难得歇息早了点,睡正香,被一个电话打醒。

    难得今天睡眠好点,被突然吵醒,弗莱明顿面上阴云密布,但也知道这种时候打电话过来肯定有急事,也无暇生气,迅速接通。

    “啥???!”

    弗莱明顿惊得一跟斗从床上翻下来,那一声“啥”吼得响遏行云还带着点方言味儿。

    那边宋平急促道:“方召说他听到了一些声音,但他说的那种声音我问了相关专业人员,说不确定是什么,很可能与咱们基地无关,仪器也没有捕捉到。”

    “那就对了!!”仪器能捕捉到的还期待什么?!弗莱明顿激动难耐。

    当年白暨星就是仪器受限没能探测到矿石,却被方召听出来了!

    一想到白暨星的崛起史,弗莱明顿呼吸粗重。

    哈哈哈哈没想到我也能有今天!守得云开见月明!

    也顾不上什么了,弗莱明顿以自己生平最快的速度穿戴好就奔出卧室。

    方召被宋平领到弗莱明顿的办公室,没一会儿,这位埠星一把手就大步过来了。

    “哈哈哈!方召,久闻大名!今天终于见到了!”

    弗莱明顿热情洋溢,双手稍用力握了握方召伸出的手,眼中迸发的光芒像是见到了亲爹一样。

    站在旁边的宋平心道:司令你克制一点!别把人吓跑了!

    弗莱明顿可不管别人想什么,急切问方召:“你说你听到了咱们基地仪器捕捉不到的声音?是矿石吗?”

    “不是。”方召回道。

    弗莱明顿……心情呈断崖式下跌。

    宋平轻咳一声,“方召说像是一种电子设备发出的声音。”

    “电子设备?”弗莱明顿情绪冷静下来,“不是咱们哨所或者分布其他地方的探测设备发出的声音?”

    “应该不是。”宋平解释,“咱们这儿哨所少,离得近的使用的设备也就那些,基地都有,我都给方召听过,他说不是。”

    宋平并非冲动的人,在确认之前,也不会直接上报给弗莱明顿。

    “如果不是咱们基地和哨所使用的设备……”弗莱明顿压下心中的失望,面上也严肃起来,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间谍!

    像是猜到宋平和弗莱明顿心中所想,方召说道:“应该不是间谍,没有侵略性。”

    “理由?”弗莱明顿皱眉看向方召。

    “感觉。”方召回道。

    弗莱明顿不语。

    卷毛就趴在方召脚边,抬头看看弗莱明顿,又看看方召,那纯净的小眼神仿佛完全听不懂几人在说什么。

    弗莱明顿沉思一会儿,“不管那个声音有没有侵略性,这事必须弄清楚!”

    调出天气信息看了看,弗莱明顿问方召,“能听出声音从哪个方向传来吗?”

    “能。”方召指了个方向。

    “多远?”弗莱明顿又问。

    “不确定,但不在基地范围。”

    “那声音现在还在响?你昨晚可有听到?”弗莱明顿又问。

    “昨晚并未听到,它现在还在响。”方召如实回道。

    昨晚方召确实没听到,卷毛也并未表现出异常,那个声音昨晚上确实没响过。当然,也有可能那个声音离得更远,他们没听到。

    “方召,你今晚帮个忙,我派人跟你出基地去寻找声音来源。外面的风暴开始减弱了,你指的那个方向,十二小时以内并无其他无法抵抗的风暴出现。”

    “行。不过,节目组明天开始拍摄。”方召道。

    “不用担心,我去解决。”

    弗莱明顿安排下去,想了想,还是亲自跟着方召一起出去。他在基地也坐不住。不管好事还是坏事,他总要弄明白。

    基地效率很高,弗莱明顿很快调集人手和车辆、飞行器,带着方召离开基地,一队人朝方召指引的方向过去。

    基地里。

    芭芭拉正在涂指甲,今天出去了一趟,指甲上的图案都弄花了。

    洗甲,美甲,因芭芭拉的精益求精的高标准高要求,花了两三个小时,就剩最后一点儿了。

    芭芭拉还是有点艺术细胞的,亲自设计了图案让侍女画,本来还想镶钻,一想到今天丢失的钻戒,还是换了方案,同时想着明天怎么报复萨罗,比如……先坑他一个亿?

    正想着,一名跟随前来埠星的保镖急急过来,低声跟芭芭拉说了几句。

    芭芭拉手指一颤,指甲上快要完工的图案瞬间毁了。侍女颤巍巍在旁边垂着头不敢吱声。

    不过,芭芭拉这次难得地没去在意她的指甲,只是沉声问向那名保镖:“消息属实?”

    “属实!现在弗莱明顿已经带着方召离开基地了。”

    “跟上去!”

    “是!我派人偷偷跟上……”

    芭芭拉一扬下巴:“不必,直接去,我亲带人跟过去!”

    “太危险了!弗莱明顿会不会在外面对咱们动手?”一名保镖担忧道。

    “他们不敢!”芭芭拉并没有要继续解释的意思,安排人去跟基地租车,又叫过来一名保镖,“给萨罗那边透个信,让他知道,方召听到什么东西了,弗莱明顿现在正带他出去寻找。”

    “其他人那边呢?也要透露吗?”那保镖问。

    “不必,萨罗知道,另外两个也就知道了。”芭芭拉很肯定地说道。

    萨罗那边。

    奋笔疾书的萨罗脑子里满是如何向爷爷诉苦并告状的事情,打完草稿就写了一封电子邮件设定通网之后自动发送。

    经纪人也愁得没睡觉,他想着明天要怎么面对芭芭拉的愤怒。

    一名随行保镖脚步匆忙地进来,跟萨罗说了刚收到的消息。

    “真哒?!”萨罗一脸惊喜。刚才写信写得投入,跟雷纳洲长撒娇卖蠢的语气还没来得及转变过来。

    “消息属实。”

    “好!!”

    萨罗将“怎么更有效地坑爹”的事情先抛一边,立马叫来武天豪密谋搞事。

    不是什么好兄弟讲义气,萨罗也没芭芭拉分析那么透彻,但他知道多拉一个人就多一份保障,就像平日里闯祸找人分担一样,就算最后要挨揍肯定也不只是自己一个人受苦。

    “莫非他又发现矿了?!”这是萨罗第一个想到的。

    “应该不是,这星球不像是有能量矿石的样子,有也不会多,级别更不会高,没有开采价值。”武天豪说道。

    “难不成有外星人?”萨罗又猜测。

    “……确切的讲,对本土生物而言,我们才是外星人。”武天豪反驳。

    “那肯定也是别的什么重要东西!方召这小子我知道,虽然没我帅,但耳朵简直比狗还灵!听到的说不准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东西,咱可不能错过了!”萨罗生怕武天豪怂了。

    武天豪倒没有怂,他在分析利弊,且脑回路与萨罗有部分重叠,密谋之后发现,只他们两人压力还是太大,于是,将失眠正准备去运动室打球的米提斯给叫住。

    米提斯一听两人说的事情,愣了愣,将手里的球拍递给一名保镖,并悄然给他打了个手势。那保镖拿着球拍离开一会儿,回来时低声跟米提斯说了句。

    随后,米提斯加入萨罗和武天豪的密谋活动。

    “不如我们先偷偷……”

    才起了个头,三人就得知芭芭拉刚才大张旗鼓带人出基地了。

    三人:“……”

    还偷什么偷?赶紧带人出发吧!

    三人也不耽搁,同芭芭拉一样,跟基地租了车和飞行器,带人跟了出去。

    节目组其他人员休息区那边。

    导演沉迷地盯着剧本,刚才他又跟编剧商量了,添加了几个自认为极有话题度的亮点,让节目剧本更加完美。

    满分!

    神来之笔!

    情节惊艳,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如此剧本加五个高级别的嘉宾配置,何愁节目翻不了身呐!

    叫上节目组其他几个同样兴奋得睡不着的组员,导演胜券在握:“这次咱们定能一飞冲天!”

    其他几名组员也一脸的梦幻,升职加薪就在眼前!

    “等明天,我们先……”

    面带自信微笑的导演话还没说完,就收到埠星基地军的通知——节目录制延后,并借嘉宾一用。

    导演:“……”

    生气!

    方召被军队借过去,导演也不知道原因,不过,他认为应该先安抚一下其他几名嘉宾,说不定他们有怨气呢?

    导演给萨罗的经纪人打电话,刚张嘴还没出声,就听到了通讯器那边的风声呼啸以及车队在沙地上行驶的动静。

    还有萨罗和武天豪兴奋的“嗷嗷嗷呜——”的怪叫。

    导演:“……”

    啥都别说了,心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