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掌执天道 > 第五十三章 蒙面援军

第五十三章 蒙面援军

 好书推荐:
    看着秦川拼命阻挡元力下压,张新冉冷笑道:“我说过,我们之间,还没有完。”

    林青指着张新冉的鼻子怒骂道:“张新冉,你竟敢阴我!今日你若敢伤害我和川儿哥,我与你不死不休!”

    “林青,你省省力气吧。”张新冉嘲讽道:“打你又打不过我,你除了放狠话,还会些什么?我当然不会对你做什么,最多好好教训你一顿,但姓秦的小子,今天我是废定了!废我扈从也就罢了,竟敢在苏苏姑娘面前落我面子!”

    “我杀了你!”林青挣开秦川的手,奋力冲向张新冉,一双拳头拼尽了全力朝张新冉砸过去。

    但张新冉只是随手一拨,便是将林青拨打到一旁,顺便再踹上一脚,踢了林青一个狗吃屎。

    林青再度冲上,但除了被张新冉戏弄,无任何作用。

    那阵师看着苦苦支撑的秦川,微微一笑道:“此阵名为搬山,以我手中棋盘为眼,以街巷两旁白子为旗,花了我一个时辰方才布好,我每在棋盘之上落下一颗黑子,这元气大山便是重上一分,不知你能扛住几颗黑子?”

    说罢,又是一颗黑子落入棋盘,秦川只觉头上压力更甚,天阙再度被压下三分,已隐隐有抵挡不住之感。

    中年阵师再道:“我听说你还有一道浩然气,不如使出来让我开开眼界,看是否能破我之阵?”

    秦川不答,只是快速思考破局之法。

    同为玄妙上境,这名中年阵师显然比向煌更强。

    在沂水城时,秦川能与向煌斗上一斗,那是因为向煌已然受伤,再加上手无法器,而秦川御动的又是素衣剑,这才导致向煌不敌。

    而如今这中年阵师以有心算无心,又手持棋盘法器,秦川完全落入被动。

    阵师布阵虽然繁琐,不似神修体修那般方便,但一旦阵成,那便是自成结界,天然主场,除非阵破,否则难以抵挡。

    瞻台玉牌?不行,张新冉乃是丰京有名的大纨绔,瞻台世家又非东灵国宗门,他未必会在乎。

    天道印?也不行,丰京之中卧虎藏龙,高人无数,未必不会被人察觉到异常,到时候将引来更大的麻烦。

    无名金书……这或许是唯一可行的方案。

    秦川遍历自己的底牌,最终决定拿出秦家祖传的无名金书出来。

    或许会引来别人的觊觎,但若是命都不在了,这些又有何意义?再说,只要秦川能将这中年阵师斩杀于此,或许以张新冉的眼界,看不出无名金书的不凡。

    秦川探手入怀,正欲取出无名金书之际,突然,一道雄浑的念力轰然冲向压在秦川头顶的元气大山!

    一瞬间,秦川头顶的元气便是被冲散得干干净净!

    有人从外部破阵!而且同为玄妙上境!

    压力为之一空,秦川放弃取书,瞬间手掐剑诀,三道剑光刹那间刺向那中年阵师。

    中年阵师脸色骤变,弹指间落子无数,数道元力袭向秦川的剑气,更多的元气却朝着秦川身后袭去。

    秦川转身看去,却见一群蒙面之人手持兵刃冲了过来,更有一名玄妙上境神修负手而立。

    显然,刚刚以念力冲击搬山之阵,解秦川之围的人就是他。

    “竟然有援军!”中年阵师惊怒非凡,伸手猛然拍在棋盘之上,黑白棋子纷纷炸裂,随后一把抓住还想继续欺辱林青的张新冉,快速撤离。

    “有本事你别跑啊!”林青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指着张新冉大骂道。

    秦川连忙冲回去护住林青,免他遭受棋子爆炸伤害。

    棋子炸裂,这搬山之阵自然也就破了,不过被棋子所阻,那群蒙面人也只能纷纷自保,追之不及。

    待得烟消雾散,尘埃落定,秦川朝那名替他解围的神修,以及众多蒙面之士躬身行礼道:“多谢各位相助,替我向你们的主人道谢。”

    这群蒙面之士都不答话,只是朝秦川点点头回礼,便是快步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出现过。

    “妈/的,张新冉竟然不顾规矩来阴的,若被我得了机会,我非得弄死他不可!”林青怒气冲天,纨绔子弟那也有纨绔子弟的玩法。

    双方划下道儿来,各凭本事相争,这才是按规矩的玩法,如今张新冉这等行径,在林青看来已是大大的坏了规矩。

    秦川摇摇头,摸了摸林青的头道:“规矩也是人定的,你想要定规矩,那就得有定规矩的实力。这是我一个长辈告诉我的,如今,我也告诉你。”

    “我懂了,回头川儿哥你教我,我要变强!我也要定规矩!”林青紧握拳头道。

    “走吧,先回家去,应该不会再有别的埋伏了,短短时间内,那阵师还来不及布阵。”

    “好,川儿哥,刚刚这群人是谁啊?好像不是父亲派来保护我的人。”林青疑惑道。

    秦川笑了笑,想起白苏苏那张娇媚脸庞道:“或许是路见不平的侠客吧。”

    “瞎扯……我可不是三岁小孩,哪有蒙面的侠客,要不是他们救了我们,我还以为是坏人呢。”林青撇撇嘴,觉得秦川在侮辱自己的智商。

    秦川也不再多解释,只是愈发觉得,跟白苏苏这笔交易做得值,否则的话,刚刚他即便不会出什么事,也得逼着暴露些底牌,而每道底牌,都有可能给他带来不可预知的风险,轻易不可用。

    一入林府,便有侍女迎了上来,看到林青一身狼狈样,便是问道:“少爷,要不要先去换身衣裳?”

    “不用!我爹娘在哪?”林青摆摆手,怒气冲冲的道:“我就要让爹娘看看,我被张新冉欺负得多惨。”

    “老爷就在房中,秦少爷,老爷正好说有事找您,让您回来便去找他。”婢女知会道。

    秦川点点头,林青拉着秦川道:“那正好,川儿哥,我跟你一起去,我得跟爹要点人,将张新冉给阴回来,小孩报仇,三天都嫌晚。”

    秦川无语,刚说的要好好学习,给京城纨绔建立规矩呢?怎么一转头也要去阴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