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牧神记 > 第一六零九章 昊天帝

第一六零九章 昊天帝

 好书推荐:
    白玉琼来见孟云归,却见孟云归正在插花,手中捏着一枝花,却迟迟插不下去。

    插花考验的是艺术感和空间层次感,插出来的花在空间上有着层次之分,阴影,留白,展现视觉冲击力,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都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作为术数大家,插花其实不难,而孟云归却怔住了。

    白玉琼走上前去,笑道:“孟师兄在想些什么?”

    孟云归轻声道:“我有一个梦想……”

    “什么?”白玉琼不解。

    孟云归清醒过来,把玉辰子的话从脑袋里清除出去,笑道:“一句呓语罢了。白天师,你要我办的事情,我已经办到了,你可以放心了。但下不为例,不可再有第二次。”

    白玉琼道:“当然不会再有第二次。这天下即将一统,像我们这样的天师,在今后已经很难再有用武之地了。昊天尊登基称帝,所有权力尽握手中,无人能够与他抗衡,没有任何势力能够对抗天庭。我们这些天师,离卸甲归田也就不远了。”

    “但愿如此。”

    孟云归道:“凭我们的功劳,你我好歹能够分到一座诸天,在我们的诸天中,人族可以活的很好。”

    白玉琼目光闪动,压低嗓音,道:“你去过南天吗?”

    孟云归瞥她一眼,默不作声。

    白玉琼道:“南天人族,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而是牲口,让我不寒而栗。我上次去南天,几乎是逃着出来……”

    孟云归沉默。

    白玉琼道:“火天尊的做法,有些太无耻,明着是说保全人族,但其实是把人族当成牲口,自己则是给半神养牲口的牧犬。咱们功成名就之后,麾下的诸天,会变成南天吗……”

    “不会!”

    孟云归这话一出,才觉得自己语气重了,放缓语气道:“我们与火天尊不同,火天尊求的是权势,我们求的是一个安身之地。他求权势,必须要讨好半神,拉拢半神,放低姿态,摇尾乞怜,因此火天尊在对付开皇对付牧天尊时,总是冲在最前面。我们则是凭自己的本事,捞取功劳,用功劳换一个安身立命之地。”

    白玉琼迟疑一下,道:“倘若天下太平了,天庭下令让我们的领地变成南天呢?”

    孟云归眼角抖了抖。

    过了片刻,孟云归道:“不要想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你我做好本分即可。火天尊取死有道,已经活不了太久了。我在很早之前便预见了他的死亡,告诉了虚天尊,倘若虚天尊嫁给他必然会受其牵连。而今,已经到了应验的时候了。”(详见第一二三四章太帝无双)

    白玉琼思索片刻,道:“那么我们,会成为第二个火天尊吗?昊天尊信不过人族火天尊,难道便能信得过人族白天师,人族孟天师?”

    “住口!”

    孟云归低喝一声,四下看了一眼,神态严肃:“白师妹,你我曾是同门,我这才提醒你,否则你也是取死有道!你现在的言行非常危险,今时不同往日,你说错任何话,都可能给你带来杀身之祸!从前有十天尊,因此说错话没什么,而现在只有昊天尊,就算天尊说错话也会死!”

    白玉琼叹了口气,躬了躬身,转身离去。

    孟云归捏着花枝,继续插花,喃喃道:“我有一个梦想……该死的!”

    玉辰子安心下来,慢吞吞的回到自己的住所,上宰大臣给他安排的住处可以说遍布眼线,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被监视得明明白白,没有半点秘密可言。

    他也不以为意,坦然住下,该吃吃该睡睡,没有丝毫压力。

    天庭则在忙碌开来,张罗着昊天尊的登基大典。

    到了登基大典这一天,可谓是热闹至极,又神圣庄严,诸天万界的主宰纷纷赶来,各种神圣展现各色异象,天上有神女衣裙飘飘,洒下朵朵神花。

    花瓣满地,前来参加大典的各路神圣根本不会踩在地面上,而是行走在厚厚的花瓣上。

    天界张灯结彩,每家每户都挂着灯笼,看守门户的神兽也纷纷抖擞精神,龙蟠在柱子上,凤凰飞上枝头,麒麟坐在门前,威风凛凛。

    大典举行,太初天帝身着帝袍,头戴帝冠,接受群臣膜拜。

    昊天尊也跪在下面,叩拜太初。

    宣礼官唱礼,礼罢之后,太初天帝焚香祷祝,说了退位让贤的祝词,如德行有缺愧居其位云云,又赞扬昊天尊的才干品德,因此退位,请昊天帝登基。

    太初天帝摘下帝冠,脱了帝袍,放在玉盘上。

    昊天尊慌忙拒绝,诚惶诚恐。

    太初天帝不悦,坚决退位,立他为帝。

    昊天尊跪地,磕头连连,求父皇收回成命。

    太初再度要求昊天尊登基,昊天尊伏地嚎啕大哭,推辞不已。

    太初天帝勃然大怒,喝道:“昊儿,你要看老父死在这个位子上,你才肯登基吗?”说罢,拔出帝剑,便要自刎。

    群臣慌忙上前,劝住太初天帝。

    太初天帝挣扎不得,只得掷剑,喝道:“你们劝我有何用?去劝进新帝,让他登基才是!”

    群臣又去劝昊天尊,昊天尊伏在地上大哭了一场,众人再劝,他这才止住哭,被群臣搀扶起来,送到凌霄殿的帝座上。

    太初亲自为他戴上帝冠,穿上帝袍,而后一步一步退了下来。

    群臣跪拜,高呼昊天帝。

    太初也跟着跪拜下来,高呼昊天帝。

    昊天尊叹道:“朕才德浅薄,全赖诸君扶持,这才国泰民安,天下太平,诸天兴盛,匪乱不起。诸君,今后日子漫长,还望多多扶持朕。众爱卿,平身吧,请入席。”

    众人起身,各自入席,神女侍者鱼贯而入,流水般奉上各种珍馐佳肴。

    就在此时,突然有神将来报:“有人负荆请罪,跪在南天门外!”

    朝堂上一片哗然,群臣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难道是牧天尊真的来降朕了?”

    昊天帝心中微动,笑道:“给朕将请罪之人押上来。”

    过了不久,果真有一人光着膀子,倒背双手被捆绑结实,背后还插着些荆条,被押上朝堂。

    昊天帝凝目看去,有些失望,群臣的目光落在那人身上,一个个又惊又喜。

    “陛下登基,东帝青龙闻风来降,此乃大吉之兆!”

    众人纷纷称贺,东帝青龙跪伏在地,朗声道:“陛下顺天应人,臣心服口服,自知难以对抗天威,特来归降。恳请陛下责罚!”

    昊天帝起身,迈步来到东帝青龙身旁,从他背上抽出一根荆条,啪啪抽了几鞭,随即丢了荆条,伸出双手将他搀起。

    “来人,备袍,给青龙披上。”

    昊天帝笑道:“青龙勿怪,之所以还要抽你,是因为你从前与朕为敌,自立为帝,所以要鞭笞责打。不过,你知道悔改,朕欣赏你的才能,所以愿意接纳,不计前嫌。”

    东帝青龙哽咽道:“陛下知遇之恩,不杀之恩,青龙肝脑涂地也无以报答!”

    昊天帝哈哈大笑,为他披上衣袍,道:“爱卿入座。”

    东帝青龙坐下。

    太初微微皱眉,东帝青龙归降出乎他的预料,东天青帝是他的人,昊天尊一统天下,早晚会对东极天动兵,到那时,东天和东极天都是太初的领地。

    而现在东帝青龙来降,这块领地便直接归入昊天帝的名下!

    “只能忍了。”太初心中默默道。

    突然,又有神官高声唱道:“叛贼牧天尊使者玉辰子,上殿献降表祈降,求天恩浩荡,网开一面!”

    此言一出,又是一片哗然。

    昊天帝面带笑容,心中大快,瞥了太初一眼,心道:“朕登基第一日,功绩便胜过你几十万年!父神,你斗不过我,这帝位,我已经坐稳。”

    玉辰子上殿,垂头,双手高举降表,脚步很慢,走入殿中跪拜下来,朗声道:“罪臣秦牧知陛下武功盖世,天威浩荡,不能敌也,因此祈降!”

    昊天帝哈哈大笑,起身道:“牧天尊与我虽是敌人,但朕也钦佩他的勇武,朕能得此一员大将,胜过得天下!降表呈来!”

    上宰大臣慌忙将降表取来,昊天帝意气风发:“念!”

    上宰大臣迟疑一下,展开降表念去,朝堂中群臣听到秦牧的降表,哄笑一片,很是快活。

    而秦牧在降表中所列出的延康财富,更是让他们动心,一双双眼睛散发出幽幽的光芒。

    即便是天尊,也不禁为延康的财富心动,各自盘算自己能够瓜分到多少财富。

    上宰大臣念到秦牧所写的“臣已睡了”,突然灵光一闪,跳过这段话不念。

    昊天帝微微一笑,心道:“他倒识趣,是个可造之材。只是阆涴可惜了……”

    上宰大臣读完降表,将降表呈给昊天帝。

    昊天帝把降表放在一旁,淡淡道:“牧天尊文采飞扬,朕以为降表当印发几百万册,发到各个诸天中去,让你们这些大老粗都学习学习。”

    “陛下圣明!”朝中一片歌功颂德。

    昊天帝心花怒放,宴赏群臣,待到大典过后,群臣散去,只有火天尊、虚天尊、祖神王、太初、太极、阴天子等人留了下来。

    昊天帝道:“牧天尊举国投降,兹事重大,因此留下诸位道友……”

    祖神王连忙道:“陛下客气,而今我们是臣子,岂能再称我们为道友?折煞我们了!陛下倘若觉得我们还有用,称一声爱卿,便已经是得天之幸了!”

    昊天帝假意道:“当年太上皇在位时,对天公土伯尚且称道友……”

    阴天子出列,高声道:“此一时彼一时也!一朝天帝一朝臣,旧时的规矩不能用在今日的朝堂上!”

    昊天帝勉为其难道:“那么朕只好从善如流了。诸位爱卿,延康你们看该怎么分?”

    火天尊躬身道:“陛下,延康乃是人族,按理应该归入我南天的管辖!我乃人族天尊,不消几年,便可以将延康的反贼调教得永无反叛之心!”

    昊天尊淡淡道:“延康富庶,火爱卿有这么大的胃口,一口吞下去?”

    火天尊道:“陛下,人族归臣打理,咱们当年有过约定……”

    阴天子笑道:“火天尊,此一时彼一时也。过去的约定,怎么能用到现在?普天之下莫非帝土,率土之滨莫非帝臣。整个宇宙洪荒都是陛下的,哪有什么你的我的?”

    众天尊一起皱眉。

    火天尊冷笑道:“阴天子,这里也有你说话的份儿?下去!”

    昊天帝微笑道:“忘记告诉火爱卿,阴天子已经不是冥帝了,朕打算封他为阴天尊。”

    火天尊气极而笑:“从前封天尊,靠的是功德,后来靠的是武力,现在封天尊难道靠马屁不成?我羞与之为伍!”

    昊天尊脸色微变,哈哈笑道:“火爱卿还是火爆脾气,一点没改。哈哈哈,阴天子封天尊之事暂且按下。朕能坐上这个位子,火爱卿居功至伟,朕敬你一杯!”

    火天尊慌忙起身举杯,惭愧道:“陛下,臣的脾性一直没改,让陛下见笑了。”

    昊天尊一饮而尽,放下酒杯,笑道:“火爱卿的脾性朕还能不清楚?你我虽不是亲兄弟,但胜似亲兄弟!朕的江山,有你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