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牧神记 > 第一五一九章 牧公子

第一五一九章 牧公子

 好书推荐:
    “我原应该让你死得更有尊严。”

    秦牧站起身来,脸色漠然:“死在与我的决战之中,让你死得像是一位天尊。不过,我不想放弃这个机会,更不能拿解救凌天尊的机会来冒险。下一次吧太帝,下一次,我会让你作为太帝,堂堂正正的战死在我的手中!”

    他身边突然有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牧天尊,你一直是这样虚伪,这样假惺惺吗?”

    秦牧转过身来,看着漂浮在空中的那枚道果中的女子,微笑道:“或许是虚伪吧。不过阁下不也是看到我的到来,没有提醒嫱天妃,也不曾搭救她吗?若说虚伪,你与我是同类人。”

    他将斩神台取出,把两口斩神玄刀祭起,放在斩神台上温养。

    这两口神刀落在他手中,虽然不会再被破灭大劫的气息侵袭,但是也无法恢复到巅峰状态,须得借助斩神台慢慢养着,才能恢复如初。

    那道果中的女子道:“其一,引她前来,是我个人的主意,并非是弥罗宫主人邀请她,因此她的性命并没有你们和她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重要。倘若她果真重要,那么别说牧天尊,就算你们这个宇宙的所有强者联手,也都杀不了她。其二……”

    她顿了顿,道:“我个人目前的实力损耗太大,一路守护着她来到这里,我的实力已经不是牧天尊的对手,因此为我个人性命着想,我不会冒着被你格杀的危险而救她。”

    秦牧抬眼,打量前方的巍巍宫阙,只见壮丽非凡的弥罗宫出现在他的眼前。

    弥罗宫泛指玉京城,不仅仅是祖庭玉京城,也是过去一个个宇宙的玉京城,不过弥罗宫也可以特指眼前这座弥罗宫主人居住的宫阙。

    秦牧微微一怔,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被一座大殿吸引过去。

    那是凌霄宝殿,比天庭的凌霄宝殿更加雄伟壮丽,远远看去,仿佛万道之基。

    在它四周,道光氤氲,如同朵朵莲花,托着这座大殿,让它在混沌中起落沉浮,并未被混沌吞噬。

    当秦牧看到这座凌霄宝殿时,便明白为何天庭用凌霄宝殿来当成权力中心,为何神魔用这座宫殿来作为凌霄、帝座两大境界。

    “太帝、太初他们当年闯入祖庭玉京城时,应该是见过这座宝殿。他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秦牧四下看去,十六条混沌长河挡住了太帝等人的去路,按理来说,那时的他们是不可能穿过这些混沌长河的。

    历史中还有许多谜团未解,像是迷雾一样笼罩在他的前方,让他看不分明。

    “是了,弥罗宫主人需要太帝来到这里,将玉京城的布置传授出去,完成玉京陷阱,应该是有史前的成道者接引太帝来到这里,让他见到了凌霄宝殿。”

    他刚刚想到这里,那道果中的女子道:“牧天尊,请吧。”

    秦牧定了定神,向前走去,四下张望,漫不经心道:“敢问姐姐如何称呼?”

    那道果中的女子冷笑道:“姐姐?牧天尊巧言令色,不愧是牧天尊。”

    秦牧停下脚步,向那女子看去,似笑非笑道:“你见过我?”

    道果向前飘去,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

    秦牧跟上她,试探道:“你是登岸过的成道者,但一身修为被毁,无法离开玉京城,而我也是头一次来到这里,这说明你我之间从前并未见过。而姐姐你言语之中却仿佛认得我,这就奇怪了。难道将来,我回到了过去的宇宙,与你碰过面?”

    那道果中的女子对他没有好脸色,冷冰冰道:“牧天尊不要胡思乱想。”

    秦牧见她不愿回答,也没有多问,兴致勃勃的东张西望,笑道:“太易曾经说,等我成道之后便将我送回过去宇宙,让我阻击你们,免得你们登岸。莫非我将来成道了?”

    道果中的女子翻了两只白眼。

    秦牧停下脚步,他看到了额一片混沌海的岸边漂浮着一艘金船,那艘金船极为庞大,停靠在岸边,只是金船已经破败不堪,船桅折断,船帆千疮百孔。

    即便如此,这艘金船也未曾被破灭大劫完全摧毁。

    “那是什么船?”秦牧好奇道。

    那道果中的女子没有好气道:“那是渡世金船,听闻是弥罗宫主人原本打造出来,用以渡世人过混沌长河的。”

    “后来怎么样了?”秦牧更加好奇。

    “我听闻他将整个宇宙的生灵都装入金船之中,横穿破灭大劫,试图来到未来宇宙。”

    道果向前飘去,那女子不咸不淡道:“等到金船来到了未来宇宙,弥罗宫主人才发现船上空无一人,只有他自己。那整个宇宙的生灵在飞渡时,都死了,化作混沌。他便将这艘船弃了。”

    她的话语中没有任何感情,秦牧却可以想象得出那幅末日景象,过了片刻,他才从那种悲伤中走出来。

    他来到一处大殿前停下脚步,仰头上望,赞道:“好一座宝殿!这座宝殿如何称呼?”

    那座大殿巍峨,有一种不逊于凌霄宝殿的大道气息,来到殿下,秦牧只觉自己渺小,微不足道。

    “这里是太上玉清殿。”

    道果中的女子不耐烦,催促道:“快走!你不是很想见到弥罗宫主人的吗?”

    秦牧向殿内张望,问道:“可以进去吗?”

    道果中的女子冷笑道:“你若是不怕死,便可以进去。这殿是有主人的,太上殿主人可不像弥罗宫主人那么好说话。再说了,你未曾成道,进殿就是找死!这座大殿的天宇,是用大罗天炼制而成的,殿中有太上殿主人的道树道果。”

    秦牧吓了一跳,打消进入大殿一睹太上殿主人风采的念头,跟上那女子,问道:“那么凌霄宝殿,又是谁的大殿?难道也是用大罗天炼制而成?”

    那道果中的女子道:“这是自然。能够在弥罗宫中定居的,都是非凡之辈。倘若凌霄宝殿不是用大罗天炼制而成,你们岂能修成凌霄境界?这凌霄境界,便是模仿登上大罗天的过程。从凌霄殿下,到走到殿中,再到登上宝座,便相当于来到大罗天,在大罗天中步步高升的过程。”

    秦牧心中微动,他心中对凌霄宝殿的好奇更重了,恨不得立刻钻进去看一看里面的布置。

    不过弥罗宫中除了凌霄宝殿和太上殿之外,还有其他各殿,想来也各有用处。

    “倘若把其他宝殿当成凌霄境界,是否也能修炼到极高的境地?”秦牧又问道。

    道果中的女子道:“自然可以。不过凌霄宝殿的主人是三公子,他的实力极强,修炼他的宝殿,对你们的实力提升更大。”

    秦牧皱眉。

    凌霄宝殿主人,三公子?

    先前,他与嫱天妃同舟共济时,曾经遇到一位四公子,这里的成道者,难道都是以公子相称的吗?

    既然有三公子四公子,那么是否还有二公子五公子?

    他们又是什么人?

    莫非是弥罗宫主人的儿子?

    他遇到四公子时,对方处在第七条混沌长河上,看似毫发无损,正在等待登岸的机缘,又要报被太易殴打之仇。不过因为秦牧他们是弥罗宫主人的客人,四公子这才放过他们。

    那道果中的女子停在一座古老的大殿前,口中发出道语,向殿内说话。

    过了良久,那大殿传来咯咯吱吱的声响,古老无比的门户开启,腐朽枯败的气息扑面而来,与此同时鸿蒙元气从殿内喷发,让人精神一振,似乎破灭大劫带来的死亡和凋零也消失了。

    “鸿蒙紫气!”

    秦牧吞了口口水,头皮发麻:“果然如我所料,这是一位太易,第一宇宙的太易!”

    紫气氤氲,紫光如水翻起涟漪,让他无法看清殿内到底有什么。

    道果中的女子道:“弥罗宫主人许你前去见他,去吧,牧公子。”

    秦牧心神大震,转头向她看来,过了片刻,他轻声道:“我是几公子?”

    那道果中的女子面无表情:“七公子。”

    秦牧定了定神,硬着头皮走入鸿蒙元气中,消失在一片紫光之中。

    大殿咯咯吱吱关闭,与外界隔绝。

    这大殿像是没有地面,他行走在一片虚空之中,秦牧四下看去,只能看到一片紫色光芒,有的地方明亮,有的地方稍稍暗淡。

    那些光芒也在流动,他看不出光芒的源头来自哪里。

    即便他张开眉心竖眼,也无法看到这大殿里面到底有什么。

    走了良久,秦牧隐隐约约看到前方的紫光之中有着一尊伟岸的身影坐在那里,无论他向前走出多远,他与那尊伟岸身影之间的距离始终没有缩短分毫。

    秦牧停下脚步,躬身见礼,道:“后学末进,第十七宇宙秦牧牧天尊,见过弥罗宫主人。”

    他用的是道语,与这种古老无比的存在交流,要么动用神识,要么动用道语,换做其他语言,都会容易出现语意上的瑕疵。

    “牧天尊……”

    那伟岸身影传来厚重无比的声音,在这片辽阔之地来回震荡:“你来见我,是问玉京陷阱?”

    秦牧微微欠身:“正是。”

    “玉京并非陷阱。”

    弥罗宫主人的声音传来:“而是助你们成道的捷径。”

    秦牧扬了扬眉毛,笑道:“那么道兄为何又要将祖庭化作一个祭坛,将我们血祭,换来你们的降临?”

    “布下血祭祭坛的,并非是我。”

    那弥罗宫主人的声音传来:“而是另有其人。你不应该小心我,你应该小心的是太易才对。你见到的太易,以为的太易,并非是真正的太易。”

    秦牧皱眉。

    “因为,真正的太易在还未出生之时便已经死了。”

    弥罗宫主人的声音震动:“第一位登岸的成道者侵入混沌之卵中,将他除掉,用他的混沌斧,砍断了世界树,让其他成道者无法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