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道之士 > 第三十九章 驱蛇,善后,青眼待

第三十九章 驱蛇,善后,青眼待

 好书推荐:
    心动不如赶快行动!无常之子心里计议已定,立即抽身出来,离开龙丘城,向周边荒僻地带远遁而去。

    缺少神子的主持操控,乱葬岗的尸鬼夜行,顿时少了莫名恐怖的气象,转眼间就被年轻的戒律师和将军庙修士联手镇压了。

    可是,原本还有章法可言的乱葬岗,经此役后彻底大乱,暴尸荒野且不说,阴气勃发后,连冒出嫩绿青芽的野草都枯死殆尽,点点滴滴的湛清草色,都被枯黄彻底取代,实在是隐瞒不过去,肯定会引起一些麻烦。

    年轻的戒律师李智,得法律系神明恩宠甚深,不过他掌握的神术和武技,偏重于法度和暴力,对乱葬岗遍地狼藉的场面,根本没有什么好办法。

    至于,要求他将尸体推回原位墓穴重新下葬,实在是有点强人所难。就在戒律师李智环视左右,为收拾善后的事情烦恼,忍不住皱起眉头的时候,张弛不慌不忙地站了出来,左手提着五毒斩灵剑,藏在身后,右手单掌竖起为礼。

    “道友,有礼了!”

    戒律师李智看了一眼,心里暗赞对方谨慎小心的态度,也是如此这般回礼,直言不讳道:“幽冥有变,乱葬岗尸鬼复苏,如今被我等二人打压下去,可惜尸横遍野,实在是有碍观瞻,凌晨过往路人瞧见,指不定添油加醋,传出不知多少谣言。我是无计可施了,道友,你可有什么办法?”

    张弛听到这里,对面前年轻的戒律师如此坦率,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不过他很快调整过来,笑道:“收拾现场,清除痕迹,不过小事一桩。道友请移步退出此地,待贫道唤来帮手,定会让你满意。”

    说完,他的嘴巴就念念有词,施展《五毒真经》里操控毒蛇的秘咒,嘶嘶嗦嗦地声音,从嘴角流露出来,声音无形却未散开,反而吸取周围的阴气,凝聚成一条尺许长的黑蛇,体表鳞片尽是细小的文字,颇类似于上古的魍魉文。

    戒律师李智感觉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却没有发现任何敌意,情知对方的修为不可小觑,还是谨慎地后退几步,选择暂作壁上观,以观察此人的道脉根脚。

    谁知,他刚刚退出乱葬岗,在附近山坡上站定,没过多久,附近的草丛里就有长物游走,压倒整片草皮的异常声音。

    李智的心里暗暗惊疑,仔细瞪眼看过去,发现几百条粗细不一的毒蛇蜿蜒而来,仿佛中了迷障禁制,非常温驯服从。

    蛇群甫一进入乱葬岗,分头钻进一具尸体的下面,随后不停地滚动着,以此合力拧成一股,带动沉重的尸体,就近往空荡荡的墓穴滑过去。

    噗通一声,这具尸体顺利就位,群蛇从墓穴底部游走出来,扭动柔软却不失坚韧的身躯,将地面的泥土推下去。转眼间,一具尸体就待在薄土之下,可以就此安静地永眠了。

    戒律师李智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哑然失笑,随即侧头望着将军庙的修士,暗中评估此人的道脉根脚:“照此看来,应该是少见的役兽师,又或者是驱蛇人。当然了,最大的可能是五毒、百毒、万毒等等,与毒物打交道的道脉传人。哎呀!不管那么多了,既然与我并肩作战,此人看来可以一用,有拉拢过来的价值。只不过,现在开口相邀,未免有些唐突了,既然此人自称将军庙修士,明后两日,我在伺机寻上门去,试探口风如何,再相机而动。”

    与此同时,张弛驱使着蛇群,将一具具尸体就近掩埋。直到尸鬼大战后,遍地狼藉的乱葬岗恢复大致的原样,再操控着蛇群缠绕成团,不断地往前翻滚着,将所有墓穴上的浮土碾压一遍,看上去现场没有异常,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戒律师李智也很满意,尤其是自己不用动手,看好的目标人物,对琐碎细节也不放过,尽力做到最好,实在是从旁拾遗补缺的好帮手,尤其是负责善后一职,对他也有互补的功用。

    说到底,现在的局面看似平稳,实际上暗流汹涌,水面下不知道有多少暗礁陷阱,一不小心就会翻船。

    李智知道自家事,尽管熟读大汉法律条文,而得到律法系神明的恩宠眷顾,不过单枪匹马走夜路,走地多了,终会遇见鬼,碰到就连自己也感觉棘手的狠人。

    譬如获得冥土大神无常神性的血脉后裔,妥妥的半神没跑了,论武道修为,至少是打通天地流的宗师,起步就比自己高多了。至于继承自无常的幽冥神术,一发大解离术,就得拼一拼各自的后台神恩,还有自己的人品了。

    “我需要一个帮手!必要的时候,承受一波必死打击的炮灰,此人乃将军庙修士,恐怕有些妨碍,必要时候,容不得他拒绝!强行征召吧!”

    下定了决心,戒律师李智就向散掉蛇群的张弛额首致意,打过一声招呼,说着日后必定前来拜访的场面话,毫不犹豫地转身走掉了。

    张弛目送此人离开后,心里莫名地松了口气,年轻的戒律师可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凭着敏锐的灵觉,已经能看到此人身后,笼罩着几尊巨大身影,尤其是中间的一尊,青色面容,法相威严,一双幽深黑暗的眼睛,若有若无地总是盯着自己。

    “法律系的神祗?上古的那位吗?神裁时代,位列帝鸿左右的大佬,经历几千年岁月,还是一如往昔,似乎看出我的不妥了。可惜,凭你洞若观火,明察秋毫,也无法超越帝君之上,看清楚我的本质。”

    张弛微笑着看见最后一头毒蛇离开乱葬岗,方才亲手干掉十七头僵尸,四条积年的厉鬼,那些杂乱不堪的阴质没有浪费掉,都被体内莫名激活的穴位吸收,正好可以用来阴阳调和,提炼成纯净的灵力流。

    “不知道方才我的所思所想,是否被高过我四五个段位的无常之子获悉?这个半神也是脑残,竟然在城隍、诸神的眼皮底下搞事,难道他就不晓得避重就轻的道理?转成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才有可能成功嘛!”

    四乡八村的土地公,也算是一方正神,但若缺少香火供奉,左右没有神灵可以依仗,一旦被无常之子找上门去,很可能不是这种杀戮、死亡神性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