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道之士 > 第三十八章 九字,真言,斩灵剑

第三十八章 九字,真言,斩灵剑

 好书推荐:
    初出茅庐的戒律师一击格毙魁梧僵尸,对自己一身本事的信心变得更加充足。就在他起身准备再战时,一头面容扭曲的厉鬼,偷偷地从地底潜伏过来,猛地探出瞬间凝实的鬼爪,朝着戒律师后腰两肾抓去,势必要弄死这个大对头。

    谁知此时的戒律师处于神恩眷顾甚浓的时候,充满怨毒、憎恨的鬼爪一击,还没有触及目标的肌肤,就被突然出现,一层薄薄的红光挡住,一个个法律文字流淌不息,方块字的形制,看上去就像是一件盔甲。

    “急急如律令……震慑!”

    戒律师感觉到后腰刺痛,这才发现被人偷袭了,猛地爆发出来,当下头也不回地施展律令法术,顿时定住了这头厉鬼,叫它一动也不动,活像琥珀石里的蚊蝇。

    紧接着,这位衙门黑皮倒转手中的律法明神剑,有如剪刀似的交错而过,就将这头狡猾奸诈的厉鬼切成上中下三截。

    伤口有如火炭热烬,暗红色的火焰忽闪忽灭,迅速地消耗着厉鬼的阴魂本质,腰部以下的双腿,包括两条胳膊的躯干,飞快地消逝殆尽,仅剩下狞恶丑陋的鬼首,不断地发出恶毒的诅咒,却根本奈何不了这位深得神明恩宠的戒律师,最终化作一缕灰黑色烟气,消散在风中。

    张弛看着过瘾,忍不住主动走出来,双手比划着《五毒真经》里的“斩灵诀”,口中却念诵着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一瞬间,张弛感觉体内灵力喷涌而出,右手戟指、左手虚握的空当,蓦然出现一把似刀似剑的兵器,通体晶莹剔透,宛如上好的琥珀黄晶,更难的是明明灵气逼人,却在转眼过后,吞吐不定的锋芒稳定下来,并飞快地暗敛起来。

    “道友休慌,贫道乃将军庙修士,察觉尸鬼横行,特来铲除,积累功德,增长道行。”

    年轻的戒律师原本提神防备,听闻张弛自报家门,缩在身后的左手转到面前,拇指食指相抵,连着虎口构成的圆圈,泛起薄薄的白光,心中暗暗惊疑:“此人不请自来,竟然没有说谎。照此看来,恐怕真是城南将军庙的修士。只不过,这小子身上薄有神恩,炼气修行的道种,反倒是灵根深植,显然是得了真传的种子。不可小觑啊!”

    他身为衙门里的人,自然很有官方人士的自觉,兼且得了律法系神明的眷顾,可谓是国神体系的顶点一小撮巨头大佬,当然看不上前朝将军转成的复仇之神,因此也没有怎么在意。

    戒律师不过是微微额首示意,算是认可了张弛的存在,就转头开始对付附近的僵尸、厉鬼。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用眼角余光稍微分心留神,注意着“将军庙修士”的举动。

    谁知,张弛得了允许和认可,胆子就瞬间肥了起来,双手持着灵器级的“五毒斩灵剑”,猛地施展蟒蛇出洞的身法,贴地滑向距离自己最近的僵尸,右手按着剑芒,左手猛地抬起,就当头一记刀劈华山狠狠斩落。

    琥珀黄晶质地的灵剑,自僵尸头顶百会穴贯体而下,沿着脊骨笔直而下,将僵尸斩成均匀的两半。

    戒律师亲眼目睹这一幕,心里震惊地无以复加,暗道一声:“好煞气,好剑法,好威风!”

    所谓的僵尸被斩开两半,不过是观战者的感觉,事实上,张弛手中凭借九字真言凝聚的“五毒斩灵剑”,伤害不了凡人的血肉,不过是针对三魂七魄、鬼物阴质而去。

    正因为如此,这头僵尸轰然倒地,身体完好无损,却犹如被律法明神剑击中,促使它复苏,自发吞吐月华的亡灵本质,早已荡然无存,仅仅剩下蝉蜕似的躯壳。

    附近的厉鬼们,直感觉来了宿命天敌,发现张弛冲他们奔去,根本不敢抵抗,胡乱咆哮几声,慌乱之下就四下逃开了。

    可是,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所有阴魂鬼物都被局限在乱葬岗一带,根本出不去,毕竟只有这里的浓郁阴气,才能替它们遮掩一二,否则一旦走出去太远,鸡鸣岩的昴日神咒借助蜈蚣精的法力,能够瞬间秒杀了所有厉鬼。

    戒律师与将军庙修士默契地联起手来,飞快地铲除着因幽冥神力暴走而复苏的亡灵,随着一具具成气候的僵尸轰然倒下,原本能攫取凡人精气,释放恐惧的厉鬼,更是被两人追杀到死。

    这一幕落在无常之子眼里,顿时教他咬牙切齿,恨不得亲自出手,干掉这两个该死的家伙。相信以半神的实力,能够在数招之内,格杀区区一介戒律师。所谓的将军庙修士,更是无可阻挡,一击之下,必死无疑。

    南疆蛮荒的无常之子开始互相厮杀,吞并彼此的神性,以壮大自己的积累,在继承父神的权柄、位格的封神之路上,迈出坚实有力的步子,实在是一个很大的刺激,迫使中原九州境内,原本受到朝廷国神体系压制的无常之子们,都硬着头皮出来搞事。

    “照此看来,在龙丘城诸神的眼皮底下耍不出什么花样,恐怕只有远离城隍、土地的城乡二元网络辐射范围,荒郊野外的偏僻角落,才能壮大亡灵军团。”

    张弛手中出招不停,出现在面前的僵尸、厉鬼,纷纷倒地阵亡,就此永远消逝,获得安宁的长眠,脑子里却发散思维,想着无常之子如何破局。

    藏在暗中的半神,敏锐地察觉到将军庙修士的思绪,顿时眼睛一亮,发现自己误入歧途,总想着在城郊举事,一夜之间颠覆朝廷、神明的秩序,万万没想到破局的关键竟然如此简单。

    “城隍神力浩瀚如大湖泊,的确不可轻侮,至今没有表态,恐怕是看在父神的面子上。将军庙的修士所思所想,的确可以为我所用,只不过如此一来,就得耗费一段时日,仔细收集四乡八村的亡者,形成军阵大势,如此才能放手一博。”

    龙丘城中的无常之子骤然下了决心:在如今的局面下要干大事,必须走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