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道之士 > 第三十六章 贝恩,陨落,神子乱

第三十六章 贝恩,陨落,神子乱

 好书推荐:
    土行孙蓦然想起熔金化铁的血色火焰,以及那把能伤害金蚕蛊王的神兵,顿时断绝了通知不打不相识的“红发”兄弟过来的主意。

    “我体内继承父亲的神性告诉我,只要击杀藏在暗中的兄弟,吞并融合父亲遗留给他的馈赠,我就会变得更加强大。”

    想到这里,土行孙深吸一口气,随即缓缓地吐出,有如山岚瘴气的云雾,顿时从岩石缝隙里丝缕不绝冒出,按照他的心意,凝聚出一模一样的自己。

    融合分身术和变化术,以障眼法加以遮掩,土行孙付出体内一半的元气,凭空制造出一具分身,端坐在山巅上,大大咧咧地指挥着损种金蚕蛊,继续攻城掠地,一举击溃积尸气,进一步分化僵尸和怨魂。

    躲藏在暗中保持观察的无常之子,忿恨不平地握紧拳头,锤爆了身边的岩石,顿时碎石如粉,拳力之强堪比武道大宗师,显然不是自己修炼而成,而是源自无常神性的威力。

    他的本意是打算凭着麾下的死亡军团,准备横扫蛮荒各部落,成为百地蛮族之王。可惜的是,完成如此大的功业,仅仅凭体内一丝无常神性肯定不够。

    因此这位无常之子才会被冥冥之中的声音撺掇着,想到猎杀同样拥有神性的兄弟,藉此滚雪球般的不断壮大,积累到足够强大的程度,尝试成为真正的神灵。

    万万没想到,第一次出击就遭遇天堑般的难关,土行孙没有唤起无数尸鬼拱卫,却别开蹊径地豢养出无数蛊虫,正好克制住他麾下的僵尸,就连怨魂都被隐隐地克制。

    “简直岂有此理!我身为百蛮山一带屈指可数的少年英雄,怎么可能连这个矮驼子都应付地如此艰难。莫非我没有成为神灵的天命?”

    就在这时,出身恶髅山狂怒部落的少年英雄贝恩,看到土行孙出现在山巅,显然是看到情势一面倒地有利于自己,忍不住跳出来显摆威风了。

    看到这一幕,他怒不可遏起来,随后却忍不住狂喜,哈哈大笑着冲出藏身处,准备一举格杀暴露行踪的土行孙,彻底扭转接近崩溃的局面。

    由于体内无常神性苏醒,贝恩掌握通往幽冥之地的道路,媲美能够与祖先对话的大巫师,唤醒了亲手格杀凶禽恶兽的灵魂,人面鸟、沼泽黑鳄、钢鬣猪的灵随时跟在身边,并反过来帮助贝恩,令他的速度更快,力气更大,身手更加敏捷。

    当土行孙露面后,无常之子贝恩自然忍不住出手了,整个人有如一支离弦之箭,破空射出,迳自往阴风山巅峰而去。

    由于速度太快,以致于土行孙刚刚发现,贝恩就来到距离其不足十丈的半空中,携裹着滔天凶焰和有如实质的杀气,吓地他当场尿了裤子,赶紧激发天赋,双脚开始沉入山岩里。

    无常之子贝恩岂会错过如此好的机会,土行孙的反应尽在他的掌握之中,看到自己亲自出手狙杀,赶紧逃命要紧,令他再无犹疑,背后的人面鸟刺青蓦地闪闪发亮。

    呼吸间,双方之间不足十丈的距离,蓦地缩短至三尺,无常之子贝恩看到土行孙的膝盖都沉入山岩,迫不及待地探出右手。

    就在这时,土行孙毫不犹豫地放出一面盾牌,尽是沾满碧焰磷火的骸骨,凭空组成一面圆盾,刚好挡在无常之子贝恩的面前。

    “区区螳螂,也敢扬臂,挡我大车,给我去死!”

    无常之子贝恩的右手瞬间熠熠生辉,显然激发了体内的神性,令他的手臂也变成一把神兵利器,只是往前轻轻一送,看似坚不可摧的磷骨盾牌,就被熄灭了所有碧焰火光,被攻城锤正面冲撞似的,四分五裂地绽开,随后七零八落地溅射开来,还未落下就凌空寸寸而碎。

    显然这含怒一击接近武道圣手的水准,毁灭一切的劲道,绵绵密密地涌去,直令这面诡异的盾牌再无重组的可能。

    与此同时,土行孙的腰部都遁入山岩里了,抬头看见逐渐占据视野,且面积越来越大的爪子,惊恐地连表情都扭曲了。

    “不……”

    拖长的声音开始走调,土行孙还没有说完剩下的“要”字,就被无常之子贝恩快如闪电地右手抓住脸,顿时将所有话语堵在在嗓子里。

    “死吧!”为了以防万一,无常之子贝恩没有多嘴多舌,直接用尽全身力气,捏爆了土行孙的头颅。

    吧唧一声,土行孙顿时成了无头尸首,一颗六阳魁首被直接捏爆,红的白的从指缝间四下喷射,死状惨烈至极,堪称蛮荒有史以来最惨的其中之一。

    可是,无常之子贝恩却没有多少高兴,反而脸上多出一分落寞的神情,毕竟是同父异母的兄弟,继承大神无常的神性,就这样死在自己手里,怎能兴奋地起来。

    就在这时,真正的土行孙出手了,看着无常之子贝恩驻足停留在山巅,从山岩里钻出来,双手抓住不请自来的恶客“兄弟”双脚,猛地往下拽拉。

    淬不及防之下,无常之子贝恩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死而复生”的兄弟拉进山岩里,硬如金铁,亘古不变的山岩恍如无物,慌乱之下顾不上其它,他赶紧双脚发力,涌泉穴喷发出灰黑死气,轻易震开土行孙的双手。

    可惜如此一来,周围恍如无物的山石就体现出威力来了,无常之子贝恩犹如琥珀凝固的苍蝇,被冻结在原地,恁凭他如此发力挣扎,都逃脱不了致命的陷阱。

    土行孙去而复返,特意绕到无常之子贝恩的身后,凭着观察和领悟,尤其是“红发”和贝恩的现场教学,也学到了激发体内神性的本事,右手食指指尖往外冒出一缕金黄光焰,继而往前延伸出三寸金光,宛如一把利剑,又像是一柄匕首,轻轻地捅进“兄弟”的体内。

    无常之子贝恩自知毙命在即,不甘心就此陨灭死去,唤来凶禽恶兽的灵魂进行阻挡,可是它们岂会是无常神性的对手,被土行孙轻易地击穿,连迟滞一息的时间都办不到。

    黄金光焰匕首破开皮肉,捅进无常之子贝恩的心脏,顿时将其切成两瓣,没有人能豁免裂心之伤,就连神子都办不到,毕竟他们并不是真正的神灵,还是有致命的弱点。

    就这样,无常之子之间的战斗终于刺刀见红了,一份无常神性开始转移,默默无闻的土行孙,反而成为第一个吃到鸡的大赢家,暂时领先数以百计的“兄弟”!

    蛮荒有变,有人领先。这个消息瞬间传遍中原九州大地,以致于原本受到体制压制的无常之子,都忍不住开始挣扎起来。

    当夜晚再一次来临,僵尸推开棺盖,起身吞吐太阴月华,厉鬼咆哮着冲上天空,沐浴在月光之中,若隐若现的鬼体凝实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