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道之士 > 第三十五章 炮灰,损种,金蚕蛊

第三十五章 炮灰,损种,金蚕蛊

 好书推荐:
    打头阵的金蚕蛊不多,尽是与蛊王一起同生共死的成熟体,原本没有晶翼飞行,不料受到金蚕蛊王的影响,硬如金铁的背部甲壳下面,也无中生有地多出一对蜻蜓似的薄翼,急速振动起来,倒也能低空飞行。

    如此出人意料的蜕变,让急于更新换代的土行孙高兴极了,可惜的是这些金蚕蛊依旧还是一群炮灰,蛊王的后代才是精心呵护,仔细培养的希望所在。

    正因为如此,数百只陈年金蚕蛊在土行孙的催促下,毫不犹豫地沿着山势俯冲,一头撞进灰黑积尸气萦绕的僵尸军团里。

    它们坚硬的身体犹如离弦之箭齐射,瞬息间扫到几十只前锋的僵尸,直接洞穿还是血肉之躯的亡灵,留下满身窟窿,像极了马蜂窝的尸体,仰面往后倒在地上。

    可是,对于成千上万的死亡军团来说,几十只僵尸的损失,完全不在乎,就像九牛身上的一根毛罢了。

    金蚕蛊的这一波冲锋,不过是剥离了庞大军阵的外围皮毛,远远没到伤筋动骨的程度。

    土行孙岂会如此无知,在他的号令下,还是幼生体的新金蚕蛊,万点金星迅速扑在倒毙当场的僵尸身上,飞快地啃噬着腐化的血肉,细小的身体随即以眼睛可见的速度壮大起来。

    这是土行孙不得已而为之的应对办法,以自行领悟的蛊道催熟术,令这一批金蚕蛊幼仔强行成长,直到成熟体为止。

    土行孙付出的代价也是不菲,这批金蚕蛊将失去繁殖能力,寿命是正常情况下的一半,就算是打退了找上门来的敌人,也不可能逆转此次操作,算得上是某种意义上的“损种”金蚕蛊。

    藏在暗中观察的无常之子,头面手脚都是狞恶猛兽的刺青,显然是在他的成年礼上,独自格杀的战绩,可以称得上相当辉煌。

    计有凶禽人面鸟橐蜰,擅长吟唱诱惑之歌,能让人失去神智,乖乖走进她的巢穴,痴痴笑着被她吃掉。恶兽沼泽黑鳄,天生铁齿铜牙,啃噬岩石磨牙,擅长尾巴摆击,就算是铁背犀牛也受不了,更别说是普通的蛮人了。还有钢鬣猪,野性难驯,天生一对暴牙,犹如神兵利器,发挥全力甚至能开山裂石,被百蛮山附近的蛮族部落称为三害,结果都死在这位英雄勇士的手里,成为其妆点成年礼荣耀的武勋。

    尽管他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在身体内在冥神无常的神性苏醒影响下,就算是头一窍不通的蠢驴,现在也学会套上眼罩上杆子拉磨磨面了。

    正因为如此,同是无常之子的土行孙,身边没有招募僵尸、阴魂组成死亡军团,就是可以拿捏的软柿子,不试着欺负一下,怎么知道能不能干掉!如果顺利得手,吞噬掉这位兄弟体内的神性,他会变得更加强大,藉此控制更多的仆从,成为蛮族之王。

    可是,悄然潜入山石里的土行孙,让这位神子失去了斩首行动的目标,从山腰桑田冲出来的万点金星,明摆着是精心准备的后手,瞧着它们的轨迹很有章法,气息异常强大,诡异得来非常莫名其妙,甚至有些棘手。

    趁着对手以拖待变的空档,强行催熟的金蚕蛊,以僵尸血肉为食,淡金色的甲壳迅速染上一抹不祥的灰黑色,萦绕在周围的积尸气,甚至被这些小生灵肆无忌惮地吞吐,一副完全适应新环境,进而发生进化蜕变的异种蛊虫。

    几百只陈年金蚕蛊还在奋勇向前,洞穿僵尸的头颅、心脏,挂在它们身上,一边啃噬着血肉骨头前进,一边释放金蚕蛊的腐蚀性剧毒。

    几十只金蚕蛊在一头僵尸身上钻进钻出,四五个呼吸过后,这头死气沉沉的大家伙,犹如扑了一桶强酸似的,不断地融化变矮,最后只剩下一滩发出刺鼻气味的血肉酱汁。

    陈年金蚕蛊的进攻很顺利,不过寻常的僵尸根本不是它们的对手,唯一的利器僵尸的腐毒,对金蚕蛊来说完全构不成伤害。

    唯一能限制住这些陈年金蚕蛊的行动,也只有无形无质的怨魂了。宛如山岚薄雾的化身,它们浮游在积尸气里上下翻飞,身上带着阴冷刺骨的寒气,每次出手都能令几只金蚕蛊暂时动弹不得,陷入假死的状态中。

    究其原因大概是怨魂携带的阴气浓如实质,对所有生灵的憎恨孕育出的剧毒,即便是金蚕蛊也有些承受不住。

    这些怨魂卷起一阵阴风呼啸而过,往往风吹过后,半空中就会落下几只金蚕蛊,冬眠似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很快就会被附近的僵尸抬脚用力踩爆。

    如是三番五次,陈年金蚕蛊很快损失殆尽,干掉了与自身数目相差不多的僵尸,也算是尽到了炮灰冲锋陷阵的本分。

    不过,它们也算是废物利用,顺利地争取到足够多的时间,让真正的主力安然度过成长蜕变期。

    这不,啃尸肉喝积尸气的损种金蚕蛊隆重登场了。与它们的前辈相比,数量百倍提升,由于以死亡军团为食粮,即便对着怨魂也有很强的抵抗力。

    在土行孙的操控下,万点金星腾空而起,聚集在一起,宛如方圆亩许的金云,随着他的心意,或者是他的恶趣味,组合成一张类似“红发”兄弟,狞恶莫名的鬼脸,猛地张开血盆大口,就朝地面山道上的僵尸狠狠压下。

    只听唝咚一声,亩许金云犹如沉雷天降,在硬如金铁的山岩上轰然炸开一个大豁口,落点所在的几百头僵尸当场被震成碎块,酱紫色的尸血东倒西歪地胡乱喷射出去,落在暴露出来的山岩上,好像刚刚学会绘画的熊孩子的涂鸦之作。

    损种金蚕蛊犹如龙卷暴风,甫一落地就旋转起来,普通质地的僵尸挨着就死,蹭着就伤筋动骨,犹如剥开圆葱,一层层地褪掉外皮,很快露出甘甜的核心。

    怨魂们还想挣扎一下,耐不住赖以存身的积尸气,竟然被这群特殊的金蚕蛊吞噬吐纳。吞下的犹如性命的积尸气,吐出来的却是腐蚀性很强的毒雾,尽管对怨魂构不成伤害,却能进一步扩大对僵尸们的有效杀伤。

    不请自来的无常之子观战至此后,发现自己不能漠视了,眼睁睁地任由“兄弟”碾压麾下的死亡军团,日后如何征讨四方,奠定蛮族之王的霸业。

    “土行孙,你这个下面没带把的胆小鬼,敢不敢出来接受挑战?啊……!”

    以天赋地行术藏在山岩里,土行孙坐看外面风起云聚,对手的大起大落,想必心情肯定不好。

    “眼看着我这个同父异母的傻兄弟手下没兵了,要不要知会煞气极重的红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