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道之士 > 第一章 穷神

第一章 穷神

 好书推荐:
    龙丘,老城,旧巷,破草庐,一对孤儿女,满脸心酸泪。

    孤儿无名,姓张,双六年华,躺在床上,浑身上下青紫瘀肿,虽非头破血流,却也是伤痕遍体,累得相依为命的亲妹垂泪不已。

    究其原因,前日正月初五,城中市井百姓循例筹备送穷仪式,诸般事务准备妥当,唯独欠缺一个“穷子”,负阖城百姓穷运,受追亡逐北之命出城,便有大豪张榜招募人选,出“重金”请得穷子。

    张姓孤儿得知此事,为着三分银子的奖赏,一桌四荤四素的席面钱应节,便排开围观众人,主动摘了榜文。

    随后,他便身披旧蓑衣,头戴破笠帽,赤着双脚,充任新城居民的穷运之子,从西城逃往东城,在沿街市井百姓的喊打喊杀中,五色豆子抛砸下,迳自出城去,待上了送穷船,方才大功告成,银钱平安落袋。

    本来此事好端端的无有不妥,也不知道哪个腌臜货被鬼神迷了心窍,又或者舍不得一把豆子,竟然随手扔出瓦片石子,刚好砸在“穷子”的身上,打得毫无防备的张姓孤儿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在地上,吃了一个嘴啃泥。

    周围百姓见到“穷子”吃了苦头,心情顿时大好,直觉念头通达,愉快至极,似乎困住自家的穷运真的就此远去。

    此举引来效仿者众,碎瓦片、小石子纷纷扰扰如雨下,都朝着张姓孤儿扮演的“穷子”而去。

    孰料不到,此子也是硬气,手里拿了赏银就不负所托,浑然不顾自身安危,拼着受伤殒命的危险,继续履行身负阖城居民穷运出城的“穷子”使命。

    张姓孤儿仗着年岁尚小,身形瘦弱的便利,时而蜷头缩脚,时而夺路狂奔,避开沿街两旁一波又一波的石子瓦片雨,终于逃出东城门,护城河上草扎的穷船悠然在望。

    按照送穷的规矩,只要“穷子”上船,就不可胡乱出手。张姓孤儿看见生路就在眼前,不顾身上伤痕累累,奋出最后的力气,纵身一跃,眼看就要落在船上,赏银落袋,大功告成。

    就在此时,不知打哪里来的一块“飞蝗”,斜刺里射出,好巧不巧,正中张姓孤儿的脑门。

    只听吧唧一声,此子太阳穴受创,当场昏迷过去,整个人犹如折翼的信鸽,一头往下栽倒。

    就在围观众人心惊肉跳之时,“穷子”运道无差,落下的位置正好就是穷船。

    噗通一声响,张姓孤儿趴在船上,一动也不动,就像死了一般,载着阖城居民的穷运,随船晃荡晃荡着出城而去。

    意识弥留之际,此子懊恼不已,精神已然崩溃,忘我地大呼:“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作穷子!”

    穷子即穷神!

    此话换作平日里,不过是一句气话,现在却不同以往,须知此时乃正月初五,偌大天下约定俗成的送穷日,张姓孤儿又身负阖城居民的穷运,刚好以“穷子”身份履行职责,可以说是“一日神”,“立地神”,当真有些法力在里头。

    他若是就此死去,必定死后成神,偏偏寰宇周天神位已满,无法妥当安置,刚好张姓孤儿又明说不想作穷神,那么便只能转世投胎去了,想必是个富贵人家。

    就在此时,九霄之上,出现一点无色又万色的混沌,清越龙吟悠扬传来,又听一声惊雷,分出二色阴阳,超越时光之上,露出一点灵光,悄声无息地垂落,临空盘旋片刻,被无形吸力牵引,直降而落,占据了这具躯壳,令新死的身体重焕生机。

    送穷仪式完满结束,充任“穷子”的孤儿受伤过重,以至于当场昏迷不醒,引来旁观众人几分恻隐之心,七手八脚地接他上岸,送回老城旧巷的草庐里安身。

    别人不知,张姓孤儿体内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原主三魂七魄具留下,被灵光内蕴阴阳两仪之机冲刷,化作养分重塑真灵。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去往何方?”

    如是三问,真灵蒙昧尽去,须臾过后,他便想起所有前尘往事。

    “我是西昆仑散仙张弛,动荡之年,群星垂野,为争四废星君神格,身陨岐山五丈原!没想到,我竟然回到幼年未得道时!逆转时光,从头再来,此诚开天辟地以来,修真之士未曾有过的机缘,我要……”

    散仙张弛心心念念了半天,方才下定了决心:“我要逆天改命,活过动荡之年,争到星君神格,名列仙班!”

    此念一定,逆转时光而来的灵机,顿时与本体原身灵魂融合,无数携带记忆的念头,都化外黑白分明的阴阳之机里。

    张弛脑子里灵光一闪,顿时明悟过来:“两仪分光盘,我得了天庭帝君遗宝碎片,一直没有发现关窍,找到使用的法子,没想到此宝功能逆转时光!简直不可思议!”

    与曾经九死一生的经历不同,回到过去,并幸运地获得重生的机会,张弛三魂七魄不存,攒成一团,又散布开来,彻底灵肉合一,被天庭帝君遗宝“两仪分光盘”,将其身躯转化成类似于“大易道体”的形态。

    换句话说,张弛回到过去,入主本体原身,得到意想不到的额外金手指,“身体数据化”。

    付出的代价是打回原形,封闭了若干记忆,尤其是与散仙功果和撼天动地的修为,修道机缘和未出世宝物等,与伟力归于自身密切相关的见闻。

    身体数据化有个直观好处,只要生命力数值没有见零,身体就可以正常活动,顶多挂上几个减益BUFF。

    于是,张弛缓缓地睁开眼睛,看着草庐漏风的屋顶,眼角余光扫过嫡亲妹妹,单薄的粗麻衣裳,面黄肌瘦的神态,道心莫名地一抖,脑子里的一根弦绷地铁紧。

    “前世痛失亲妹,成道后我多方寻找,也没有下文,不定是卷入神仙大战里,被哪个凶神恶煞施展大神通的余波波及,灰灰去了。既然贫道跨过时光长河重生而来,定要护她周全。”

    张家孤女也是灵醒之人,察觉到昏迷的兄长醒来,紧绷的神情顿时松缓下来,一张巴掌大的小脸抬起。

    四目相对,两个孤儿女都放下心事,脸上露出真心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