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劫主 > 第七百三十五章 大势将定

第七百三十五章 大势将定

 好书推荐:
    说是来赌,但方原自然听得出来,这几人是为了给自己保驾护航来着。

    自己来到了魔边之后,献阵图,定大计,遇刺杀,一连串的事情,使得自己在魔边声名日渐雀起,无人可比。前后不到一年时间,他的声名便已经比不知多少人在魔边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声名更强,甚至还引动了大势,受到无数人的尊崇。这本来就是他的计划,也算是顺利走了下来,只不过,自己的名声虽然响亮了起来,但还是差着最后一步,推向高峰!

    便如下棋,局势已成,但最终还缺那最后一击。

    这一击,便是那清剿魔边的计划。

    只有他献上的大计,一点一点稳稳的走了下来,将魔渊附近的魔物都清剿干净,然后仙种种下,借此扼制魔边黑暗魔息,使得魔边有二十年的稳定,自己这大势,才算成了。

    如今李白狐等人齐来相见,说要与自己一赌,其实就是在给自己一个承诺。

    他们或是圣地真传,或是一方天骄,每个人都有一方属于自己的力量与影响力。

    说是与自己争,打赌,其实就是表明他们会全力以赴,保证这一场大计顺利的展开!

    而有了他们的保证,无论如何,这最后的计划,都会多了许多的保证了……

    看明白了他们的用意,方原心里又如何会不感动?

    面上还是不习惯表现的太过动容,因此他只是举起了茶盏,一一向他们敬过。

    “我们可都是在给自己谋好处,你也别这么客气了……”

    李白狐笑道:“从六道大考认识你开始,再到你回云州,入雪原,再至南海,甚至还得算是入了魔边这段时间,咱们虽未谋面,但我也听到了你的故事无数,只是没见你输过,现在已有人传说你无敌之名了,我很不服气,倒要在这一次,让你好好认一回输……”

    旁边的姜家乞儿听着眼睛一亮:“打无敌之人的脸?我好喜欢!”

    李红枭哼哼了一声,似乎有不满,想说句不认可的话,但就是没说出来。

    就连卫渔子也道:“东海诸众皆已准备妥当,这一次我也想赢你!”

    方原听了这些话,便笑了起来,道:“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对你们手下留情,这一场赌就这么定下了,清剿魔边之计,大约还有月余便会准备好,两个月内,必然发兵,到时候,功勋无数,只放在那里,便看咱们身边的人,有多少可以进入前三十六名之内吧!”

    “好!”

    众人齐齐答应了下来,以茶代酒,一言即诺。

    魔渊这始终不散的黑暗魔息里面,开始有笑声传了出来。

    他们没有再商量什么大事,只是一盏丹茶,三五好友,说些过往之事,聊些魔边趣闻,偶尔夹杂一些论道说剑,气氛显得十分的轻松,也十分的随性,看起来,这倒不像是在这凶险重重的魔边,而像是在九州那终年明媚的青山之上,几位久违好友小聚闲谈也似……

    ……

    ……

    而在这笑声时时响起之时,云层之下,东南之外四百里外,董酥儿正一个人,手持短枪,于黑暗魔物之中奔走,如今她一身的伤痕,还有几处分明便是致命伤,但偏偏没死,只是显得有些狼狈,衣衫绫乱,破破烂烂,鞋都丢了一只,手里的双枪,也只剩了一杆……

    周围的黑暗魔物,还是层出不穷,强横无边。

    她在这黑暗魔物里面,就像是一只在狼群里左冲右突的小绵羊。

    只不过,董酥儿已经不是之前那般浑浑噩噩的样子,她是个很聪明的人,哪怕是如此凶险之地,在经过了几番惊险,都一直未死之后,也渐渐恢复了理智,想起了很多事情。

    尤其是在之前,被一柄腐刀穿胸而过时,那等绝望之余,识海里残留的那一只大袖与火光,更是让她心里生出了一种极其古怪的感觉,她甚至都不知道那个印象是真是假,但却一半的自己,对方原生出了无尽的愤恨,另一半的自己,则是生出了一种由衷的感激……

    “我能够一直不死,是因为我身体里有另一个我……”

    她在魔物群中挪腾,识海里也在飞快的转动:“是那个我救了我?”

    “之前我根本感觉不到她的存在,直到经历了如此之多的凶险……”

    “那个我,是被这绝地逼出来的……”

    心间已隐隐捕捉到了某种真相,她的一颗心也嘭嘭直跳:“只是,我也能感觉到另一个自己的不甘,她甚至宁愿让我死在这里,自己遁走,再找另一个机会,可是,刚才……刚才那不是幻象,是先生,先生他一掌,将另一个我打了回来,使得她只能不停的帮我……”

    “先生是想借另一个我的力量,将这周围的魔物斩杀干净吗?”

    “……”

    “……”

    董酥儿身形飞跃,躲过了一具骷髅的斩击,而后回身一掌,居然生出了无穷的法力,直将那骷髅给打得散了架,就连她自己,也不仅吃了一惊,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已经力量大增,那一具骷髅可是魔将级别啊,只有金丹才有可能斩杀,自己居然一掌给拍碎了?

    “不对……”

    她心里一跳,霎那间明白了:“先生不是要借她的力量,而是借我的力量!”

    “把另一个我逼出来,不是先生的本意……”

    “先生是想我将另一个我彻底驭服,变成我的力量啊……”

    “……”

    “……”

    一霎间,董酥儿识海里,有一道闪电般的力量闪过,像是直接耀亮了黑沉沉的大地,她有些难以自持的激动了起来,忽然间心意一改,正在不停逃窜奔走的她,转身便跳将了起来,于一座小山之上站定,稳稳的将短枪持在了右手,然后左手摸了一颗神丹塞进了口中。

    “我不能再逃,我要反杀回去!”

    神丹落肚,便化作了滚滚洪流。

    对于灵气天生亲近的她,经脉本来便与旁人不同。

    以前的她,睡着觉都可以修行,如今虽然没有了那等神异,但若是服下了丹药的话,药性也会飞快的炼化开来,并且以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归入经脉,化作法力……

    而挟着这等神异之力,董酥儿则咬着牙,直向魔物群中杀了过去。

    她之前在逃窜,躲避一切凶险。

    如今,则是主动迎上了凶险,丝毫没有惧意。

    “吼……”

    在因着这等强攻,被无穷魔物困住之时,识海里,便响起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嘶吼,仿佛是幻听,然后,当她胸腹都被一只腐象的两只獠牙刺穿之时,她便再次感觉到了绝望,一头虚影从她脚底遁出,不惜燃烧起了所剩无几的魔源,顺着地下灵脉,一口气遁出了百十里。

    而在这时候,端坐在云端,与旧友谈笑的方原,便又不经意的挥了挥衣袖。

    四道隐约不可察的雷光,分别向着四面八方飞去。

    那魔念直向东方遁去,但才遁出了几百里,便看到了前方地面之上,赫然生出了一株缠绕着雷电的柳树,不偏不倚,恰好拦在了自己路前,神威赫赫,带着种毁灭性的意境。

    魔念大骇,转向了北方,才刚遁出了百余里,便见到北方的地面之上,一条青鲤从大地之下跃了出来,像是将这一方大地当作了水面,荡起层层波纹,凝聚无尽雷光。

    魔念咬牙,只能调头遁向南方。

    可还未动多少念头,便见得南方一片火光滔天,一只朱雀展翅飞来,作势欲扑。

    魔念终于有些惊恐,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遁向了西方。

    只是还未生出多少庆幸之意,迎头便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金色蛤蟆,便蹲在一座小山之上,看起来老实巴交,两只眼睛鼓鼓的,像是没有什么灵性一般,就这么老老实实的蹲在了那里。

    魔念又惊复又大怒,着实绝望,正要折身回去,再想办法,却冷不防那蛤蟆大嘴一张,忽然一口将它吞了进去,然后装作没事人一样,仍是老老实实的蹲在了那里……

    “嗯?”

    云层之上,正与旧友叙话的方原,心想怎么还不见那魔念回来?

    忽然间意料到了一事,心底大惊,急忙摧动了所有的神念,直往西方逼去。

    在他的神念摧动之下,那蛤蟆终于不情不愿的张开了嘴巴,把魔念吐了出来。

    这魔念实在是吓坏了,二话不说,“嗖”的一回就窜回了董酥儿体内。

    直到这时,方原才松了口气,向西方瞪了一眼,然后一道神念,扫向了下方。

    场间已然死去,险些被一众魔物分食的董酥儿,在这时忽然睁开了眼睛,一身力量,居然再次大涨,凶狠的大喝,挥舞短枪,直将周围聚拢了过来的魔物远远的扫飞了出去,小脸上露出了又刚毅,又有些兴奋的神色,厉叱一声,将刚才那一只刺死了自己的魔物斩杀!

    她已然找到了自己的路了!

    就是要不停的厮杀,不停的冲击更多的不可能!

    不必担心体力,因为先生已经提前给了自己足够的神丹!

    自己,只是要逼那一缕魔念苏醒。

    它每苏醒一次,自己便会更强上一分……

    ……

    ……

    云层之上,方原察觉到了下方董酥儿的气机变化,脸上也露出了一分笑容。

    大势将定,小问题也走向了一个很不错的结果!

    他喜欢这种圆满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