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劫主 > 第五百二十章 承天剑道与洗剑池

第五百二十章 承天剑道与洗剑池

 好书推荐:
    冰匣之中,放着的乃是一道卷轴,旁边还有一个白色的骨坛,上面纹着些诡异的符纹,乍一看去,那骨坛平淡无奇,但若集中了精力向它看去,似乎可以听到隐约的哀号之声。

    方原只是扫了那白色骨坛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先取了那卷轴出来看。

    只见这卷轴里面,乃是一道剑经,上面记录的皆是一些修炼法门,其中最关窍处的一点,便是如何抽取别人的神魂,融炼自己的剑意于其中,最终将那神魂化作一道自己剑灵,助自己的法门,这法门玄奥深奥,诡邪难言,但却确实蕴含着许多独到而别出心裁的智慧。

    方原目光扫过之后,心里便已然有数。

    他缓缓闭上了眼睛,半晌才轻轻吁了口气。

    邪剑道修炼剑灵之法!

    这些邪剑修士还真是大方,果真是一见面就给了自己一份大礼,居然将这雪原上的魔头们人人觊觎,当成了至宝一般的修炼邪灵之法,便这么轻轻松松的给了自己……

    最重要的,那个白色骨坛里是什么东西,方原也猜到了。

    那是一道新鲜的神魂!

    这些人,不仅给了自己修炼剑灵的法门,还将金丹修士的神魂都给了自己!

    ……

    ……

    “施道兄,你不仅将秘法给了他,还将自己准备用来修炼第七道剑灵的骨坛给了他,值得么?这可是咱们承天剑道的不传之秘,雪原之上,不知有多少人哭着抢着想要呢……”

    而在此时的三百里外,那一群正御剑离开的承天道剑修士,也正在低声的商议,对旁边几人而言,明显有些不理解这位施姓修士的做派,他们在发现了方原的身份之后,也猜到了他的来意,但过来试探一番,接引一番,可以理解,但还不至于直接给出这等厚礼吧?

    须知道,雪原之上,新人加入承天剑道,都需要历经数大考验的。

    而那施姓的中年男子,闻言却只是低声一笑,道:“这位六道魁首可不是一般人,他本是仙盟选中的仙苗,承载大气运的存在,只是因为犯了错,遭人忌恨,终被仙盟所弃,才不得不到雪原上来寻一线生机,这等天赋的人,若是加入了我们承天剑道,将来成就了元婴,那便是我承天剑道一大助力,呵呵,若是仙盟知道了,怕不是连肠子都要悔青了……”

    有人听了,冷笑道:“看他说什么道不同不相为谋的话,似乎还有些不甘心入我承天剑道啊……”

    “若真觉得道不同不相为谋,那么他堂堂六道魁首,来雪原做什么?”

    施姓男子冷笑了一声,道:“况且,就算他真个要故作矜持,在他看过了那修炼法门之后,难道还能拔出身来么?”

    有人诧异道:“那我们为何不直接将他带回去?”

    施姓男子淡淡一笑,道:“我已经向少盟主传过信了,这么做也是他的意思,此人虽然非常适合我们承天剑道,但我们却也不必表现的太过心急,呵呵,看他与那童老魔那一战,在这剑道之上,委实下了不少功夫,承天剑道根基在身,怕是早已无法抽身了……”

    说着话时,眼神都眯了起来,带着一抹自信的笑容,道:“而我给他的法门,只是初阶法门,等看过了之后,便更是像在心里种了一根刺,早晚他都会自己按捺不住,来找我们求取更高深的法门,反正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我们现在又何必上赶着去逼迫他?”

    风雪呼啸,袭卷大地,这几人身形一闪而逝,消失在了茫茫大雪里面。

    但他们的低笑声,却在这风雪里面慢慢散去,枭枭而止。

    ……

    ……

    “原来如此……”

    方原不但看了这道卷轴,还非常仔细的看了好几遍。

    他甚至暗暗推敲了一番,看这法门里面的蕴含的道理以及成功的可能性。

    最终,他倒是渐渐明白了过来。

    很早之前,他便听李白狐说起过这些雪原邪剑修士的修炼法门,甚至还曾经在琅琊阁里,与那些人交过手,大体之上,他也能明白这些人不修剑心,而修剑灵,是因为什么,但却还是直到如今,才看到了他们是具体如何修炼,并以剑灵替换剑心的法门,心情复杂至极。

    “邪剑修士,也确实有自己的本事啊……”

    他忍不住低低的叹息。

    在如今,试图借压力来磨炼剑意失败的时候,看到了这法门,对他有着更深的影响。

    他看到的这卷法门,虽然显得有些粗糙,更像是入门之法,但里面却也已经点明了许多道理了。

    他看过了这些,便已经可以推衍出许多条路来。

    其中,包括了修炼此法,会使得自己剑道修炼到什么程度;

    也包括了若是以剑灵来代替道心,会使得自己有几分成就至尊元婴的把握……

    而最终的结果,却是让他都有些心气浮躁了起来!

    邪修的厉害之处,便在于他是邪的,但却不是没有用的!

    某些时候,只要付出了这些代价,那么,便确实可以给到自己想要的……

    有那么一瞬间,方原甚至觉得那骨坛充满了奇异的吸引力!

    他的手都已经伸了出去,最终,却只是轻轻将冰匣的盖子给扣上了。

    长吁了口气,抬起了头来!

    然后他就看到,那只白猫,正从门口处幽幽看着自己。

    方原也抬头看着它,微微苦笑了一声。

    白猫斜了方原一眼,露出了一抹不屑的表情。

    ……

    ……

    而在法舟之外,三位魔头静静的等着法舟里传出某种诡异的气机,大气都不敢喘,但等了许久,却不见法舟里有什么动静,彼此望望,却都有些诧异,正你推我攘,想找一个人过去打听一下时,便忽然察觉到了什么,同时转头,惊愕的向着东方天空里看了过去……

    茫茫风雪之后,一柄足有十丈余长,三丈余宽,半丈于厚的巨大飞剑,缓缓穿过了风雪之幕,慢慢的悬停在了法舟之上的夜空里,森森若实质的剑气,像是一座大山降临。

    在飞剑之上,可以看到正有两名白袍修士,一男一女,以及另外四位黑袍修士的存在,他们眼神皆有些森然,居高临下,朝着下面的法舟看来,脸上都挂着些冷淡的表情。

    “洗剑池白袍萧琴、陆泊远在此,还请方原道友出来一见!”

    “……”

    “……”

    听得这话,三位老魔顿时都吓了一跳。

    承天剑道的人刚走,洗剑池的人便来了?

    这位雪公子的面子还真是大啊……

    他们转头看向了法舟,却也知道不必自己再进去通报了,这几位洗剑池弟子声音如此雄浑,震得法舟内外,一应铁器皆嗡嗡作响,便是自家公子在入定,这时候也该被惊醒了。

    “都这么晚了,洗剑池的同道又过来做什么?”

    果然,方原在身影,在对方的声音响起之后不久,淡淡的出现在了法舟之上,静静的抬头向着空中那一柄巨剑上面的人看去,表现的还有些客气,只是却难以掩饰,或是也没有刻意去掩饰脸上的不耐烦之意,身边那保白猫也跟了出来,在他脚边懒懒的走来走去。

    “若是我们再不来,那恐怕才是真的晚了……”

    那一柄巨剑之上,名唤萧琴的白袍女剑修笑吟吟的开了口,向方原轻轻施了一礼,道:“方原道兄与我洗剑池白袍弟子李白狐齐名,同列中州小七君之位,说起来便与我洗剑池也有几分交情了,如今悄然入了雪原,我们洗剑池知道了,又怎么能不来拜会一番?”

    “李白狐现在应该在昆仑山吧,我与洗剑池弟其他的弟子不熟,也没什么好拜会的!”

    方原摇了摇头,道:“不过还是要谢洗剑池有心了!”

    那名唤萧琴的白袍剑师再度施了一礼,忽然道:“那不知方原道兄入雪原来做什么?”

    方原抬头看向了她的眼睛,过了一会,才道:“散心!”

    萧琴的目光,顿时缓缓低沉了下来。

    “呵呵,跑到这寸草不生的雪原上来散心?”

    也就在此时,那位陆姓的白袍剑师冷冷笑道:“方原道友,你怕是将我们洗剑池当成了傻子吧,你在云州不守规矩,杀了仙盟暗子,结果被昆仑山抛弃的事情,我们也都知晓,但希望你明白,昆仑山虽弃了你,但雪原之上也没有合适你的东西,还是快快回去吧!”

    方原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来寻什么东西?”

    那陆姓白袍冷笑了一声,眼神暗怒,低声道:“人贵有知,你乃六道魁首,名满天下,也须爱惜名声羽毛,此前你修炼承天剑道的事情,我洗剑池早已收录在册,只是我李白狐李师兄在六道大考之后,专回了洗剑池一趟,用自身本命道剑为你担保,说你不会走上邪途,洗剑池这才一直没有过去找你,但如今你却偷入雪原,惹起祸乱,这目的还不明确么?”

    方原听了,沉默半晌,淡淡道:“我的确被昆仑山所弃,你们又要如何?”

    那陆姓白袍沉默了半晌,森然道:”调头,回去,我们当你没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