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劫主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君子欺之以方

第四百六十五章 君子欺之以方

 好书推荐:
    九重天皇族……

    谁也没想到这最后来青阳宗观礼之人,居然会是皇族九重天的公主!

    云州仙门是什么存在?

    皇州九重天又是什么存在?

    这根本是完全不在一个世界的存在啊,那可是占据一州之地,地位超然,甚至凌驾于中州各古世家之上,只有另外六大圣地可以与其平起平坐的庞然大物,别说越国这四大仙门,就算是号称云州第一道统的阴山宗在皇州九重天面前,那也可以说是完全不够看……

    这青阳弟子哪里来的本事,连皇州九重天都如此看重他?

    须知道紫丹修士再稀罕,但各州每一代也都有几个,尤其是在中州那等昌盛之地,更是只算一流人才,而堂堂九重天的公主,却只有这么寥寥几个,方原如今自然不是常人,能在六道大考扬名,着实惊艳,可他这六道魁首之名听起来再好听,对于道蕴深厚,其势无边,各类人才无数的皇州九重天来说,也不过只能算是还不错的一个人才而已吧……

    九重天的公主凭什么这般看重你?

    ……因为你长的俊吗?

    很难形容在这一霎,有多少念头在众修心间飞快闪过。

    更是有无数的人,望着那一驾玉辇缓缓驶到了青阳宗山门前,被那无尽皇威慑住,下意识里便双腿发软,颤颤巍巍,急急的拜了下去,便像是凡人遇到了皇帝驾辇一般……

    “这个……”

    就连青阳宗主陈玄昂,也明显哆嗦了一下。

    他睁大了眼睛,暗中扯了一下方原的袖子,低声道:“玩的太大了吧?”

    方原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道:“我也没想到她会来!”

    “先迎进门来再说……”

    宗主陈玄昂深呼几口气,维持着自己的平静,忽又想起了一事,道:“见了她之后,我用不用下跪?”

    方原叹了口气,道:“有点做宗主的样子好不好?”

    “人家毕竟是九重天皇族的公主啊……”

    宗主陈玄昂都简直快要无语了,见方原已走上前去,才忙跟了上来。

    “公主驾到,青阳宗未曾设案相迎,实在失礼,万望公主金躯安康,仙道永进……”

    不得不说,青阳宗主陈玄昂还是有几分度的,在往前迎了这几步的过程里,便已强行压下了心间惶恐,与方原一起走到了那九重天小公主的玉辇前,深呼了一口气,从从容容,揖了一礼,而后低声问安,声音里虽难免有些激动之意,但好歹还算有着一宗之主的风范。

    “前辈勿要多礼!”

    那玉辇之中,李红枭的声音淡淡响了起来,对这青阳宗宗主说话之时,用的居然是晚辈口吻,轻声一笑,道:“本宫与贵宗门徒于问道山结识,性情投缘,是为好友,只因得本宫四下闲游,偶然路过云州,便起了兴致,前来访友,冒昧之处,倒是要宗主海涵了!”

    青阳宗主忙道:“殿下说的哪里话来,金躯驾临,鄙宗草木生辉!”

    说着,见那玉辇轿帘已经掀了起来,忙推了方原一把:“去扶着啊……”

    方原眼神顿时有些诧异:“我?去扶着她?”

    宗主转头看了方原一眼,好像方原不去扶她,就会把方原吃了。

    而在这时,只见李红枭已从玉辇之中走了出来,身穿红色宫袍,一身贵气,皇威无限,面若桃花,直让周围千余修士,无人胆敢正眼相望,此时正笑吟吟的向着方原看了过来,右手轻轻抬起,悬在了半空之中,旁边的阴侍却不上来扶,只是笑眯眯的打量着方原。

    方原心里简直无奈,实在是被周围人眼神看的有些忍不住了。

    再不上去,怕是不知会有多少人会跳出来大骂他不知礼数了……

    他只好走上前去,托着李红枭右手,接着她从玉辇上走了下来,低声道:“你怎么来了?”

    李红枭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道:“本宫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你管得了我?”

    “远来是客,自然不能将你关在门外!”

    方原无奈的说道:“只是……你自己都不会走路吗?”

    李红枭低声笑道:“这是礼数,扶稳一点!”

    “拜见九重天红积公主殿下……”

    二人说着话,走到了玉辇之外,青阳宗山门之前,李红枭面带笑意,向着周围看了一眼,却见周围立时有无数人拜了下去,山呼海啸一般,其中不仅有一些了解九重天的中州使者,甚至还包括了一些从来没有与九重天打过交道的云州修士,可见九重天皇威之盛……

    若不是方原看了青阳宗主一眼,怕是他也要单膝向李红枭跪下了。

    “诸位请勿多礼,来到了此间,本宫便只是方原的好友而已……”

    李红枭倒是表现出了十分大度的模样,轻声一笑,便挥手让人起来,然后在方原搀扶,青阳宗主陈玄昂的引领之下,慢慢的向山门之内腾云飞去,周围众修士皆举目远送,直到那李红枭已经进入青阳宗山门之上,飞掠到了主峰之上了,这才轰然一声,齐齐涌了进去。

    到得了青阳宗主殿之上,自然又是另一般模样。

    李红枭自然坐在了首位,然后便是中州各大道统使者,以及云州一些大仙门使者一般,青阳宗主殿空间不小,可也明显没有这么多大人物同时到来过,诸位长老、执事,立时纷纷忙碌了起来,铺设座位,放置玉案,忙忙活活一通乱,才总算是让诸宾客坐了下来。

    而就算是在这时候,还有许多小仙门使者坐不下来,若是只得到了一个蒲团,而越国四大仙门的长老等人,在这时候则更是被挤到了最后面,连想要个蒲团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倒是青阳宗主见到了,起身将他们都请了过来,在李红枭对面坐下。

    这一来,对面是九重天公主,身边是中州各大道统的长老或是真传一辈,而云州几大仙门的长老等人,甚至还在自己身后,这几位四大仙门的长老心里也又是惊喜,又是惶恐!

    惊喜之处,是可以和这些大人物平起平坐,真是莫大荣光,将来传了出去,那也是一件对名声,对面子都有莫大好处的事情,而惶恐之处,却是他们到了这时候,心里当真确定了一件事了,对于这位他们觉得已经没有小瞧他的青阳弟子方原,他们还是小瞧了……

    或许他如今确实还没有完全的成长起来,是一个希望,而不是定乾坤的力量。

    但就凭这影响力与人脉,他也绝对值得四大仙门尽力扶持了……

    诸人列座,上茶,闲坐叙话,自不赘言。

    未过多时,眼见得时辰已至,青阳宗主便领了方原到达殿前香案之前,主持晋升之礼,李红枭及中州各道统使者观礼,礼成之时,立时又是一片欢呼之声,在山间来回激荡。

    到了这时候,自然没有人再敢口出怨言,也无人敢提什么意见。

    对于此时的方原,或说是青阳宗,众修心里,简直就只有一个念头……

    只是一位长老晋升之典,便有这么多大人物前来观礼,这是何等风光?

    而在这件事后,青阳宗都不需要做别的,只需要好好与这些前来观礼的宗门与道统交流,往来,便是难以想象的人脉,小小的越国,又岂能再困得住他?就算是什么也不做,只是这般稳稳的过上几年,青阳宗便会再度一飞冲天,达到与阴山宗平视的高度了……

    “本宫倦了,且先下去休息!”

    观礼之后,李红枭便轻笑着开口,看样子一直绷着,她也累了。

    而青阳宗宗主自然也不敢有分毫的怠慢,急忙让方原送她去后山休息,如今却是早就将风水最好,灵气最为充沛的洞府打扫了出来,布置的花一般的精致,只等着李红枭住下了。

    而且话说白了,李红枭这等身份,一直在这里坐着,青阳宗也不好接待其他人。

    那各方使者,也都尊贵至极,需要一一接待到位的。

    想到了这一点,方原便也陪着李红枭到了后山洞府,而青阳宗宗主与云长老,刚出阵府的太石长老,以及各位地位高些的长老、执事等人,甚至连四大仙门的长老也毫不犹豫的派上了用场,纷纷忙乱,各自接待诸方来的使者,奉茶设宴,安排洞府,没有一个敢怠慢。

    话说那四大仙门的长老等人,一开始也是满心不满的,但到了这时候,在听到了青阳宗宗主毫不客气的指使他们帮着接待各方使者时,却是不仅毫无怨言,反而一个个心花怒放,心间大定,纷纷迎上前来,还有写信回仙门,让仙门急急把各种仙酿宝丹运过来待客的。

    ……

    ……

    送了李红枭回洞府,方原则立身于后山山巅,看向山门之内。

    如今山门内的景象,已是截然不同了。

    这么多使者一来,此前还一片乱象的青阳宗,反而出奇的变成的秩序井然,四大仙门的弟子都在殷勤忙碌,全无之前的不满怨气,倒是比青阳宗弟子还勤快,而之前那些闹着要回归仙门,甚至怨言四起的青阳宗叛宗弟子,也都在悄无声息,恋恋不舍的从后山离开。

    这些问题,似乎是真的就这么化于无形了。

    只是方原,却忍不住想起了秦长老的话,心间微微有些发沉……

    ……倘若这里面,真的还有很多曾经为山门立下了功劳之人呢,就这么忘了?

    自己这次是回来报恩的,固然不想被人占了便宜,但更不想委曲了他们啊……

    “唉,一心热血回报山门,没想到这一回来,却发现局面比想象中的要复杂一万倍,既不想被一些宵小钻了空子,又不想让该报恩之人受了委曲,现在的你,是不是一团乱麻?”

    也就在这时候,身后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却是李红枭换了一身普通仙袍,从洞府里走了出来,她笑吟吟的,有些得意一般的看着方原,似乎对方原如今面临的困境早有耳闻了。

    想到了李红枭神通广大,把这么多中州修士都请了过来,甚至还专挑了个自己晋升之礼时赶到,那对青阳宗,乃至是越国五大仙门遇到的问题了若指掌,也就不怎么奇怪了,方原无奈的叹了一声,道:“人心比神通还要复杂,我确实是理不清楚,难道你就可以?”

    说出了这话时,倒还真抱了几分希望。

    若是李红枭真有这本领,可以将这些事情理清,那么他也不惜俯身请教。

    “我乃堂堂九重天公主,怎么会处理这些嘈烦俗事?”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李红枭随口一句就否认了。

    方原心里,也顿时更无奈了,便转过了头不再说话。

    不过也就在这时,李红枭忽然笑道:“君子可欺之以方,你是君子,自然不懂,我是九重天公主,自也不会学这些龌龊手段,可我身边的人,却不乏擅长此道之人呀多的……”

    说着,便随口唤了一声:“崔公公……”

    不远处的一株大树后面,闪出了那位侍奉李红枭的内侍,恭声道:“老奴在!”

    李红枭淡淡一笑,道::“你是君子吗?”

    那身材胖胖的蓝衣内侍白净无须的面孔都笑的皱了起来,道:“老奴可不是君子,老奴是小人中的小人,当初就是因为老奴在宫里翻云覆雨,搬弄是非,这才惹得仙皇大怒,将老奴贬到了小公主身边鞍前马后,什么时候跟小公主学会了规矩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现在你先不用学规矩,先用点老手段吧!”

    李红枭笑道:“这青阳宗上下小丑跳梁,给你三天时间理得清吗?”

    那老奴却立时笑了起来,道:“咱们九重天宫里动辄数万人上下调动,暗流汹涌,遇事推诿者无数,见了麻烦奋进者无几,因此每逢功过赏罚,才需要用上几天的时间一一查典,方原算得个清楚,但青阳宗面临的这点小事,哪里用得了三天时间呀……”

    “给老奴一天时间,就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