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劫主 > 第三百零一章 绕道过去

第三百零一章 绕道过去

 好书推荐:
    “方原师兄,我等依你号令,你说该往哪里去吧!”

    见霜儿小姐不说话了,金寒雪便也向着方原问道,声音平静无波。

    看样子经历了许婚一事之后,对她来说也是有些影响的,没了此前的敬畏与亲近。

    方原对此看在眼里,也不说破,只是凝神一想,道:“先进秘境深处看看吧!”

    说罢了,手里取出了一道玉简,然后也递给了关傲一道。

    那玉简里面便是禁阵,法力灌入进去,便立时有灵光道道自玉简之内飞了出来,化作了一片随身而行的禁制,可以隔绝大部分凶险。这通天秘境之内,凶威不少,而且不是寻常护体法器可以抵挡,因此入这秘境的,便都需要护身禁阵。

    之前霜儿小姐在仙宴之上,向崔云海讨要的,便是这一类的禁阵。

    其他金氏子弟见状,便也纷纷祭起了禁阵,护在了身周。

    霜儿小姐祭起的禁阵,灵光泛黄,如丝如缕,看起来很是显眼,似乎品质不低,她祭起了禁阵之后,故意向方原看了一眼,有些得意:“让你以前总是如此得意洋洋的样子,谁又稀罕你什么,你那禁阵被我扔了,偏从别人手里高价买了一个,难道不比你的强?”

    方原只是看了一眼,本想提醒这霜儿小姐一句,她这禁阵太耗法力,恐怕她撑不了多长时间,而且灵光太亮,十分显眼,真遇到了什么危险,恐怕就是个被攻击的靶子……

    不过见了她那得意的表情,心里却是一转,何苦废力不讨好的来劝她?

    便干脆的不言语,直接驾起了银梭,直往秘境深处赶来。

    其他的金氏弟子,皆是心里一叹,虽然有些不情不愿,还是跟在了他身后,毕竟入秘境之前,几位老祖确实嘱咐过很多遍,让他们听从方原之言,虽然霜儿小姐敢直接发表不满之言,但那是她身份决定的,他们这些人可不愿触这霉头,还是先跟着方原走比较好。

    一霎那间,数十道灵光闪烁在虚空之中,向着远空急遁。

    其他各仙门来的筑基修行之人,或是三五成群,或是七八人结盟,甚至还有一些自恃实力强横,孤身一人探索这秘境的,从气势上看来,却是金家一脉最为人多势众了。

    从空中飞掠而过,登时引起了诸多散修的忌惮,远远的躲开了他们。

    但见他们直遁向了秘境最深处,似乎对自己这些人争夺的灵药仙株不感兴趣,才放了心。

    “一路之上,也看到了不少天材地宝,为何不顺手夺了?”

    错过了一两拔人,这些金氏族人倒还罢了,但这一路飞去,前后遇到了三四帮人在争夺一些灵株宝药,打的头破血流,明显实力远不如他们,甚至有些在他们遇到时,已经打的两败俱伤了,他们只要往下一冲,便可以随手夺了他们手里的宝药,简直是大好的机会。

    可方原对此,居然也视而不见,他们心里顿时有些不解,已经有人忍不住赶上前来问道。

    “你要去便去,只是我可不会等你,若是中途掉了队,回头你自去向金家老祖解释!”

    而对此,方原只是冷声回了一句,顿时将那金氏族人气的不轻。

    已有数人心里暗想:“拿着鸡毛当令箭,天道筑基就很了不起么?”

    如此直飞掠了两三个时辰,忽见得前方有一座高峰冲宵而起,在那山峰山腰里,正有一道紫色光华直冲而起,周围翻滚滚一场大战,却见是一位白衣女子手捏法印,在恶斗两条紫鳞巨蟒,旁边有一只牛犊子也似的白鹤相助,正斗得十分激烈,杀得漫山飞沙碎石。

    “紫菡芝……”

    金氏族人里,有人看到了那一道紫光,顿时惊喜叫道:“是奇异录上排名第九的宝药!”

    众人听了人人欣喜。

    通天秘境之内灵株宝药无数,也无法一一分辨得清楚,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奇宝录上有名的,那绝对都是价值连城的异宝,乃是金氏一脉必得之物,既然见到了,又岂能放过?

    “方原师兄……”

    金寒雪见了那女子,也忙赶上前来,低声道:“那女子是中州水月教的圣女苏闻香,不知是何等筑基,但一直都是四方有名的天骄人物,名声远远在我之上……”

    方原点了点头,倒还记得,当时这女子,也是有资格登上秘境入口的山峰的。

    当时他与那些天骄人物较量气机,曾经对视过一眼。

    “唰……”

    却说那白衣的苏闻香与恶蟒缠斗,正占据了上风,忽然见到金氏一脉大队人马到了。

    她心里也是微微一惊,生怕对方前来抢夺宝药,不敢再有半分保留,陡然捏起一道法印,腰囊里一道飞剑耀亮虚空,直将那一条紫蟒的脑袋斩了下来,而后又将另一条紫蟒也斩伤了一道可怖的伤口,身边的白鹤见状,立时扑了上去,将那巨蟒按住撕扯了起来。

    而她却是身形一闪,飞到了那紫菡芝附近,伸手摘了下来,而后抬手招回飞剑,笑吟吟的看向了以方原为首的金氏弟子等人,笑道:“没想到这么巧,居然是我先遇到了你们,可惜呀,这紫菡芝有主了,你们再找别的吧!”

    说着话时,她身边飞剑旋绕,白光如丝,似乎随时会斩将出来。

    “什么有主没主,这秘境里的一切,都是我金家的,更何时这榜上有名的异宝?”

    方原还未答话,霜儿小姐已冲了出来大叫:“你快将紫菡芝交出来,再去寻别的机缘吧!”

    随着她一声大喝,周围金家族人也各各做好了准备,随时准备出手争夺。

    在外面,说的再好听,什么与天下人共享机缘,到了秘境里面,该争的还是要争的。

    而这,也是各位长辈们默认的事情。

    就算是金家弟子,倘若在这秘境里落了单,手上拿着异宝,也会有人抢夺,而金家人若是想抢别人的,就更正常不过,否则的话,金家也不必想着请一位天道筑基来坐镇了。

    “呵呵,这异宝已经到了我手,你们还想让我交出来?”

    那苏闻香听了这话,却笑了起来,身边的飞剑微微一震,龙吟悠扬,她面上挂着一丝儿冷笑,直向着方原看了过来,道:“那就让我来看看,你们金家这天道筑基的本领吧!”

    看样子,全然不怕方原这天道筑基之名。

    金氏一脉的修行之人,顿时纷纷将目光向着方原看了过来。

    “我先去!”

    关傲听了她这话,便一摆大刀,想要斩将过去。

    “不必!”

    方原却忽然抬手,止住了关傲,然后道:“继续赶路,不必理她!”

    说罢了,竟自架起了银梭,径直向着北方赶了过去。

    一众金家人顿时都傻了眼,难以置信的看着方原的背影。

    这什么情况?

    金寒雪也有些不甘的看了那白衣女子苏闻香一眼,没有多言,也跟着方原走了。

    “这是什么事嘛……”

    后面的一众金家人心里怒气冲冲,纷纷变了脸色。

    只是虽然个个心有不甘,但见方原已经一言不发去得远了,也只能恨恨的咬牙,然后跟了上来,毕竟他们再眼馋那紫菡芝,但没有方原出手,还是不敢和这水月教圣女斗法的!

    眼见得那金家请来的天道筑基,居然就这么一句话也不说就走了,那水月教的圣女苏闻香却也有些诧异,过了半晌,她才回诀收起了飞剑,只觉掌心里已满满是冷汗……

    暗想:“这金家请来的天道筑基是怎么回事,居然完全不来理我?”

    “难道真是中看不中用,实际上没什么本事?”

    ……

    ……

    “请你来不就是为了护我们夺宝,怎么如今倒是见了异宝在前,反而视而不见?”

    “他不会是怕了这个水月教的圣女吧?”

    一众金家人跟上了方原,继续向秘境北方飞掠而去,只是心里都很有不满,纷纷交换了神念交流着,但方原对此,居然也全无半句解释,只是在前面驾了银梭飞行,心无旁顾。

    “前面修士止路,此山被我占下了,尔等皆去别处寻造化吧!”

    又往前飞了不足三百里,忽见一座野山周围,布下了一层大阵,将野山完全罩了下来,而那大阵之前,则立了一旗,旗上绣着一个“董”字,在那旗旁,却是卧着一只巨大的凶鳄,鳄头上盘坐着一个身穿玲珑宝甲的小女孩,凶横霸道的哟喝着,周围却真个无人敢靠近。

    而在此时,那小女孩一抬头,见金家一脉的人来了,却是大笑一声,从凶鳄背上跳了起来,手里提着一杆比她个头还高的银戟,叫道:“金家人也不例外,给我到别处去吧!”

    金家众人见状,顿时都停了下来,面露怒气。

    “她居然如此霸道,将排名第九的偌大一片紫灵矿霸占了下来?”

    “可恶,这西玄城的野丫头居然如此嚣张……”

    “如何还能再忍她?”

    声声大喝里,也不知有多少目光都向着方原看了过来。

    而方原只是驾御着银梭,往山下看了一眼,便道:“不必理她,继续赶路!”

    众金氏族人立时火气上涌,霜儿小姐冷笑道:“人家可是连路都拦下了呢……”

    方原道:“那就绕过去!”

    金家一众子弟闻言,脸色都已然大变,纷纷叫道:“这是我金家秘境,此事如何能忍?”

    “我们堂堂金家天骄,难道还能怕了她不成?”

    “就算你怕了他们,也不该如何战也不战啊……”

    而方原此时早已驾起银梭绕路过去,背后这许多怨言,根本连听也不听。

    倒是山下那头凶鳄背上的董苏儿,见到方原居然绕道而去,一时也呆了一呆,半晌之后才反应了过来,眼睛瞪的像铜铃,诧异道:“这金家请来的天道筑基,居然被我吓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