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劫主 > 第三十六章 剑须斩外魔

第三十六章 剑须斩外魔

 好书推荐:
    转头了头之后,却见说话的乃是一个身穿青袍的女子,身材颇为苗条,五官娇美,也颇有几分姿色,只是脸上淡若寒霜,却冲淡了别人对她升起的亲近之意。

    此时她正抱着一卷书从竹林里走了出来,径直走到了众人面前,向吕倾河冷笑道:“吕师兄,咱们可先提前说好,可别将他的屋舍安排在我附近,我不喜欢这等阴险狡诈之辈!”

    “吴师妹,大家以后都是同门,何必如此?”

    吕倾河轻轻皱起了眉头,有些不悦的说了一句。

    “呵呵,同门?”

    那青袍女子上下打量了方原一眼,冷笑道:“这等同门我可要不起!”

    说罢了,眼神一瞥,看向了那几个适才与方原打招呼的仙门弟子,冷笑道:“你们几人的法术练得纯熟了?经卷读通了?便有闲心在这里乱逛!周师弟好歹也与你我同门学艺一年有余,他被人阴谋陷害,逐了出去,你们不仅不当回事,倒忙着跟一个外来人打趣?”

    旁边的仙门弟子听见了她这话,便都有些讪讪的,不好说话了。

    这女子则抱着书卷,转身就走,口中冷笑着:“都说仙门多寡义凉薄,此言倒是不假!”

    见她走远了,那几位仙门弟子也被她说的脸上讪讪,各找借口散了开去。

    “呵呵,方师弟你别见怪!”

    吕倾河无奈,只好苦笑着向方原解释道:“那位是吴清吴师姐,修行很是刻苦,也是咱们这小竹峰里最有希望进入飞云山的数人之一,几位长老都是很看重她的,不过性情却有些直接,她与周清越私交甚佳,因为周清越的事情怪罪于你,还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此事无防,因为周清越怪罪我的人很多么?”

    方原轻轻摇了摇头,淡淡问道。

    “这倒不会……”

    吕倾河叹了口气,道:“适才你想必也已经看到了,周清越已被夺了仙藉,逐下山去了。唉,昨日戒律堂严查青炉峰丹坊被盗一事,才无意中审出来了周清越勾结青炉峰弟子栽赃你的丑事,事情败露之后,仙门自然容不下这等行径,便将周清越逐出了门去,他这是自作自受,大多数同门都可以理解,但也有几个与周清越交好的,心里怎么想就不好说了!”

    “多谢吕师兄,我心里明白!”

    方原放心不少,他最怕的便是有人来烦自己,让自己不得安心修行。

    吕倾河笑了笑,道:“明白就好,其实吴清师姐心肠也不坏,只是有些太较真了,她现在因为周清越的事情生你的气,你能躲着就躲着,但千万记得,莫要惹怒了她呀……”

    “此言何意?”

    方原却是愣了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吕倾河。

    吕倾河叹了口气,道:“吴清师姐执掌清风诗社,那个……不宜为敌!”

    乍听了这么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方原登时一怔:“清风诗社又是什么?”

    吕倾河看出了方原是真的不懂,便笑了起来,道:“看样子方师弟果然是一心修行,不问窗外之事的。也罢,咱们比较投缘,我便讲给你听。仙门向来竞争残酷,压力巨大,独自一人,很难撑得下去。便不知从何时开始,仙门弟子之中,一些性情相投之人,开始抱团取暖,互帮互助,以求在仙门之中,甚至是修行界里,更好的生存下去。这等存在,往往以诗社、剑盟等形式存在,所以,仙门弟子往往一入仙门,便先要加入一个这样的群体才行!”

    “仙门允许这样的东西存在?”

    方原听得倒是怔了一怔,颇有些不解的问道。

    吕倾河却是笑了起来:“若是搞得过了火,仙门自然不允,但正常情况下,仙门反倒是支持的,一来这样可以培养弟子的忠诚,二来也可以让仙门弟子们提前明白修行界里的残酷,再者便是,这样的存在,往往都会诞生一两个出拔萃的领袖人物,这是仙门乐于见到的!”

    方原听得沉思了半晌,忽然道:“若是不加入呢?”

    吕倾河苦笑了一声,道:“加不加入,只是一个形式,各随其便,但在仙门之中,还是要有个靠山才好,你若真是有实力,有背景,那又何必加入别人,自然有人来找你了!”

    方原听出了弦外之音:“那若是无实力,无背景,又不愿加入他们的话……”

    吕倾河笑道:“那结果还需要多说?”

    方原点了点头,心想确实不用多说了,无非便是排挤,冷落,甚至打击之类。

    过了半晌,他开口问道:“清风诗社,在仙门里是个什么地位?”

    吕倾河皱眉想了想,道:“清风诗社的核心,想必方师弟也认得,便是你在太岳城的同窗祁啸风祁师兄,他是青阳小七子之一,无论是实力还是天赋,都是顶尖的,咱们小竹峰里,清风诗社实力应属最强者之一了,说白了,之前吴清师妹对你态度不善,也是因为仙门里有传言说,周清越本已打算加入清风诗社,但他们还未答应,便出这么一档子事……”

    一听“祁啸风”三个字,方原心里便差不多明白了。

    他苦笑了一声,道:“你跟我说实话,除了清风诗社,我还有别的选择么?”

    吕倾河笑了起来:“方师弟果然是个聪明人,我的意思你想必已经明白了,在现阶段,竞争才刚刚开始,还没那么明显,各诗社之间,也都交情甚佳,罕有撕破脸较劲的,所以,当清风诗社盯上了你,别的诗社、剑盟,一般都不会冒着与他们为敌的风险收你的,这也是我让你取得吴清师妹原谅的原因,因为你若不这么做,我担心你在仙门过的会很不如意!”

    “他们会对付我?”

    方原皱了皱眉头,开口问道。

    吕倾河摇了摇头,道:“这倒不会,诗社一般不会随便树敌,更不会故意去针对谁,不过,加入了诗社之后,同门之间互帮互助,探讨修行,术法,有时候甚至还会提供一些私底下的资源帮助,对个人的修行是很有帮助的,你若不加入他们,自然享受不到这些……”

    “师弟明白了!”

    方原听到了这里,心里便已了解了一个大概,笑了起来。

    “如此便好,若真有难处,三个月后方师弟可来问我,那时候关傲师兄想必也回来了!”

    吕倾河笑了笑,点了点头,这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一排古松掩映间的房舍前,吕倾河便道:“方师弟,你入门较晚,只能先住在这里了,若不满意,日后再来找我调整吧!”

    方原打量了一眼,却见一片山坡上,也座落着几栋小楼,虽然稍显旧色,不像其他的房子风景那么好,但显得十分清静,旁边的几座小楼,门前整理的干净,种有花草,惟独最中间的一座,稍显破旧,显然吕倾河指的就是这一间了,便笑道:“这就很好,多谢师兄!”

    “传道钟响起时,便是有长老讲道,你可去小清溪听讲,修行中若有疑问,可以去请教执事,也可以来问我或是其他同门,其余的法术秘典等,则都可以去藏经殿里借阅,每个月仙门会有一块灵石发放,是你的修行资源,若是不足,也可以去符诏大殿领取任务赚取!”

    吕倾河又交待了一番,便笑着告辞了。

    方原便也入了房间,见房内灰尘甚厚,蛛网成片,便挽起袖子,找了一只木桶,在河边洗涮了,然后便拎了一桶水回来洒扫,除杂草,理屋瓦,上上下下清洗了一遍之后,这一间房子便已经显得干净整洁,方原又将自己的被褥铺好,洗了一个澡,将刚刚领来的仙门袍服换上了,登时感觉里外一新,望望窗外的景色,内心里倒有一种前未所有的充实满足。

    “从现在起,我便是仙门弟子了么?”

    他看看身上的仙门袍服,很是喜欢,在铜镜前面打量了几遍。

    如今总算遂了心愿,成为了正式的仙门弟子,方原心里只觉欢松鼓舞,为了获得这一线仙缘,当初不惜入仙门为杂役,说是他道心坚定,也可以说是为了自己的心愿豪赌一场,但毕竟还是赌赢了,执事们的看重,仙门弟子的逍遥,都看在了眼里,让他感觉无尽欢喜。

    而吴清的出现,虽然让他这仙门生活的圆满有了一抹阴影,但方原也并不打算放在心上,他入了仙门,就是奔着修行来着,自然一切以修行为重,吴清也好,祁啸风也好,都只是外物,不论他们怎么着,只要别碍着了自己的修行就好,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再一直忍下去!

    通过了周清越这件事,他倒也明白了一个道理……

    “我固然只想好好修行,不愿惹事生非,惟恐耽误了自己的修行,所以能躲则躲,但结果遇到的事情,居然没有一件是可以凭着躲便解决了的,反而愈发的凶险,甚至险些毁了我的修行之路,想起来真有些心寒,按书上的道理讲,这应该算是影响我修行的外魔了吧?”

    “修行之路,必会魔障丛生,我自己心里的懒惰,恐惧,是我的心魔,而那些不论出于何种原因,总是要害我,欺我之人、之事,便是外魔,都是可以毁掉我修行之路的!”

    “对人对事,自不必多沾因果,但对于外魔,躲是没用的,须得一剑斩了,才最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