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英雄联盟:冠军之箭 > 【647】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647】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好书推荐:
    林轩下飞机的时候,穆挽离正在家里跟老爹吵架。

    虽然年前LPL开赛后sky的战绩并不好,但不可否认的是,如今sky整个团队在LPL赛区已经拥有相当高的人气,穆挽离也获得了一定的关注度,甚至于俱乐部已经开始着手准备组建他的粉丝群了,年前出席的一场活动中,还有一些现场观众喊他的名字,这多少让他有些无措。

    不过,这种感觉其实还不错。

    然而当回到了这个还处于贫困片段地区的小村落后,外界经历的那些似乎就变成了一场镜花水月的梦,他从「SKYLi」重新变成了穆挽离。

    村子里的年轻人中同样有不少人玩英雄联盟,也有人知道LPL与sky,但并没有听说过一个叫做穆挽离的上单选手。临近年关,不少年轻人都趁着这段时间办喜酒,穆挽离也随同爸妈吃了两三场,桌上年轻人的额话题他大多插不上嘴,赶上有人聊英雄联盟的时候,倒是说了两句,但很快被人怼了回来,说:“你那说的不对!你知道那谁谁谁嘛,我看人家直播都这样符文这样出装的……”

    穆挽离没有过多少与人争辩的经历,且这些年来在外,彼此间已经陌生,于是也就闭嘴不再说话。

    穆挽离如今的收入在整个村子年轻人里已经称得上是翘楚人物,然而老爹始终觉得打游戏算不得正经工作,别人问起的时候总含糊其辞,生怕被人知道了自己儿子是打游戏的,连累自己丢脸被人嘲笑,旁人见他不愿意讲,也就识趣地不再“揭短”。

    这让了解到许多村里年轻人大概收入情况后,多少有些自豪与炫耀心态的穆挽离觉得有些失望,但他并不想表现出自己的这种心思,又从小就生活在老爹的威严下,自然不会因为这点事情跟老爹吵架。

    一家人多年在外,家中老院已经破旧不堪,一些地方都能看得到天空,晋级LPL后,穆挽离拿到了三万多块的奖金,这笔钱已经足够家里盖两间新房子——不过如今村子里有人盖新房,基本都是会选择两层的小楼房,这些穆挽离是知道的。

    所以当老爹告诉他的时候,从未参与过任何家里决策的他询问了建一幢两层楼房的价格,然后小心地提议说要不咱们建楼房,就两层的那种就行,反正要住很久……然后被穆庆暴躁地打断。

    穆挽离并不觉得意外或者不该,没有再对此说什么,他其实都没想到过老爸居然会就这件事情而跟他商量,哪怕只是裹着商量外衣的通知。

    穆挽离并不知道是不是有自己的原因,但是除了按旧宅三个房间的规模重建外,旧院子东侧居然还另外建了两个房间,这意味着当做客厅饭厅的堂屋、爸妈住的里屋外,另外还有三个房间,不必再把堂屋隔开,他也不必再与姐姐和妹妹睡在一个房间里了。

    姐姐依旧没有音讯,别人问起时,老爹穆庆总会很无所谓的态度说:“不管她!”

    院墙还是破旧的老墙,不过用拆下来的生下来的碎砖石补了一下,看着虽然跟崭新的红砖新房子不搭,但比以往要好很多了。

    妹妹穆晚晴对此觉得很是欢喜,她一直想办法怎样把属于自己的房间装扮的更好看些,哪怕她在这里其实住不了几天。虽然穆挽离知道先天的差距注定了妹妹长这么大第一个属于自己的房间根本不好看,他还是很开心与真诚地夸赞说很好看,并且许诺回头帮她买很好看的墙纸贴上——他无意间听肖璇她们聊天,才知道墙纸。

    只有男人才拜年,女人也会串门,但通常来讲,大家说的拜年,更多都是指男人们的新年活动,穆挽离跟着穆庆回来的时候,老妈还没回来,于是一块在家看电视——这是他们家里除了新房子外,唯一新添的东西。

    当然,还有穆挽离给爸妈和妹妹买的新衣服,这是他特意请教了肖璇,让她帮忙挑选的,还有姐姐的一身,但并没有机会送出去。

    自穆挽离回家后,新衣服就也带了来,不过直到昨天年三十一家人才穿上身,穆挽离和老爹回来的时候,妹妹穆晚晴正跟隔壁家的一个小女孩一块在堂屋里看电视,问了一声后,知道老妈跟人一块出去了,穆挽离就拉了个小凳子坐下,掏出手机来看看群里的消息。

    穆庆点了支烟,走进院子。

    过了几分钟的时间,外面传来老妈与人道别回家的说话声,似乎是隔壁的婶婶,然后院门被打开,紧跟着就传来的老妈的叫声,还有老爹的骂声。

    屋里的穆挽离、穆晚晴跟隔壁家的女孩同时往外看去,穆挽离快速收起手机站了起来,就见老爹正揪着老妈的头发用家里话愤怒地骂她:“咋给你说的?咋给你说的?这刚穿上就烧个窟窿……”

    穆挽离无暇去理会老爹口中一连串骂人辱人的话,忙冲上前去拉他,却被穆庆一把推开,他长年出苦力的,虽然年近五旬,但力气依旧很大,穆挽离被推了个踉跄,又再次冲过去奋力扯开老爹的手,穆庆愤怒之下,仍是不肯松开,老妈被抓得头发一直叫疼,穆挽离不敢再拉老爹的手,冲他叫道:“你要干嘛?”

    “你滚开!”

    穆庆又是一把将穆挽离推开,扯着女人的头发就往屋里拽,“脱下来!好好给你件新衣服你能穿个什么,给我脱下来……”

    穆晚晴看着这一幕,吓得动也不敢动,更不敢吱声,见老爹扯着老妈的头发拽到屋里来,缩着身子往旁边躲,隔壁家的女孩就也跟着往旁边缩,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场景。

    眼前这种事情其实并不陌生,说是事发突然,其实也是常事,只是穆挽离许久不跟爸妈一块生活,又觉得现在自己能够挣钱了,家里的日子再变好,以为一切都会变好。

    但眼前发生的一切,新房子带来的喜悦自豪,妹妹的欢笑,家里难得的温馨平静,都像是水里的倒影,被一双名为生活的大手给轻易搅得支离破碎。

    他忍住了几乎要滚落出来的眼泪,然后冲进了屋内,似乎被刺激犯病的女人正坐在地上哭嚎,穆庆更是愤怒,抡起大手就抽了下去,穆挽离抓住了那只大手,随后被一股大力甩出去,身形踉跄的他抓着那只手,带着穆庆一个踉跄,他自己则撞在了旁边的旧衣柜上,出现了一个裂纹。

    穆晚晴带着哭腔喊了声:“哥……”

    穆挽离冲她露出一个笑脸,一声“没事”还没说完,就看到暴怒的老爹朝自己冲来,他瞥了眼还在哭嚎的老妈,梗着脖子站在那没动,随后被穆庆一脚踹翻在地。

    “你长本事了是不?你觉得自己翅膀硬了是不是?”

    “你要干嘛?你到底想干嘛?”

    “老子是你爹!”

    “她是我妈!”

    暴怒的男人吼声和还显得有些青涩的少年压抑着哭腔的喊声传出屋外,然后是依旧暴怒的:“你滚!你不想过就滚!你长本事了,没了你你老子就能饿死?我不需要你这样的儿子……”

    穆挽离抹着眼泪从堂屋出来,走进自己的房间,拔下手机充电器往行李箱里一塞,然后就拖着行李箱走出屋,穆晚晴小脸上挂满泪珠,站在门前哭着喊:“哥……”

    穆挽离止住泪,笑道:“没事,我先回战队去,过年有人的。”

    穆晚晴只是抹眼泪。

    穆挽离说完后拖着行李箱走向院门,穆晚晴就也跟到了门前,隔壁家的小女孩也怯生生地跟在她身旁,穆挽离冲妹妹说了声:“回去吧”,然后拖着行李箱走出家门,走出几步,又回头看了看,隔壁家的女孩正在拍妹妹的肩膀,似乎在安慰。

    穆晚晴还在哭。

    他冲妹妹笑了笑,然后再也没有回头,沿着门前的巷子往外走,很快遇见了村里的长辈,穆挽离忙收拾了一下表情,堆出笑脸说有事先回去一趟。

    行李箱拖在水泥路上发出哗哗的响声,穆挽离沿新修的乡道走到了村头,忽然停了下来,站在路边好半晌没有动弹,直到手脸都被冷风吹得生疼,像是要裂开一样,这才吸了吸鼻子,然后扭头,重新拖着行李箱往家里走。

    像是风雨过后,家里已经恢复了安静。

    院门没有关,穆挽离走进去的时候,看到穆庆正坐在堂屋里抽烟,不知道在想什么,看到了穆挽离拖着行李箱走进来,穆庆的表情迅速变得冷硬起来,似乎努力要做出威严的样子,但并不成功。

    穆挽离径直走进东边自己的房间,放下行李箱,又在床边坐了一会儿,然后才走到堂屋里去,穆庆见他进屋里来,才道:“你又回来干嘛?”

    穆挽离也不答话,往里屋看了看,老妈还是穿着原本的衣服,穆晚晴正在帮她弄衣服上的尘土,抬头看到穆挽离,泪水迅速地溢满眼眶,叫了声:“哥……”

    脸上还有些红肿的女人不管自己手上衣服上的泥土,伸手就去抹闺女脸上的眼泪,叫道:“你哭啥?你哭啥?”

    穆庆叫道:“干嘛呢?还不赶紧做饭去!”

    老妈去做饭,穆晚晴坐下来继续看电视,穆挽离站了一会儿,然后也重新在刚刚的那个小凳子上坐了下来,掏出手机掏出手机来看看群里的消息。

    大年初一,许多人都在群里发祝福消息,也有人还在发红包,昨晚陈慕雨在这一个群里就发了好几万的红包,穆挽离抢到的数目大概足够让刚刚因为不小心弄破了新衣服而挨打的老妈穿一年新衣服。

    没有找到江映雪的发言记录,穆挽离坐在那儿,找到江映雪的个人页面看了看,头像是一副手绘画,画得一对夫妻和孩子,穆挽离虽然并不懂画,但也感觉得到画的并不好,不过……用大舅子的话来讲叫「稚拙可爱」,他以前没好好念书,说不出这样的话,只觉得很有道理。

    “她现在在干嘛呢?”

    穆挽离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久久挥之不去。

    李叔同说「世界是个回音谷,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于是在穆挽离念念不忘的时候,林轩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江映雪发来消息:“我妈让我给你发条祝福消息。”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