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四百四十三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三十一幕

第四百四十三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三十一幕

 好书推荐:
    “那么说这件事是厨娘婆婆制造的?”谢云蒙脱口而出,他立刻把矛头指向了厨娘,这让老妇人的愤怒更甚,人也开始颤抖起来。

    恽夜遥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模样,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说:“不是婆婆,是文阿姨、管家先生和怖怖三个人,婆婆只是发现了他们的行动,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采取了反利用的措施,同时,他们的行动也被某个人给利用了,借此杀掉了第一个被害者,西西家的保姆。”

    “可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柳桥蒲问道,老爷子已经被恽夜遥的推理吸引了,注意力异常集中。

    恽夜遥说:“这要从我们发现女主人失踪开始说起,以目前得到的线索来看,诡谲屋中的女主人应该根本就不在屋子里,但当时我们肯定不会这么想,在管家先生的引导之下,我、小蒙和老师开始到处去寻找女主人和女仆,但收效甚微。”

    “我之所以用到引导这个词语,是因为管家肯定知道女主人不在诡谲屋里面这件事,我这里说的不在,不是指女主人暂时不在,而是指女主人在诡谲屋发生火灾之后的这15年里,根本就没有住在过屋子里面!管家一手导演了失踪事件,只是为了让我们分散注意力,忽略掉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修改)

    “在这里,我想问王姐一件事,”恽夜遥转向王姐问道:“你曾经说过,一般女主人有什么需要,都是由怖怖传达给你们的,偶尔怖怖不在,管家就会直接和女主人沟通,对吗?”

    “是的。”王姐回答说。

    “那么,如果女主人从来没有住在过屋子里,与他接触的人就一定会知道,要不然的话,是不可能瞒过其他家人的,尤其是一个一直住在屋子里,掌管着大家吃喝用度的老妇人。厨娘婆婆,我说的对吗?”恽夜遥故意问道。

    厨娘站起身来,用手指指着王姐大声怒吼:“如果你们不相信我的话,那凭什么相信她的话?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不过都是一些凭空猜测而已!”老妇人颤巍巍的声音让人心生怜悯,可恽夜遥看向她的眼神中,却不带一丝温度。

    柳桥蒲说:“婆婆,请你先坐下,小遥说的是否是事实?我们也不会听他一面之词,一定会找出证据来证明的。你现在激动也没有用,还是安心跟大家一起听他把话说完吧。”

    恽夜遥维持着脸上的表情不变,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抬起来,轻轻放在谢云蒙的手腕上,谢云蒙感觉到他手心里已经渗出了薄薄的一层汗水,眼里透出心疼,大手避开伤口,扶稳演员先生的身体。

    稍微调整了一下身体的坐姿,恽夜遥继续说:“你虽然不了解诡谲屋,但你从房子建成开始就住在这里却是事实,不仅是王姐,其他人都知道,包括外围的那些餐馆老板,不可能每一个人都在说谎,或者都在替你掩护。因此我推断,你可能是一个安泽计划之外的人。”

    “为什么这样说呢?不管安泽的真实身份究竟是谁,他建造诡谲屋,都是为了在此地隐居,享受他得来的财富。更正确来说,是一份必须要靠隐居才能安心享受的财富。”

    “所以,安泽只会带两种人进入诡谲屋,第一种就是他的家人,而且是绝对值得信任的家人。这种人了解他的过去,所以他一定会仔细筛选。第二种,就是在此地临时聘请的仆人,这种人不可能知道他的秘密,只要勤劳能干,好奇心不重就行。”

    “婆婆,你如果是安泽的家人,那么关于过去的线索中,就一定会发现你存在的蛛丝马迹,比如安泽和他女儿的日记,或者这个家里人的只言片语,但是没有,连你自己也承认过,你并不是他的亲属。如果是临时聘请的女仆,那么绝对不可能在诡谲屋建造之初就住进这栋房子。”

    “像这样一栋机关密布的房子,即便是建好了,房子的主人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适应,在此期间,我相信一个心怀叵测的人,是不会让陌生人进入房屋的。”

    “所以,你只能是一个他计划之外的人,在进入诡谲屋不久之后,安泽就因为火灾去世了。火灾之前,你真的存在吗?王姐可以肯定是火灾之后来到的,因为这件事已经有人证明过了,你不要问我是谁证明的,总之她是一个值得我们信任的人。”

    “所以你在别墅建成之前就住在这里的事情,王姐所说的话并没有说服力。然后是怖怖,她真的是诡谲屋的女主人吗?如果是,那么她所说的话就比较有说服力了。根据我们找到的残缺日记,怖怖是女主人的几率很大,我在三楼上也曾经说过她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但是现在,我想把这个问题先放一放。”

    “眼前我们先来单独分析你的问题,婆婆,你说你是安泽的养女,他利用你来隐藏自己真正的女儿,也就是他的梦境之源,那么你就必然看见过女主人,对她多少有一些了解,请问,现在女主人在这里吗?”恽夜遥问,他的视线环顾周围,让每一个人都紧张起来。

    厨娘婆婆阴沉着脸,并不愿意开口,恽夜遥又问了一遍:“女主人在这个房间里吗?”

    “我不知道,”老婆婆终于回答说:“我没有见过她,安泽一直把她保护得很严密,这一点你们也应该清楚,我和小王从来都不能进入女主人的房间。”

    “不对,”恽夜遥说:“王姐,我听你说过,你见过一次女主人,对吗?”

    王姐勉强回答说:“是的,我刚来的时候,见过一次,是一个很优雅的女人,坐在房间里,行动好像很不方便,不过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远,之后的近十年,她就一直没有出现在过我们面前了。”

    “那么之前呢?”

    “我只听说火灾之前,女主人会在房子里活动,那时候的家人应该都见过她。”王姐说完,朝着厨娘看了一眼,不过她很快就收回了目光,现在她已经不知道除了刑警之外,还应该相信谁。

    厨娘反驳说:“那个时候在房子里活动的人是我,安泽的女儿一直躲在三楼上,除了安泽之外,谁也没有办法见到她。”

    “可三楼上找到的日记可不是这么说的,而且安泽在笔记中,也没有你出现过的迹象,他只提到了自己念小学的女儿。总之,我们找不到任何你出现过的线索。所以,我认为你是在火灾之后才来到诡谲屋的,但不会相隔太久。”

    “你的出现,安泽有可能并不知情,当时女主人已经完成了自己要做的事情,将诡谲屋交给管家打理,而你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出现在这里,胁迫管家让你成为女仆,并实际掌控了这里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