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9节 回老家
    回去后张伯向颜常武汇报,得到了赞扬道:“做得好!”

    次日清晨,有陈一川亲临坐船,找颜常武向他请罪!

    船舱里,分宾主坐下,陈一川向颜常武义愤填膺地道:“敝银号之人居然敢对颜大龙头不利,吃里扒外,敢对大龙头不利!

    幸得妈祖庇佑,大龙头安然无恙,幸甚!

    他毕竟是敝银号之人,敝银号负连带责任,给大龙头陪罪了!”

    他站起来打揖作拱,颜常武赶忙道:“哎,大掌柜无须自责,此乃其个人行为,与银号无关!”

    “不然,他在银号,而大龙头来银号,否则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陈一川深表歉意地道:“敝银号奉上白银五万两,以作赔罪!”

    大手笔!

    瑞兴银号自然不做慈善生意,但他们会投资,懂得避祸。

    颜常武凭借他的实力得到了瑞兴银号的尊敬!

    要是他遇刺是拼尽全力,竭了九年二虎之力才摆平,瑞兴银号才没空搭理他。

    如今他轻易搞定此事,还追出了幕后真凶,瑞兴银号即时送出重金。

    “无功不受禄,此事亦与贵银号无关,我不能收!”颜常武拒绝接受。

    别人听得,真是感慨万分。

    有的人,为了区区十两银子不惜冒杀头的危险去做杀手。

    也有的人,为了几两银子而将亲生骨肉给卖掉。

    而今,颜常武居然有五万两银子的巨额进帐,人家端着送给他,他却不要!

    一个真心要送,一个强烈不要,大家推来推去,最终,颜常武说了:“这样吧,你就送我一批铠甲。”

    可以装备五百人的个人护甲!

    听得陈一川心中一颤:“果然没错,这小子养的是军队!”

    他立即表示,尽快给颜常武送货,包他满意。

    至此,大家气氛融洽,陈一川向颜常武详细地询问了事情的经过,尤其是对颜常武的神来一笔----向妈祖发誓,结果换来事情真相大白,深表钦佩!

    “我还真的是捏了一把冷汗!”陈一川颇感庆幸地道。

    要不是颜常武得出真凶,万一他羽翼丰满后与瑞兴银号开战,陈一川很清楚,对方是海盗,瑞兴银号是不怕的,可是对方训练出军队来,那就不同了!

    海盗无法威胁海盗巢穴----月港,军队却可以攻破月港!

    海盗永远不可能与成建制的军队对阵,因为海盗太会计算,打顺风战还可,一旦觉得对方是硬骨头,往往就会撤退,而军队只要有军令下达,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也要冲过去!

    陈一川的侄子陈和彬的观察力超敏锐,他述说当时的情形:颜常武受袭时部下的反应、他们前去陈兴府第时的出手。

    “不是普通的死士,而是军队!”陈和彬下定语道。

    死士不足惜,军队很可怕!

    所以陈一川再度送银,没有银子摆不平的事,如果有,加多一倍银子!

    收了他的银子,只要是正常人,不会再难为瑞兴银号,亦即花钱消灾。

    陈一川情意殷殷,双方交谈,说起了以后合作途径,陈一川可以向颜常武放贷,帮助颜常武寻人:酿酒师傅、农人、造船师傅、铁匠、渔民等等。

    ……

    上午时分,颜常武下乡!

    进入老家海澄县的乡下,招募壮男当兵和农户,在基业草创初期,永远是家乡人更值得依赖。

    如三国时曹操起事,有沛国谯人夏侯惇,字元让,乃夏侯婴之后;自小习枪棒;年十四从师学武,有人辱骂其师,惇杀之,逃于外方;闻知曹操起兵,与其族弟夏侯渊两个,各引壮士千人来会。此二人本操之弟兄:操父曹嵩原是夏侯氏之子,过房与曹家,因此是同族。不数日,曹氏兄弟曹仁、曹洪各引兵千余来助,有此四个兄弟,曹操可就胜过了刘备起事时只得关张两兄弟了。

    所去的乡下叫做“古坑”,颜家还有亲属,张伯引颜常武见了叔公,老头子年过九十,身体还是不错,记忆力也好,记得前大龙头,说现在的颜常武大有乃父之风,让他汗颜!

    于是颜常武在祠堂内红垫子拜倒,给颜氏列祖列宗上过香,正式归宗入祖。

    香火缭绕,仪式肃穆,明知自己是个西贝货,却不知道怎么会有一种别样的感受在心头。

    “不管怎么样,从今以后,这里就是自己的根!”颜常武告诫自己。

    他给了宗族千块的西班牙现洋(陈一川送来了十万的现洋),乡人们交口称赞,引他参观各处。

    那里的屋舍,颇为整齐,建设得十分高大,道路是石条所铺,田地茂盛,民众的衣着和气色都很好,甚至还好过北港居民。

    毕竟北港居民经济底子浅薄,劳作辛苦,不象海澄县依托月港,经济繁荣,出外当老板的不在少数,他们回馈乡亲,给家乡亲人送钱送物、修桥铺路,发展经济,民众生活不错。

    出乎意料的,当颜常武向叔公表示有意招募乡人到北港发展时,尤其是他给出的安家费是一百块现洋每人,居然一呼百应!

    起初他还担心乡人因为生活安逸不肯出外冒险,岂料乡人争相把家里的小伙子叫到他的面前,任他挑选!

    张伯低声告诉他道:“颜氏先祖早就定下了家规,只要子孙有本事的,都要出外去闯荡一番,不得呆在家中!”

    颜常武深感佩服先祖的远见,外出的子孙们虽然生活艰苦,但总有人会成功,还带契其他乡人共同发财,如此良性发展,最终促进家乡发达,民众生活过得去。

    招收乡人的工作很顺利,选到的都是壮实的小伙子,尤其是冒出一个同族兄弟,更令颜常武心花怒放!

    “颜田!颜田!颜田!”

    被叫到颜田健步下场,他生得五官相当端正,眼睛很有神,脸部线条比较柔和、但晒得脸面有点黑,肌肉鼓鼓,将衣衫崩实。

    他耍起了花枪,但见得枪头摆动,使得密不透风,呼呼作响!

    颜常武的近侍水浅是个武痴,见状飘身下场,与颜田放对。

    水浅用的是两口倭刀,杀法凶悍,着着抢攻!

    而颜田走位飘突,每每拉开距离,发挥长兵器的威力。

    一时间两人打得有如穿花蝴蝶一般你来我往,大家手掌都拍烂了!

    颜常武大喜,出声止住两人斗争下去,叫了他们近前宣布道:“我实在高兴,有颜田兄弟帮忙,何愁事业不成!”

    他赏了两人各百块银洋,当场任命颜田为新组建队伍的队长!

    足足招募了五百一十六人,带着充足的人手和家乡人的厚望,颜常武回到月港。

    是夜,两家银号的银洋尽数送到,其中瑞兴银号除了本金,第一次同意送的价值为三万两银子的银洋,还是送多了三万两银子的银洋,让颜常武无话可说。

    潮水起,大船出港,颜常武离开了月港,在今后的岁月里,月港始终是他的坚实后盾,有月港的丰厚资金流入,还有众多家乡人的帮助,看来他的事业会象曹操那样风生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