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7节 刺杀
    他们到处乱逛,除张伯之外,所有人都是体力过人,看遍月港,吃遍当地美食,为双儿买了胭脂水粉,给张伯买了东北野参,再为陈衷纪等长辈买了好茶。

    让颜常武惊奇的是月港广泛地使用了银元!

    西班牙在南美殖民地制造的“双柱”银元,流通时间较早,几乎遍布全世界,明万历年间流入中国,而今在月港大行其道,再使用中国的银两那你就是OUT了。

    钱就是钱,管它哪里来,银元成色稳定,制作标准,重量精确,而且价值大小适中,更兼它还有各种配套的标准辅币,可以用于更大或更小价值的交易、找零,于是很快便在流通市场上流行开来并取代了明朝传统的银锭了。

    银锭使用很不方便,拿一大锭银子,按货物、商品价格用剪刀剪下一块来,再过秤,有误差再一点点绞平,不方便,也很不精确!

    而且银锭提炼、融化、加工是在不同作坊里完成的,其中杂质就很难说有什么统一,一些没良心商家在里面加进一些天知道的东西,用屁股都可以想到的。

    银元比之银锭,孰优孰劣,一目了然,于是从闽南开始,在我国民间的计价、交易中,便以银元淘汰了银锭,

    事实上,两个银号准备给予颜常武的银子说明了是银元!

    “我们将来铸币,也要使用银元,还有日常的使用,还是要用到银元!”颜常武暗下决心,决定拿那些银元在北港流通,用来支付公务员和军人们的薪水和货款,新得的银子,也准备自行铸造成为银元。

    哎,要操心的地方多啊!

    ……

    他们一直使用瑞兴银行的马车,回到四海客栈门口,开始卸货下车,好几个想得到赏银的伙计、脚夫上来帮忙。

    介个,颜常武还没有完全进入“我是贵人”的角色(不与下等人打交道),有点恻隐之心,没有拒绝,由他们帮忙,这样他们就可以得到赏钱。

    场面有点混乱,其中有个年轻人,体格宽健,四方脸,穿着码头工人的短衣衫,拿起了一个大大的箱子,往颜常武的位置凑过来,嘴里嘟嚷着,似乎在问:“这箱子放哪里?”

    竟然让他挨近到颜常武的身边!

    保安力量没有意识啊!

    事情突如其来地发生了,他把箱子往地上一扔,魔术般地变出了一把解腕尖刀,不是很长,关键是刀上带出一股腥风,刺向颜常武的喉咙!

    颜常武毕竟不是超人,他看着刀子捅向自己,手足无措,脑袋一片空白:“不好,劳资要归位!”

    双儿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尖叫!

    张伯手脚发颤,心胆欲裂!

    其他人等,做梦也没想到这等可怕的事情发生在自己面前,尖刀向着自己主子而去!

    疾风知劲草,就在这电闪石火的刹那间,水深站在颜常武的后方,不假思索,一个箭步冲上前,挡在了尖刀之前!

    对方的目标不是他,因此在他手臂上划出了一条血痕,然后水深用力一撞,已经将那个刺客给撞出三步外。

    刺客知道失去了最好时机,立即转身急跑!

    此时人们才反应过来,有人往刺客追去,只不过刺客起步快,速度高,无人可以追上他。

    但子弹可以!

    水浅见到主子差点挂掉,兄弟挨刀,立即从手上的提包处取出一把火统!

    燧发式,已经上好了弹药。

    对准刺客,枪口下移,扣动了板机!

    “轰!”的一声巨响后,刺客一个踉跄,右大腿背上中了一枪!

    要说到黑火药弹丸的威力不甚大,有人中了上百粒的铁砂弹子儿都没事,但水浅发射的子弹却别有蹊跷。

    它在铁珠上镶铅团,当打中人体后,铅与铁珠产生分离,铅团被人体肌肉压成蘑菇状,从而发生了扩张,迅速释放能量,扩大创伤出口,使得弹头具有类似爆炸弹头的致伤效果!

    实际上就是达姆弹!

    但它威力不如达姆弹,因为黄色炸药推动的达姆弹动能大,一打就是一个大伤口,导致人体组织出现喇叭状或者葫芦状空腔,创伤面积可达弹丸截面积的上百倍!

    而水浅发射的弱化版达姆弹没那么厉害,顶多创伤面积达到三四倍弹子截面都不错了(试验过,打猪肉顶多是五倍截面)

    不消说,这等子弹是颜常武的杰作!

    他有“达姆弹”的知识,惮思竭力,想方设法加强黑火药枪的威力,用来近距离对付无防护的人还是有效的,枪弹的停止作用明显(停止作用:指弹头使敌对者丧失反抗能力的作用,比方说尖弹头和圆弹头,圆弹头射程近,但它们的停止作用要好过尖弹头,尖弹头有时射穿人体,子弹出去了,人体反倒可以忍受)。

    刺客腿上中了一枪,换作普通弹丸还真不是件事,带弹丸跑木有问题,问题是达姆弹,腿上多了个大洞,这一带多血管,血如涌泉!

    拖着一条腿跑上两步,见到向他冲来的人,那个刺客无奈停步,心凉如月港的海水!

    他倒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落入人手,可怕的命运将会等待着他!

    于是他举刀,准备抹脖子,然后他听到有人大喊道:“大家都停止!”

    咦!

    对死的恐惧和生的向往让刺客望向了颜常武,听到他急道:“我向天妃娘娘发誓,你说出指使者,我就放过你!”

    天妃娘娘,妈祖!

    明成祖永乐七年,封她为“护国庇民妙灵昭应弘仁普济天妃”!

    这个神圣的名字,被海峡两岸民众所尊崇!

    她是海神,护国庇民,向她发誓,办不到的话,后果严重!

    颜常武发了誓,刺客也就信了。

    “当啷!”刀子被刺客扔到地上,给颜常武的人一拥而上,将他擒住。

    颜常武吩咐道:“不要难为他。”

    “你没事吧?”双儿抓着颜常武手臂不停地摇晃道。

    “少爷你没事吧!”张伯急着问道。

    “没事!”颜常武说道。(水深:有事的是我!)

    水深中了毒杀刀,毒药效力很快,脸上蒙了一层黑气!

    但他与水浅都很有经验,水浅拿出一把短刀,毫不犹豫往伤口上划去,再用水壶冲洗伤口,挤走里面的血水,而水深也不吱声。

    水壶的水,是带有消毒作用的盐水!

    不消说,盐水是颜常武的吩咐。

    “这是蛇毒!”张伯过来,拿起刀来看过,问刺客道:“可有解药?”

    刺客摇摇头。

    不过这难不倒张伯,立即取用携带的药箱,从里面取出药丸二枚,以温酒化开一枚,敷上伤口,另一枚口服,很快地,水深的状况缓和了,最终平安无事。

    药箱,平时不显眼,应急时有大用,还是颜常武带来的好处。

    不知不觉中,他显示出他的能耐带来的改变!

    所有的侍卫除了水深水浅之外,都跪地向颜常武请罪,颜常武微怒道:“回去再行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