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3节 月港
    月港,位于福建漳州,是明朝中后期“海舶鳞集、商贾咸聚”、“农贸杂半、走洋如市、朝夕皆海、酬醉皆夷产”的著名外贸通商港口。

    15世纪末期至17世纪中期,随着我国东西沿海对外贸易的发展,月港一度成了“海舶鳞集,商贾咸聚”的外贸商港,与汉、唐时期的福州甘棠港,宋、元时期的泉州后渚港和清代的厦门港,并称为福建的“四大商港”。

    1567年,隆庆帝登基决定推行新政。福建巡抚涂泽民希望“除贩夷之律”,为海上的贸易活动开启绿灯,允许当时船商巨贾“准贩东西二洋”货物。最初选择诏安梅岭作为开放大明海关,后改于海澄。从此月港成为明朝唯一合法的海上贸易始发港。

    诺大的一个明帝国将她庞大的产能仅通过一个港口进行外贸,可想而知其富庶的程度。

    挨近月港,颜常武注意到它地处九龙江入海处,其港道“外通海潮,内接山涧”,状似弯月而得名。

    同行的张伯指点道:“那里的水浅,大船必须在涨潮时靠拖带才能进港。这个地方对于海盗来说是个易守难攻的险地,海匪们不敢贸然进袭月港港池,因为进港的潮流太强,他们可以乘潮而入,但却无法在需要时全身而退。”

    “而且,许多月港的船主本身就是海盗。”

    有意思,这个月港保护他们免受同类人的侵袭。

    颜常武进入港口时,但见得数百艘庞大的越洋海船熙熙攘攘的排列其中,自己的福船如蚂蚊在巨人中穿行,

    马尼拉大帆船!

    这些船身高大如城墙,桅杆竖起撑天高!

    一般载重量从几百吨到上千吨,船身高大,它们主要贩运明朝价廉物美的生丝、丝绸,把从月港运来的明朝商品运往美洲墨西哥阿卡普尔科港,当大帆船抵达墨西哥的阿卡普尔科港后,就在当地举办盛大的集市进行贩卖,换取美洲的银子。

    各取其需,交易额巨大!

    一个口岸能控制着全世界30-40%以上新发行货币(银币)的流向,这就是世界的贸易中心哪!

    江岸一里多港口,共有7个码头,东岸是督饷馆的附属机构,征收商品税的饷馆码头,西岸是供船只停靠的六个商用码头,分别是路头尾码头、中股码头、容川码头、店仔尾码头、阿哥伯码头、溪尾码头,其中阿哥伯码头也做军用码头,供水师驻泊,但说到水师,早就腐朽到变渣了,派不上任何用场。

    海澄县城地区有多个商市(港口市、旧桥市、霞美市、县口市),异常地繁忙发达。

    怎见得?

    走在商市上,有本地人、外地人,都是中国人,还有高鼻深目的红毛番(这是一个标准称呼,绝对不会有错,但他们的衣服和口音各不一样)、面目黝黑的黑奴以及包头阿三、还有大量的倭人招摇过市,其中不少倭人,讲国语那个顺溜,令人深为怀疑其国籍。

    不过你千万别去究根问底,在月港什么人都有!这里是冒险家的乐园,充斥了海商(有时照样兼职海盗),海盗(上了岸往往以海商面目的出现)、恶棍和骗子手!

    其货物之足,种类之多,实在难以尽言,满街琳琅满目的各国商品堆积如山,看的人眼花缭乱。

    月港的货物,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找不到!

    看到这种情形,颜大少先前得意高竖的尾巴尽收起来:“这才是大场面!自己的格局还是太小了!”

    ……

    他不急于找什么三大银号算账,而是到处乱逛见识世界大商埠的情景,但也不是茫无目的,主要找寻蔗糖、酒和军火!

    结果呢,答案令他满意得吹了声口哨!

    在旧桥市的杂货商行处,那里的杂货商给出了价码。

    红毛番大量收蔗糖,主要收白糖和冰糖(蔗糖产物),有多少收多少,量大价格从优。(这里有个参考,明崇祯十年,英国东印度公司在广州前后购买了13028担白糖和500担冰糖(一担百斤)

    红毛番用来转口、自用,不愁销路。

    酒,世界通用商品,酒鬼众多,月港商铺说了什么酒都收,白酒给中国酒鬼,葡萄酒卖给红毛番!

    军火更不用说了,暴利商品,好的军火供不应求,他不过是稍稍透了点口风,说要想要大炮,即时二群红毛番就准备决斗以得到他的订单了!

    一个是英国人贝克船长,另一个是西班牙商人伯克先生,两人象斗鸡般怒目相向!

    不怪他们急,敢订大炮的绝对是土豪。

    当时国人把西方炮往往叫做红夷大炮,也称为红衣大炮,欧洲16世纪初制造的一种火炮,明末流入中国,在设计上炮管长,管壁厚,从炮口到炮尾逐渐加粗,堪称是大国重器,为前装滑膛炮,有3米长,重量达2吨以上,有效射程为1500米,远者可达2500米,

    这样的武器堪称当时的大国重器,可想其价值之高,卖炮的生意,商业上可以这么说“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见到两红毛番如此行径,颜常武嘴一呶,张伯上前,竟分别用西班牙语和英语和他们交谈起来!

    “我们尊贵的少爷说了,他需要火炮,谁可以为他提供优质的火炮,还有火炮铸造技术,生意就是他的!”

    “我们尊贵的少爷说了,他需要战舰,谁可以为他提供优质的战舰,还有战舰建造技术,生意就是他的!”

    听到他的话,两个鬼佬异口同声地道:“俄的上帝!”

    他们激动得浑身发抖,如果这不是大生意,还有什么是!

    两个红毛番通红着眼睛,看着彼此的眼神颇不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