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7节 实干兴家,空谈误事
    8点准时他到达了议事厅,其实就是他家的大客厅。

    陈衷纪也到了,还有各个首领的代表、管事,大家事先接到通知,大龙头将分派职司,亦即是要分猪肉,大家都巴巴地赶来,无人迟到。

    但最主要的龙头们都没来,相比于土里刨食,大家更看重的是海上贸易。

    所以杨天生都没来辞行,此间事情一了,交给了陈衷纪,立即跑船去了。

    加上之前有些小龌龊,大家有过不愉快,没必要在此看小辈的脸色。

    这么一来,颜常武就少了许多的掣肘,毕竟那些人可是叔伯,打不得,骂不得,他们真要教训你时,你至少得洗耳恭听,不能顶嘴,否则传出去你的名声不利。

    等到他们醒悟过来时,颜常武已经控制住了场面,再也动摇不得。

    议事厅里济,鸦雀无声,颜常武高坐中间,陈衷纪坐于左首,右首则是另一位是叔伯长辈洪升,此人是比较亲近颜家,亦是此次事件中旗帜鲜明支持颜家的人,他家乡近着漳州海澄县,算是半个同乡。

    至此,上任大龙头颜思齐聚集的二十八位好汉中,死的死,走的走,看热闹的看热闹,烟消云散,站在颜常武一边的只有杨天生、陈衷纪、洪升还有另外一个李德,乃广东潮汕人,实际上近着海澄县,还是半个同乡,李德。

    亲戚、乡党真重要,颜常武算是深有体会。

    陈衷纪看过人数,表示人都到齐了。

    于是大龙头的第一次会议召开,颜常武开场白:“小子不才,承蒙各位叔伯长辈看顾,接掌家业,成为大龙头!”

    “小子自知德行浅薄,坐上大龙头之位,实在惶恐,还望各位助小子一臂之力,小子有什么错的,还望指出,多多包涵!”他站起来,作了圆圈揖,大家连忙站起来还礼。

    “来呀,把条幅取出来!”颜常武吩咐道。

    四个家仆托举着长长条幅出来,展示给大伙儿看到:“实干兴家,空谈误事!”

    格局所限,不能写兴邦和误国,唯有如此。

    即便如此,也令人耳目一新。

    颜常武宣布道:“这个就是我们组合之训,还有家训!”

    “多做事,同心协力把事情做好,少讲话,少争执,不要扯皮,不要推诿!……”颜常武说上一通,感觉不错,难怪当领导这么喜欢训话。(大家想:“这算不算是空谈?”)

    接下来就是陈衷纪来分派职司,将各个管事派出,管辖诸事。

    他是之前大龙头的得力助手,业务娴熟,利用这次时机进行洗牌,派上用场的人经颜常武过目,都是可靠稳妥的人,他也就不置喙。

    颜常武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需要学习的地方很多,先熟悉情况再说,贸然插手,只会乱七八糟,他宣布每项主要事务他都去实习一个月!

    陈衷纪表示赞同:“大龙头掌控组合,情况越熟悉,决策越英明!”

    ……

    会议结束,大家散了各做各事。

    留下颜常武、陈衷纪、洪升商议,算是一个执政班子。

    于是很快地通过了颜常武的提议,成立行政中心、设立城管、警察部队的决定。

    现在没有扬旗造反,但随着管辖面积增大,事务多了,须用官府,又不能成立官府,颜常武的“行政中心”提议不错,不是官府,却有官府权威,定下名份。

    集中一起办事,有利于管理,而且颜常武的提议有如天马行空,他说可以利用此事给予行政中心职员好处,建议设立开水房、食堂为职员服务,提高他们的福利。

    行政中心暂定为两个,一个是港口服务,另一个是内政服务。

    至于城管部队?

    颜常武豪言道:“我喜欢干净,我要这地,没有口水、垃圾和粪便……”(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

    城市内人类不得乱吐口水、乱倒垃圾,不经允许不得牛马羊进城市城。

    先进行一周的劝告期,期间触犯的只被警告,不被处罚。

    之后触犯者罚银一两,或者判罚社会服务(主要是扫地十天),算是试行期,时限一个月。

    正式实施是罚银十两,或者判罚社会服务令三十天!

    要是明知故犯,比方说某人有钱,连吐十泡口水罚银百两对他是小儿科,得,送行政中心前枷号三天或者更多时间!

    不是说笑的!

    陈衷纪会做人,没必要为此事与颜常武过不去,因此城管条例实施!

    不过他要求多一个编制,必须多一个官府的念布告人:当时几乎都是文盲,有个念布告人,晓谕四方,勿使不教而诛。

    再有警察部队?

    颜常武说了:“我们官府里有捕快,西人用警察来维持秩序,我们就用警察的名称吧。”

    在他的设想中警察分为两种,一是有制服的军装警察,二就是便衣警察。

    两种警察的用途说出来,其中便衣警察就是……万一有外来的刺探者,一上港了,便衣警察就跟上,看着他们。

    陈衷纪和洪升心忖:“这娃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呢?”

    想到当初之事,两人若有所悟,为上位者怕啊!

    ……

    成立五百人的军队?

    “小侄想,使用西制建军,即军队装备火枪、大炮为主要武器!”颜常武说道。

    结果两叔父都摇头,颜常武得说服他们道:“我们使用船只作战,首重远战,但我们玩弓箭,可玩不过人家!”

    “玩不过哪里的?”两叔父齐问道。

    “玩不过明军。”颜常武差点没说老野猪皮,改口说明军。

    两叔父不以为然,那时的明军作战力很差,一对一玩不过海盗。

    “想要练好弓箭,加上骑术,得十年八年的,火枪,三个月就成!”颜常武图穷匕现:“俺很快就能拉起一支大部队!”

    原来小子有壮志啊,倒不能拦着,洪升说了:“火枪的穿透力不足耶,打不穿盾牌和铠甲。”

    “那我远的就用大炮轰,近的就甩火药罐去炸!”颜常武握紧拳头,以示坚定道。

    “好,听你的!”两叔父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