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0节 修路风波
    北港事务展开,蓬勃发展。

    地不断被开垦,大陆移民每丁授田百亩,给每户耕牛一头,除了免费给每户盖房之外,其余农具、籽种皆由组合发出。(现在还是合股,杨天生说的是贸易占四成,而北港地则是颜大少独得一半)

    广积农家肥,水肥多,光照强,作物生长得快且好。

    种田、修路、修房子、修港口,所有的人很勤快,大干快上,还真的有了基建狂魔的雏形

    日日新,月月有变化。

    修路------上千壮劳力拿着铁铲、锄头、箩筐和小推车等工具集中在北港码头上,那里的空地多,除了他们,还有家中的妇孺跑来看热闹,大家熙熙攘攘,吵吵嚷嚷,大人们在交头接耳,小孩子叫着吵着,还有哭的,热闹如同赶集。

    要说到国人的嘴巴杂,可怜那些管事到处叫着“静一静,静一静,听大龙头训示!”根本无济于事。

    没办法,站在堆砌木方上的大龙头颜常武象个邻家的大男孩,他年龄太轻了,实在不能引人敬畏!

    欺负大龙头耶!

    这样的场面任谁见了都不爽,他脸上带着笑,有的看热闹的人认为他这是强颜欢笑呢。

    旁边的张守云黑着脸,抓着一条马鞭,大步扑出,啪的打了一个响亮的鞭花,这才让民众们停息,颜常武方能讲话。

    “各位,我是大龙头颜常武,今天召集你们来,就是要修路,修一条康庄大道,从码头通向镇里,这条路修好了,能够为大家带来很多的方便!”

    下面窃窃私语:“大龙头还真的是年轻啊,行不行的?”

    “当老大就不知行不行,但他那方面肯定行,俊得很呢……”说话的人好生促狭,毫无敬畏之心,周围的人发出了一阵哄笑声。

    当地人粗野不文,当然也不排除一些人别有动机。

    我忍!

    颜常武也听到了,但是他没有吱声。

    “这次修路,我们排了十二个队,每队百人,分头进行工作,都安排下管事负责指挥,等到当天工作完成,我们还安排伙食,管饱管够!”颜常武耐心地道。

    这话的后面倒是受到欢迎,大家冲他欢迎,结果秩序又乱了!

    张守云不得不再次挥鞭虚打,好不容易才让大家安静下来。

    说话颇不容易,时时被打断,人们简直当他不到!

    ……

    旁观的陈衷纪观察得出:“大龙头威望不足,但敢于站在千人面前侃侃而谈,有勇气,这是他可取之处!”

    不是什么人都敢在大庭广众下发表演讲,上千人的目光望来时,许多人不一定抵挡得住。

    颜常武知道多讲无益,保不准人家是左耳进右耳出,可是不得不讲!

    “一定要公开亮相,这是你的必由之路。”

    他对自己说道,深吸了一口气,叫道:“拿上来!”

    横幅亮开,赫然是:“要想富,先修路!”

    看到的民众居然是哄堂大笑!

    “想富就修路?哈哈哈,笑死我了!”

    “想富就要跑船,船开到,一船货一船银子!”那是见识过船货的人说的。

    老农则说:“要想富,就要多耕田!”

    然后又岔了:“你家婆娘被你耕了这么久,也不见你富了?!”

    “肥水要流别人田,流自家田流了也是白流!”旁人谑道。

    “哈哈哈!”又是一番哄堂大笑。

    他们的声音很大,颜常武和张守云都听得真切,张守云气得脸都通红,真待用鞭抽人,被颜常武止住了,沉稳地道:“开工!”

    于是民众在管事们的带领下开动,他们平整土地,运走杂土、取来石条,铺设大道,再用青砖建起了排水沟,然后道路两旁种树!

    ……

    大部分民众还是良善的,大家干活勤奋-----谁的进度快,就有肉吃!

    颜常武说到做到,给出工民工的伙食不是很好,但也不很差,且管饱。

    队伍中进行竞赛,当天排前三名的民工队有肉吃,于是为了吃肉,民工们你追我赶起来,气氛热烈。

    ……

    但也有人不好说话,当修路修到一处青砖大宅院时,屋主聚起了一群人与修路队对峙!

    他满嘴浓重的闽南土语,语言难懂,又声大夹恶,意思是说他这屋的风水不错,来了他就发财,要是拆了他的屋子修路,他就运气不好了!

    要修路队改线路!

    人长得很是强壮,貌似他兄弟也多,为他七嘴八舌帮腔的看起来是以前同村的、同宗的,来了不少人,指手划脚,竟将修路队管事和到来的两个城管的气势压得低伏!

    说到风水这东西,许多愚民都赞同哩,甚至帮起了屋主说话。

    “是啊是啊,人家家里的风水,你们要是弄破了,赔得起吗!”

    ……

    管事的说不过他们,满脸黄豆般的大汗,而城管还没养成以后的威风,被挤兑得束手缚脚的。

    情况飞报坐镇在修路指挥部的颜常武,张守云听得,站起来道:“我去吧!”

    “不,我们一起去!”颜常武冷静地道,吩咐他道:“集中卫队!”

    张守云马上到外面呼喊一声道:“卫队集中!”

    刷的一声,部队集结完毕。

    ……

    正在争吵的两起人声音静寂下来,因为。。。军队开过来了,竟是骑兵!

    只见他们,人人身穿皮甲,穿着马裤,没戴头盔,他们打着旗帜,配备火枪、马刀、盾牌、长矛,装备精良,人极强悍,骑在高高的马上,给人的压力很大。

    而被骑兵簇拥在当中的颜常武,已经感受到众人充分的畏惧之意!

    先前当众说话,没摆这么多兵在他前面,现在的兵一多,还是原来的束发少年,大家却不敢说他什么了。

    除了骑兵,后面还有上百人的差役,络绎不绝地到来。

    人要衣装,佛要金装,带着暴力力量出来,众人俯首!

    颜常武开始明白了:“这就是权力!”

    他冷笑一声道:“怎么回事?”

    那个屋主张口就说:“他们……”

    “啪!”的一鞭抽到了他的脸上!

    顿时一条血痕,他瞪大双眼,又惊又怒,旁边的人无人敢出声。

    “我还没问你!”颜常武狠抽一鞭后,施施然给出了打人的理由,再手指管事的问道:“你说!”

    于是管事的将事情经过说了,颜常武冷然地道:“修建道路是我们的重要决策,也给了你合理的补偿,你却阻差办公,聚众闹事,依律该当严惩!”

    立即差役中冲出数人,将那屋主给控制住。

    颜常武调转马头,准备离开前轻飘飘地甩出一句:“将他枷号三天,以后凡差役办差,敢聚众闹事者,主犯从重,从犯追究,这次其他人就算了,知道后就没下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