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9节 初建军(二)
    让他更是吃惊的是军人们伙食之好!

    伙食管饱,吃得又好!

    在营里吃热食!

    早餐式样不少,有包子、馒头、面条、菜干肉粥、油条豆浆等,最令人感慨的是必备一个鸡蛋!

    正餐则是米饭、青菜还有海边的鱼、猪肉、鸡肉!

    遇大佬阅兵和节日时有加餐,往往是羊肉和海产品,有一次陈衷纪跟随颜大少阅兵,居然吃到了牛肉生蚝!

    得明白,牛是农家宝,农民们爱牛如命,民间想吃牛只有非经官方同意的私宰牛(但也很少)或者是病死牛。

    头二年没有水果吃,后来正餐必备水果、早餐有牛奶喝!

    部队出动时,则有米饭(有条件时)或者饼干(无条件时),菜式主要是干蔬菜,腌制的鱼肉,鱼干和猪肉干,饭后有干果,三年后有了茶喝,发给糖果(一年后的事)。

    在明朝的大陆民间普遍贫困,普通民众平时也就吃吃杂粮饭和自家产的青菜(农民才有),各种节日期间才能吃糙米饭和肉类,至于鲜肉,鸡蛋和精米(无糠皮的大米)很少吃到,鸡蛋舍不得吃,拿到集市上换铜板。

    所以民间吃一个鸡蛋,绝对是改善生活。(某湾湾说大陆吃不起茶叶蛋,他没说错,指的是明朝时的大陆)

    而在颜常武的兵营里,新兵完成训练以后,比没参军之前强壮很多,体力也有很大提高。

    一个个块头壮硕得吓人!

    本来南兵不如北兵壮实,但北港兵比起北方兵来不遑多让,体力高企,跑步可以赶上马匹!

    士兵的伙食标准明显高于普罗大众,基本相当大陆中小康之家的水平,米饭管够,每天都有肉吃,副食也相当丰富。

    为了给军队提供稳定的伙食,建立起一个养鸡场、一个养猪场、一个养牛场和一个养羊场,还有菜场(这些场子很快就随着军队扩张而变多扩大了),自营自销,大员们的日常肉食也从**给。

    但是,大员们得自己给钱,按价给钱,颜常武也不例外!

    而军队却是免费,陈衷纪悻悻地道:“我们还不如大头兵值钱!”

    那当然,军队是颜常武的立脚点,宝贝疙瘩,关心得无微不至。

    除此之外,军人发给作训服、常服、礼服。。。令人发指的是军人出营一定要漂亮,穿着漂亮,身体干净,刮过脸,头发弄好,由军官、宪兵检查过才放行出营。

    为此,军队又发给肥皂!

    哦,还发草纸!

    对于颜大少花钱如流水的行径,陈衷纪和张伯颇有微词,只是不能扭转。

    当然,颜常武绝对不会让他的军队成为少爷兵,每天也操练得他们成为死狗。

    五公里长跑!

    烈日下暴晒!

    千米游泳!

    扛着大木什么的负重跑!

    一百个俯卧撑!

    没完没了的站队!

    ……

    每天早上,军号一响,军人们就争先恐后地跳起来。。。万一迟到,那就罚跑!

    颜大少的军队主观性体罚不重,军官顶多喝斥或者拳打脚踢,平时和训练中出了岔子,要不罚跑,要不就是关XHW,给粗茶淡饭。

    战斗中如犯错那就会挨打军棍了,仅此而已。

    严重的则有军事法庭处置。

    内务几分钟之内就要完成,然后喝水。。。很奇怪地,军队要求喝开水,然后开始了一天的训练。

    清晨时光,喊着号子进行长跑的军人们是北港一大特色。

    回到军营里,军官气势汹汹地操练,从早到晚。

    训练大纲来自颜常武,他说来自西人,别人就听之任之。。。后来有西人看过这样的训练大纲,说在西方从来没有见过!

    当然,具体的训练过程还得靠大家进行设计和补充,但精华还是颜常武的。

    有时累到虚脱,还得集队,一起进饭堂吃饭,吃之前得唱歌!

    得,军歌来了!

    《说句心里话》、《打靶归来》、《十五的月亮》、《我是一个兵》等等(不少有更改和删除),终日军歌嘹亮又是颜大少的兵的一大特色。

    等到火枪火炮运来,终日砰砰开枪,轰轰放炮。

    火药要钱、弹丸要钱、火枪火炮要折旧。

    管帐的陈衷纪木然,来什么帐单都签字,看都不看一眼!

    他与颜常武有争执,认为他对兵们太好了,然而颜常武说了:“我的兵,就是与众不同!”

    ……

    话说回来,颜大少的兵,吃的舒服、住的惬意,拿的满足,虽说**得也开心,但他们也用心。

    颜常武得到的报告是军队在在训练上到是当真出力的很。

    一月体能训练、二月打靶、三月合练(模拟上战场合练),还真的是三月初成军了。

    令行禁止,眼带杀气。。。为了训练他们,就在他们头顶放枪!

    ……

    部队开薪水了!

    这是大日子,所有的军人都穿上干净的礼服,由颜常武亲自发钱!

    喊着名字,一个个上前在颜大少手里接过钱。

    军人们就明白,钱是颜大少给的,不是别人的,别效忠错对象了!

    真金白银,按工资条上实发,绝无克扣。

    当然,颜大少事务繁忙,也不是每月都到,但必有管财的陈衷纪派人来监管,还有“中国特色”,颜大少派出一个家奴也来监管,确保钱一定发到军人们的手里,除此之外,家奴还监管军务不出岔子。

    家国天下,大家习以为常。

    别看家奴在外威风,但要是敢蒙骗主子,颜大少说了:“……把他装进麻袋丢海里去!”

    嗯,他可是大海盗之子,说到做到!

    这样的监管下,军人们收入是杠杠的,打仗时只要参战,便有赏赐。训练出力者,一样可计功。每月从训练高手和团队里选出头三名,各赏白银若干,实拿到手。

    比起大陆明军要好得多了,要说到明军有饷银,可朝廷拖欠、长官克扣、户部银两成色不足,到后来军队军人几乎成为乞丐兵,惨不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