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8节 初建军(一)
    诸事务安排就绪,由管家张伯安排家中熟练的买手坐船往澳门购买二千杆西洋燧发枪及购买钟,再有延请制枪、造炮、炼铁的技师等,觉得合适的就连炮都买了。

    燧发枪,由1547年(16世纪中叶)出生在枪炮工匠、锁匠和钟表匠家庭的法国人马汉发明,在转轮火枪的基础上改进而成,取掉了发条钢轮,在击锤的钳口上夹一块燧石,传火孔边设有一击砧,射击时,扣引扳机,在弹簧的作用下,将燧石重重地打在火门边上,冒出火星,引燃火药击发。大大简化了射击过程,提高了发火率和射击精度,使用方便,而且成本较低,便于大量生产。

    17世纪中叶,很多欧洲军队普遍装备燧发枪,一直1848年,足足装备了200多年。

    当其时,颜常武只能现买。

    好在有澳门!

    公元1553年,葡萄牙人进入澳门开始经营,这是东西方文化、经济交流的一个重要窗口,葡萄牙人把火炮火枪钟等物资运到澳门贩卖,再组织运回茶叶丝绸瓷器以牟利,很欢迎贸易。

    “你才五百人,却要准备两千枝枪?”张伯提出疑问道。

    “枪是用的,会用坏的,多多益善!”颜常武含糊地道。

    开局有钱就是好,颜常武很清楚要想士兵开枪打得准,就要多练!多开枪!

    二千支枪,多哉呼?

    不多也!

    况且以后扩军要用,今天五百人,颜常武雄心勃勃,明年就是五千人,争取!

    ……

    招兵的贴子发出去了,贴子上声明待遇是普通士兵待遇为月入二两银子,年底发双粮,兵营里吃饭不用钱,每十天休息一天!

    这价码可不低!

    明代的物价(银两)是地每亩二两,肉每斤一钱五分(肉价不低,所以民众难吃到肉),教私塾的先生每月束脩为一两,普通民众三口之家用度为一两,而那时期收入如皂隶的工食银子年不过12两,铺兵10两,翰林院门子收入也是10两。

    还有一个隐性收入,那就是吃饭不要钱。

    按照颜常武的决定,至少补贴八两银子进去,不但要吃得饱,还要吃得好。

    加上其他支出,这位颜大少养一个兵要五十两银子打上。

    朱元璋为了省钱,要卫所兵一边耕田一边服役,支出确实低,也是社会风气。

    有明一朝,看不起军队士兵,收入低是必须的。

    陈衷纪和洪升反对,张伯反对,其他人看笑话:“颜大少果然有钱!”

    不过这位颜大少不改初衷,说:“看我的名字!”

    常武!

    得,大家无话可说,银子是你的,爱怎么花就怎么花呗!

    招募身家清白、无不良癖好的健壮之士,进行跑步、举重的测试,五百人一天成军,皆强壮的棒小伙子,曰为“北港兵”。

    名字有点恶俗,但没办法,格局低嘛!

    你不能来什么虎豹营、陷阵营、飞虎队,一个化外之地,官府都不承认你的,敢这么高的13格,徒惹人笑。

    统领就是颜常武,设五个百夫长,乃邓天彥、颜乐、颜典还有陈乔、洪熙官。

    洪熙官是洪升的儿子,叫做洪官。。。瞧父子俩名字一个叫“升”,另一个叫“官”,听得颜常武和其他人呵呵了。

    又见到洪官体格健壮,是个练家子,不由地道:“不如叫做洪熙官,别那么直接了!”

    洪官翻翻白眼,洪升在旁边道:“改得好,我早就琢磨着这名字太俗,大龙头改的名最好,以后官儿就叫做洪熙官!”

    于是洪官以后叫做洪熙官。

    陈乔是陈衷纪的人,而颜乐、颜典则是颜常武老家的叔伯兄弟,所以说,乡党、亲戚很重要。

    但即便是他们,也经过了测试,且是优良。

    毕竟颜常武的部队可不是吃干饭的,决心上场打仗的。

    队伍中还是找了个宝,邓天彥,前关宁军官,因打仗坏了事,被罢了职位,他不服气逃到江南,辗转到了泉州,因为体壮,被招婿入门,在乡下守着几亩薄田过活,接着台湾来人招募民众垦荒,邓天彥心动,因是逃户,他不在官府民册上,遂到台湾。

    颜常武招兵,他立即报名,在写履历时有“特长”一栏,他写出自己前职,立即受到重视,颜常武亲自接见他!

    邓天彥生得可称为虎背熊腰,黑黑的面膛,润中透光,浓眉大眼,很是有神,鼻直口方,一脸的好勇斗狠,但又不失有正气。

    “该当如何制军?”颜常武问。

    回答曰:“主将奖罚分明,兵不畏死,服从命令!”

    史书记载那一次的会见写道:“上悦,遂委以重任。”

    初建军的五个百夫长就派了一个不是有关系的,自然是委以重任。

    上任后不负期望,是最早把军队练得进入角色的,也在会操中排名第一!

    事实上北港军是七百人有多,另有一百人是亲卫队,队长是张守云,他们专攻特种作战、要人保护,特别讲究拳脚、器械的使用,枪炮也会使用。

    另有一百多人,结构复杂:有三十人的工兵连、三十人的辎重兵、三十人的军乐队、三十人的卫生兵、三十人的通信兵还有三十人的宪兵。

    “贤侄,你钱多也不是这样耍法吧?”陈衷纪苦笑不得地问。

    “咋地?”

    “三十人的军乐队?”陈衷纪手指其中一项道。

    虽是自己的钱,但颜常武不独裁,约定支出都由三人团(陈衷纪、洪升和他)审定后才实行。

    “军乐队是西人用兵必备,西人闻鼓点进军,很是得法,不可不备!”

    “还有宪兵?”

    “我得养狗护身,防兵造反啊!”

    “好吧!好吧!”陈衷纪无可奈何,发现每次反对时,颜大少总有一套大道理来说服他。

    ……

    总而言之,颜常武养军很特别,军队工资高,居住得好,吃得也好!

    军营设在镇西(防着东边海岸),宽敞整洁,烧了青砖建起围墙,头一年军官住大瓦房,士兵住木棚,每人单床而不是大通铺,第二年就尽数住起了水泥楼,有独立的卫生间和洗漱间!

    嗯嗯,所有的官兵都发给青盐洁牙,免费的!

    你得知道,那时盐商最有钱,特别的暴利,也可想而知盐价的高企,这颜大少居然发盐不是为了吃,而是为了刷牙!

    支出当然是哗哗的,令陈衷纪瞠目结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