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6节 日程表
    他还真的养得起。

    正所谓广东话中的“牛耕田,马食谷,老豆(父亲)赚钱就仔(儿子)享福!”前大龙头颜思齐给新鲜上任的大龙头颜常武留下了上百万两的银子,

    所遗如此丰厚,利益在于明朝与幕府之间的走/私贸易。

    明朝出产丰厚,单是瓷器、茶叶和丝绸三大件已经吃用不尽,加上其它的物资应有尽有,只要来明朝,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而幕府治下的东瀛是个绝大部分资源贫乏型的国家,国人只能生产出工艺品、木材和刀具等,明朝那些东西有的是,对此根本不感兴趣。

    好在上天留一线,东瀛有一样东西是明朝缺乏的,那就是金银。

    明朝国土其实金银矿藏不少,但难寻难炼,显得缺乏。

    东瀛地带实质上是火山,带来的金银不在少数,石见银山甚至在当时产银就占了世界的三成。

    两国对于贸易都持保守态度,明朝自郑和下西洋之后,称片板不得下海,幕府也不遑多让,来个闭关锁国,导致走/私贸易猖獗,如颜思齐等人趁机大显身手,把没交过税的中土货物运到东瀛,虽不是一船货换一船银子,但收获巨大是毋庸置疑的,其贸易量达一年一百五十万两银子,不在话下。

    颜思齐是闽省人,地方是山多田地少又人多,不到大海上讨生活哪有出路,他敢闯,也就闯到了银子。

    是完整地将银子交给现任大龙头,所以颜常武手上有钱。

    有钱就好办事,陈衷纪点头同意。

    第六项则是码头区的建设,既然准备大发展,颜常武提议道:“未来将有三大港区!”

    “哦,贤侄请讲!”

    “一是客运区,主要接待到来的客人;二是货运区,主要用于货运;三是船厂,建立船坞,修船和造船之用!”他补充一下道:“其实应该另设军港,停泊战舰之用!陈叔父?”

    陈衷纪象不认识他一样地望着他,旋即感慨地道:“贤侄考虑得相当周到啊!”

    大致商量定下方略,决定什么人去办理,怎么样去办理,基本上都是陈衷纪在说,颜常武在听,有时插上一二句话。

    待陈衷纪离开后,颜常武抿抿嘴,略有遗憾。

    其实他还有许多举措,他虽被立为大龙头,威望不足,不可过于急进,只等许许图之。

    殊不知陈衷纪离开时,想到的是他学来的一句英吉利话:“You are your father's son!”

    就是“虎父无犬子”的英文翻译!

    昨天,颜常武表现懦弱,陈衷纪恨铁不成钢。

    作为前任老大的同乡,无论他怎么表现,别的老大都不会信任他。

    他没能耐当龙头,最好的出路就是扶前任老大之子上位,但之前的颜常武令他失望,那是刘禅,扶助不了。

    今天,颜常武的表现令人刮目相看!

    要不是认识他,陈衷纪还真怀疑他换了个人(其实面子是本人,里子已换人)

    方才议事时虽说建议不多,但可圈可点,表现不错。

    陈衷纪感觉欣慰,脚步快了许多。

    ……

    办过正事,轻松一下,颜常武唤过小丫头双儿,着她磨墨写字。

    她粗通文墨,可以派上用场。

    颜常武不是文盲,能写会算,只不过呢,有什么比使唤一个娇俏小婢这么封建的事来赏心悦目!

    双儿拿着毛笔,听他说,她来写。

    “每日行程表!”

    “早上六点起床,运动、锻炼身体、兵器使用、马术和行船一个半小时!

    七点半吃早餐;

    八点上班,召集管事们议事;

    十一点半下班,吃中午餐,休息;

    下午三点钟上班;

    五点半下班;

    晚上七点半到九点进行锻炼

    九点到十点阅读。

    周日休息,遇有急事随时处置。”

    “我们有钟吧?”颜常武问道。

    “有,老爷专门买过十来个到处送人呢。”双儿回答。

    “很好,以后时间就按西人的二十四小时和一周七天来使用!”颜常武一言订下了未来的时间制度!

    “是!”双儿记下来。

    当时双儿还没意识到,若干年想起来,才明白自己参与了未来,她是24小时制之母!

    ……

    第二天的一早,家仆按钟上时间叫起了颜常武,他稍事洗漱,喝了开水,开始了一天的日程。

    首先是跑步,初期千米,接下来不断延伸,达三千米、五千米。

    大早他就跑了出去,后面跟着一群家仆,管家也早早派人清理过地面,险要地方有人看守。

    北港还很落后,除了村镇和田地,外面就是荒山野岭。

    山间空气很好,跑在山脚下,兴致来了,跑得高一些,居高临下,望向北港。

    一条街道,砖瓦结构的房子有不少,更多的是窝棚、草屋。

    人数上万(屯垦者上万),还很落后哪!

    任重而道远!

    颜常武暗下决心,一定要发挥我们国人基建狂魔的特色技,把国家建设得更美好!

    接着是力量使用,那就铁制疙瘩举重,锻炼臂力。

    再到骑马,不过发现骑马迎风,要是跑步和力量训练后易感风寒,遂早上跑马停止。

    进行了兵器训练,由护身武士水深水浅教导兵器的使用,每天挥刀,对练不缀。

    刀术练过,就使用兵器、玩起了弓箭!

    训练非常艰苦,每天弄到大汗淋漓,常人所不及也,但他坚持下去。

    陈衷纪一帮人听得,有的心喜,有的心惊,看来这个大龙头,不可小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