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5节 初议事
    见陈衷纪带着两人进来,颜常武连忙站起来,拱手道:“多谢陈叔父相助,小侄方有今天,就不知道杨叔父……?”

    “他已经离开台湾,赶着回去做生意,现在你生意份额都归他监管,加上他自己的,他任务不轻,多留台湾一天就不见一天的白银!”陈衷纪解释道。

    “那是,船帆一起,白银万两!”颜常武脱口而出,却让陈衷纪楞了片刻。

    要是颜常武是他的上官,陈衷纪还真会伸出大拇指来夸奖道:“高,实在是高!”

    听颜常武文邹邹地道:“劳杨叔父和陈叔父费心……”

    陈衷纪伸出一根手指道:“打住!”

    颜常武停了口,被陈衷纪教训道:“我们不是白费心,瞎操心,你要是没用,我们也不会帮你,就别学那些文人啰嗦了。”

    “坐吧!”他与颜常武坐下,对颜常武道:“你表现得不错,那一刀下去,面不改色,竟然有大半的首领都认了你当大龙头,我当初想着能够有一半人跟你都不错了。”

    陈衷纪啧啧称赞,换作他在颜常武这把年纪,还真做不出这等事来。

    可以说,颜常武的一刀,换来了大龙头之位总算坐稳了。

    各个角头老大,信奉武力至上,束发少年下手够狠,将来那还得了,跟着他,应该不会吃亏!

    陈衷纪告诉颜常武道:“你的杨叔父走之前,留了两个人给你看门,不必让他们做其它之事。”

    他森然道:“谁敢不从你,由他们杀之即可!”

    两人跪下给颜常武叩头道:“水深、水浅向姑爷请安!”

    “起来吧!”

    “谢姑爷!”

    两人站起来,颜常武看他们不到二十出头,却是目光狠定,训练有素,手按倭刀,昂然屹立。

    原来杨天生每年收养孤儿,或做生意,或为船员,又或者象水深水浅那样的杀手,如此有一支忠心部属,为其卖命,乃成功诀窍之一,好些大豪亦是如此行事。

    水深、水浅身份是奴仆,预定成为日后小姐的“陪嫁”,他们先来打前站,连奴契都已经送到了颜府收藏。

    得知情况后,颜常武不由得大喜,他亦不怕两人反水,立即委了两人作他亲卫队的副队长,专职负责贴身保护他,而队长则是张伯的儿子张守云。

    目前他能够信任的人很少,用得一个就是一个。

    陈衷纪引见了两人,见双儿带了饮食而来,遂要告辞,颜常武不允,说请叔父坐着,他很快吃完,再商大计,于是陈衷纪暂且喝茶,颜常武则来狼吞虎咽。

    ……

    这回炖了个老母鸡,一直炖着,火候很足,加上葱花炒蛋、一碟水盐花生和一份炒青菜和一碗大米饭,颜常武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悉数进肚。

    他食欲旺盛,让双儿欣喜不已。

    少爷好,有活力,她就开心。

    陈衷纪则注意到一个细节,颜常武将汤水喝干,米饭一粒不留,暗自点头。

    认为颜家家教不错,毕竟长辈们跑船,能有多好的待遇,即使是首领也是与大家一起喝臭水,吃咸肉,少有浪费。

    长辈们吃苦太多,给予后辈尽可能好的生活,无不锦衣玉食,日渐奢侈。

    这颜常武作为顶级的海盗二代,颜老大不会薄待他,他却没有浪费,是件好事!

    ……

    吃过饭,双儿唤来仆妇收拾了碗具,亲手沏茶,奉给少爷和贵客。

    陈衷纪打趣颜常武道:“红袖添香夜读书,有此红颜小知己,对你忠心耿耿,贤侄你可是有福了!”

    颜常武不客气地道:“双儿很不错,我尤喜她的忠心。”

    他转向恭维陈衷纪道:“双儿被贼窥伺,幸得杨叔父和陈叔父出手,否则我险些保不住她。”

    “小事一桩!”陈衷纪不禁得意地道:“不算什么。”

    他忍不住微笑道:“老杨(天生)真够意思,他居然要你起码八年后才可以迎娶他女儿,哈哈哈!”

    颜常武也哭笑不得,但也理解,要不是儿女亲家,人家单凭与你是世交就冒着大险来助你,你以为你是谁啊。

    终究不那么地道,他岔开话题道:“小侄虽为龙头,但真心对我的首领们,在这里只得陈叔父一人,还望陈叔父助我!”

    陈衷纪正容道:“你放心,我既然助你上台,断乎无袖手旁观之理!”

    当下两人密密地商量起来,决定今后大事。

    ……

    陈衷纪不慌不忙,订下章程:

    一是人口,没有人,什么都做不成,不要以为古人很傻,其实古人卖掉你没商量!

    人口来源主要在大陆,去那里或骗或买或抢。

    作为海盗,在大陆上自有代言人,只要给钱,什么都可以帮你办得到,坐等收人即可。

    再有,陈衷纪说了,待到局势平定后,他将亲赴大陆,回到两人的家乡漳州海澄县,招募乡党,

    二是准备春耕,计划有:

    到大陆多多采买耕牛,运回台湾。

    那时期可没有什么机械,靠的是牛力耕田,牛多自有好处。

    “叔父打算种植什么庄稼?”

    “水稻、玉米!”陈衷纪很有经验地道。

    水稻人吃,玉米是牲畜吃。

    “还可以加入种蕃薯!”颜常武默然一下道。

    不过陈衷纪迟疑地道:“我也知道蕃薯高产,但是民间多不食它,都用来喂猪!”

    中国是吃米的国度,只要有可能,谁都不会拿蕃薯当主食。

    “等到没吃的时候,什么都要吃了。”颜常武闷声道:“丰收后多建仓库,把粮食收起来,心中不慌!”

    “行,我拨出四分之一的土地去种它。”陈衷纪刚说完,就听颜常武说道:“还有土豆!”

    他不禁笑了:“贤侄还真是洋玩意的支持者,好,我作出安排,争取扩大种植面积。”

    此时明末,蕃薯、土豆两种穿越者的大杀器已然由美洲到达中国,想来颜常武这个老大之子听得多了,力主多种,陈衷纪知道这个世侄有主见,遂从之。

    三是要修房子。

    预定人口增多,伐木烧砖,多从大陆带些瓦匠来,修筑坚固的青砖瓦房,以备台风之患。

    “除了修房子,还要修路!”颜常武不容置疑地道。

    要想富,先修路,陈衷纪显然没此意识,但感觉到颜常武说话的力道,笑笑后就通过了。

    四要采买物资,现时的台湾,是个不折不扣的化外之地,荒岛一枚,什么都缺,根本无甚出产,因此需要准备一些应用物资。

    五要准备军队!

    招兵买马是必须的,初定为招募五百人,按陈衷纪的想法,建立卫所制,分给军队,出则为兵,入则为农民,可以省下钱粮多多。

    “不,我要的是全职兵员!平时训练,战时打仗!”

    “我养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