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3节 火并
    既是一家人,杨天生当然为他谋划,与陈衷纪密密地商议起来。

    何时下手,什么人下手,根本不用颜常武花费什么心机,他们两人安排妥当!

    不要小瞧古人,他们的科技不成,但耍起阴谋诡计,远在后来之上。。。毕竟后来文明的宫斗政争远远不如,也就退化了!

    回到家中,颜常武神闲气定,安稳地睡了一觉!

    ……

    天亮了!

    在北港贸易堂前的空地上,渐渐地变得热闹起来,各路豪杰云集,准备推举组合的带头大哥。

    贸易堂是一排双层洋楼,很气派,大家在此谈生意做贸易之用。

    当大哥有利益,海贸赚到盘满钵满,比如一船货物运到倭国,就是一船白银运走。

    虽没这么夸张,但是赚到的银子确实不少。

    倭国有银山,银子多得很,他们的生产力落后,什么都缺,银子可不能当饭吃当物来用,以银换物,欢迎国朝的东西,他们银子给得爽快。

    所以这些角头老大,逃出倭国时惶惶然有如丧家之犬,不过是跑船跑上几遭,就什么都有了,元气恢复,衣着光鲜,人马簇拥。

    大家都眼红当中的巨大利益,不过,也得惦量一下自己能不能坐稳这个位置。

    当郑一官到来时,大家活跃起来,一个个都向他示意,问好之声不断。

    郑一官正值当打之年,有能力,有实力去坐这个位置,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绕场一周,挨个的与众兄弟们打招呼,以表示对大家的信任和感激。

    他显得志满意得,这个位置舍我其谁。

    与他相比,前任老大之子颜常武到来时没什么人理会,人一走茶就凉的现实明显。

    哪怕他再谦逊客气,与他打招呼的人只有少数几个,其余的人都表示冷淡。

    其实颜常武卖相不错,在一群大黑粗之辈中格外突出,但是别人根本看不起他!

    在弱肉强食的江湖社会里,手上带血之辈才得尊敬,其余的才学容貌家世都是浮云。

    ……

    见人来得差不多了,有人招呼道:“进堂准备商议吧!”

    于是大伙儿进堂,郑一官在众人前呼后拥之下,步入贸易堂,正好杨天生的一群人也一起进来。

    就在这时!

    他的人马与杨天生的人马挤在一起,先前大家并无恩怨,没作提防,原本郑一官厚实的护卫圈被挤到变薄,从杨天生部属里暴出一人,旋风般地挨近郑一官身边,他举起一个足有四十斤的铜锤,带出一股恶风,砸向郑一官的面门!

    郑一官“哎呀”一声,仓猝间举手一挡,铜锤砸在了手臂上,闷响声中立即打折!

    那个人毫不消停,重重一锤,砸在了郑一官的面门处,陷将下去,红光崩现!

    这一锤,恰似唐朝李白《侠客行》:“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救赵挥金锤,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成矣!

    郑一官睁大双眼,露出了不能置信的神情,然后头一歪,颓然倒下。

    事出仓猝,所有的人都有上那么几秒钟的脑袋停顿!

    那人得手之后,疾退入杨天生的队伍里,一群人将他们护得严实。

    杨天生轻咳一声,大义凛然地道:“郑一官意欲篡位,欲对颜大哥后人不利,我看不过眼,只能代劳,代颜大哥铲除此獠!”

    “对颜大哥还保持敬意的,请站一边,敢对颜大哥不敬的,我只好一一铲除了!”

    又是几秒钟的静寂,大家都在紧张地分析利弊得失,而郑一官的部属们则爆发了!

    郑芝虎吼叫道:“杨天生,你敢害我大哥,我和你势不两立!”

    与众人一起抽出刀来,上前围殴杨天生。

    要是他哥在,杨天生还怕三分,现在哪会惧他,马上招呼人手上前阻挡。

    双方都是悍勇之士,常年奔波海上,锻炼的一身好身板,叮叮当当地打起来,一时间难分高下。

    那郑芝虎势如凶虎,连续剁翻杨天生的三个手下,身上也被划出两道大血痕,鲜血狂涌,依旧不管不顾地猛扑向杨天生。

    杨天生眉头微皱,却不后退。

    方才挥锤行凶之人挡在郑芝虎的面前,仇人眼见分外眼红,郑芝虎与他厮杀起来。

    挥锤者,力士也,身高八尺,手脚壮实,身体皮肤有如铜筋铁皮,挥锤时气势暴烈,也不知道杨天生在哪里找出这等人物。

    郑芝虎水平很不错,但是挥锤者显然更专业,且年龄近三十岁,正是经验和力气最佳时刻,郑芝虎连番冲击,都被他挡着,还似游刃有余的样子,反将郑芝虎给迫退。

    “啊!啊!”连续两声惨叫,却是两名杨天生的随从被人从中突破,来人一身浴血,直趋杨天生,正是郑彩,乃同安县安仁里高浦人,最近才最随郑一官,没想到表现突出,杀奔过来。

    ……

    杨郑两家火并,发生得很突然,因为杨天生是天生性格冷淡,与颜思齐关系不错,但与其他人关系一般,且对于颜常武不假颜色,日常并无交集,没想到他会为颜常武出头。

    他会是什么目的呢?大部分的人都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所以擒贼先擒王,不得不说击杀郑一官是条妙计,要是郑一官不死,只怕杨天生会遭遇众人围攻,以讨好郑一官。

    现在嘛,一些家伙眼瞅着颜常武,却发现他被陈衷纪的人给团团护住,退到一边,拨刀出鞘,紧张地看着周围。

    众人心里一凛,这是早有预谋啊。

    跟着一声惨叫,大家目光望过去,却见到郑彩单手扼颈,颈部鲜血涌出,而杨天生正收刀回鞘,从容至极!

    ……

    且说郑彩取杨天生,见已无阻挡,正在大喜,哪知杨天生双手拨刀,旋风般地杀来,快到不可思议!

    郑彩目光只看到动作,不由得大骇:此人竟是超一流的刀手。

    他只勉强出了一刀,身上已经接连中刀!

    片刻功夫,他已身中四刀,最后一刀,斩在他的颈动脉上,轻轻一拭。

    鲜血迸飞,杨天生疾步退开,没沾一点血,虎视郑彩。

    他刀法凶悍狠辣,出手轻取人命如闲庭信步,让人心中胆寒,也及时地震慑了一些蠢蠢欲动之辈,令到大家袖手旁观,无人出头。

    郑彩缓缓倒下,那边的郑芝虎也危在旦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