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无敌小军医 > 第24章 不见棺材不掉泪
    什么事,需要严处亲自出手?

    不言自明!

    什么人,能请得动这尊大神?

    显而易见!

    此刻,王杰心头悔得肠子都青了。

    同时,也是恨意滔天。

    他的耳目四通八达,自是知道,这位严刚严处长,早些年正是李建强李准将手下的一个保卫干事。

    日-你-妈-哦!早点跟我说你把严刚喊来了,咱俩好好谈嘛!

    可是……八百多万呐!

    心疼啊!心肝尖尖都疼!

    所以,王杰心里仍然存有万一的希望。

    万一,不是那个事呢?

    “只要不谈彩票的事,一切都好办!就算……就算让我立马脱军装,也行!”

    心头如是想着,王杰又转起了小九九。

    “听说,王政委最近有一笔账,打进了你家亲戚的户头,不知这笔款子是怎么来的?”

    怕什么来什么!

    严刚一开口,就提钱的事儿!

    王杰顿时脸色一白。

    “什么进账?我怎么不明白啊?”最后,再狡辩一下吧……

    严刚冷冷道:

    “八百三十二万七千六百九十元,其中五百万存在你母亲的户头,还有一百五十万存在你堂弟户头,另外,你小姨子户头也多了一笔钱,难道,还用我说吗?”

    王杰的脸彻底白了。

    惨白!

    “啊?呵呵,原来是这个啊,严处你不知道,我家媳妇子啊,最近也不知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买彩票中了大奖,一中就几百万,你说这运气,还真是没谁了……”

    王杰梗着脖子,问道:

    “家属买彩票,难道也犯法?”

    “如果真是这样,那肯定没什么……福利彩票,也是国家允许的……”

    严刚轻轻敲着茶几,道:

    “可是,我却是听说,那些彩票,并不是你媳妇自己买的,而是别人的?”

    王杰就像被针猛扎了一下屁股,惊得跳了起来。

    “什么?这是诬陷!诬陷!怎么可能?!”

    王杰脸红脖子粗,强辩道:

    “谁能证明?啊?谁能证明就不是我家媳妇子买的?这是红果果的诬陷!诬陷啊!”

    他已经铁了心了。

    管你什么李准将、严神探!

    老子吞进肚子里的东西,就绝对不能吐出来!

    吐出来……太让人心疼了!

    只要你没有铁证,我就抵死不认,你还能怎么的?

    就凭你神探的名头?笑话!那是钱呐!

    此刻,冉芳躲在王杰卧室,听着外面人的对话,大气都不敢出。

    这要是被抓着了,不仅她名节尽毁——虽然她也并没有什么名节,但终究是丢人啊——而且,就连王杰也要马上玩完!

    但她心头也是有气的。

    她已经基本猜到发生了什么。

    “彩票?姬动的?那个穷鬼,竟然真的让他中了大奖?”

    “天呐!八百多万啊,好多的钱?”

    “这么说,姬动……岂不是一个大土豪了?!”

    “该死的王胖子,居然瞒着我!”

    冉芳又是恨,又是悔,又是着急,又是担忧,心里就跟翻了五味瓶一样,各种滋味难以尽述。

    “看来,不拿出点真凭实据,王政委是不会讲实话了……”

    严刚冷冷说着,招了招手。

    一个少校走了过去,将一个公文包放在茶几上。

    严刚打开公文包,取出几样东西。

    “这……是你媳妇兑奖的时候,留下的监控视频……”

    “这……是你买彩票的存根,存根上的号码,跟兑奖用的彩票,似乎……完全不同啊!”

    “还有这个……这个号码对了,这个存根,是你们医院门口那家彩票售卖点提供的,那个大妈说,买彩票的是一个年轻人……”

    “还有这个……这是你们医院一个叫姬动的医生给他们科室主任发的短信,你看……”

    “哦,对了,这里还有你跟你媳妇子通电话的记录,你知道,现在科技很发达,所有的通话、信息都是有备份的……”

    “还有……”

    严刚一样样摆出来,王杰看着、听着,就感觉一阵阵的头晕目眩,两只脚早就软了。

    外日!

    不用这么狠吧?

    不就是昧了个彩票么?至于用这么多手段来侦查?

    证据太多、太全、太铁了!

    铁到王杰根本没有任何理由能去诡辩!

    完全是往死里打的节奏啊!

    “这……严处,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酱紫的……”

    王杰着急了,冷汗如泉涌。

    严刚呵呵道:“我到这里来,就是想听你解释的,你说……”

    “……”王杰支吾半天,却终究是没词儿。

    “严处,我大伯是王刚,你该知道的,警备区副政委,你看这事儿能不能……”

    “不能!”

    严刚既然能来这里,自然是早就将王杰调查了个底朝天,对他那点关系,也是早就烂熟于心。

    警备区副政委,的确是大官,真正的少将,而不是李建强那样的准将。

    但即便是少将副政委,也不行啊!

    严刚素来刚正不阿,直接打断了王杰套关系的举动,冷冷道:

    “如果王政委没有合理的解释,那我就先告辞了,事情究竟如何,我会专门向警备区首长上专题报告的!”

    说着,严刚站起身来,就准备出门。

    王杰腿一软,竟尔跪倒在地,抓着严刚的裤脚,急声哭道:

    “严处长!严神探!严哥啊!你别走啊,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

    “王政委,你不用这样!”

    堂堂一正团干部,为了一点钱、为了自己的仕途,居然不顾廉耻到了这等地步,严刚也是慨叹莫名。

    还好,酱紫的干部,只是军队里极少的一分子。

    要是这样的蛀虫再多一些,那部队可就毁了!

    贪得无厌不说,而且还毫无气节!

    哪怕你干脆些,伸着脖子等着挨刀,也算好汉!

    但是这样……毫无怀疑,若是敌特拉拢或是威胁,王杰定然第一时间投靠过去!

    若是战争年代,绝逼一汉奸卖国贼!

    “王政委,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后面还有同志,要找你了解些情况,你还是先起来吧!”

    严刚挣脱了王杰,再不多言,出门而去。

    王杰坐在地上,眼睛直愣愣却无神,心里有个声音响起:

    “还有同志?还要了解情况?完了……完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