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唐残 > 第四百六十八章 此时顾恩宁顾身(下)

第四百六十八章 此时顾恩宁顾身(下)

 好书推荐:
    当周淮安的本阵抵达江陵城下,所见到的已经是人马鼎沸、厮杀震天、旗帜交错的一片场面;随着不断汇入战场的人马,就像是给这个无数人奋力拼杀的偌大血肉漩涡,增添了更多的异样颜色。

    “终于赶上了。。”

    骑在皮皮虾三世上的周淮安也暗自吁了口气了;之前还没赶到战场敌人都先行崩溃或是败逃了,倒是没有了临阵判断和面敌指挥的机会了。

    只是在进入荆州境内之后,越往北面走,才知道这一路战事打的是如何的惨烈和损伤惨重。可谓是满地疮痍而遍地残垣,就没有几处是保全完好的。

    毕竟对手不是湘西三州那些地方自立势力;也不是应时而起连装备和兵员都不全的地方土团余孽;在烧杀掳掠的破坏效率和手法上更胜过一筹。就连新树立起来的壁板信号塔,也被拆掉地基而推倒在旁。

    稍让人聊以**的是,那些被捣毁和烧成白地的屯所田庄之中,并没有见到多少人类的尸骨,大多数残骸都是牲畜留下的;也没有什么仓促遗留下来的物资和器材。看起来更像是进行了清野坚壁之后的结果。

    只是当他用作观战的高台和太平中军大纛,被火速竖起来的时候;城下大战正酣的局面看起来对于义军一方有些不利,尤其是城门附近“柴”字旗帜下的太平军,更是被官军的反冲之势给压迫的节节后退。

    而在战场另一端同样也是陷入焦灼和僵持中。抵靠着岸边立营结阵的官军以刀枪交错,前赴后继的死死地挡住了来自多个方向,先行赶到太平突骑的冲击和牵制,却是始终没有能够将其冲破和分割开来,而形成局部的突破口的。

    山(南)东(道)军不愧是朝廷屈指可数的老牌藩镇。在战阵之道和临敌经验对策上,远远胜过太平军交手的大多数南方军队。

    哪怕是在即将要退走的守势当中,也能够犹如隐藏在平波下的浪涌似的,时不时游刃有余的对着紧咬不放的太平军战阵,瞅空发起一波又一波的反击之势。

    就在这些弹性十足的接战当中,有些太过突前的太平军势头,也会被他们迅速包夹进去而被磨平或是隔断掉;不得不在骤增的损失和伤亡之中,仓促退回来重整才能继续再战。

    不过,周淮安对此却是并不是特别在意或是介怀了;因为这一路征战下来自己麾下能够动用的力量,也随着各路敌人的败退或是击破,而滚雪球一般的聚附起来。

    只要城下胶着的局面能够维持下去,随着不断聚集在战场边缘等到投入战斗的部队抵达,上风和优势终究还是会转移到太平军的手中。更何况,他还有好几张作为杀手锏的底牌,没有派上用场了。

    现在,他唯一要考虑的问题,是如何竭尽全力之下将这只朝廷所属的老牌劲旅和生力军,给尽可能的多截留下来一些;以为日后的打算减少障碍了。

    “鸣号,把前出的马队先收拢回来,再让水师同时投入战场。。水路配合强攻其临江的左翼阵防。。”

    周淮安观战和待机了片刻之后就决定到。

    “本阵抽调三个战兵营,去加强城下的正面战场;再调奇兵(预备)队的两个骑步营,迂回绕道到龙山北侧去,骚扰和牵制官军尚未完全投入的又以人马。。”

    “后阵既辎重、骡马大队向江陵城南墙下靠拢驻防;其余各阵人马随我的中军一起,向北面的敌前推进三箭之地。。”

    与此同时,随着逆流而上的车船,及其牵引着的数段漕船,参差不齐的出现在了江陵西北的江心洲附近。来自水面上的战斗也迅速爆发开来。

    而在水面厮杀烟火缭绕的迷朦当中,仍有一支水轮牵引的船队,正在绕过战场边缘而拖曳着装满士卒的平板拖船;折转进入荆江流域,缓缓的向着上游行驶而去。

    而在波涛翻涌的江水之中,箭雨飞舞,火光蒸腾的诸多水面帆幅与旗帜交错间。

    “冲过去,给我竭尽全力冲撞上去。。”

    太平水军郎将兼第五军军副王重霸,亦是站在自己坐船上厉声大吼着。

    “军副,我们的船正处逆流,可以风势也不足啊。。只怕撞不动敌船啊。。”

    负责操船而刚刚扑灭数处飞射而至的火头,被熏满身大汗淋漓面孔灰黑的长水校尉,亦是急切回应道。

    “那怕撞不动也可以靠过去接舷啊;”

    王重霸毫不犹疑的喝到。

    “还请军副三思,莫要轻易犯险啊,我们这可是水军号令的旗头船啊。。”

    长水校尉继续面有犹疑的劝说道,

    “保重你个鬼头,我们可是战船,对面大多只是输运的漕船啊,这船上的兵械和火器难不成都是摆设。。”

    王重霸无比坚定打断他道。

    “就算是这船打坏了还可以再换艘新的;但是错过战机让这些官军舟师脱走了,就再没机会挽回了。给我掌好舵全力撞过去,一定要将官船逃脱的给截停下来。。”

    “升起突进的旗号来,让所有五百料以上的战船都随我座船行事。。”

    随着王重霸坐船上响起沉闷的号角声和红色战旗,这艘缴获自丹徒的硕大江船,在风帆偏斜的努力控扼下,还是在船体咯吱作响和浪涌哗然声中,偏转过了四平八稳的包铁船首;

    又在江浪翻滚的冲势偏离下,迎着对面岸边和船上密密麻麻射来的火矢,在挡板和护盾的及列入骤雨的荜拨省中,一点点的蓄势加速起来,而一往无前的坚定冲上去,又像是强行敲开的楔子一般嵌入,那些猬集岸边结阵对战的官船中。

    只见水花澎湃激荡四起和沉闷的接连撞击声中,这艘体型最大的水军旗头船,就仗着体量相继撞翻、掀倒了横错挡在路上多艘狭长的蜢艇、门舟;又将一艘横冲出来阻挡,站满弓手和甲兵的蒙冲,给居中碾过而压断、沉没成两截。

    最后碾压撞断了官军开始离岸的一艘大斗舰船,一整面数排划桨和拍杆、撞柱之后,才在近在咫尺的位置摇头晃尾的无力停止下来。但这只是一个新的战斗开端而已;

    随着太平水军的这艘旗头船,同样也陷入左右官军漕船的挤压之中而一时动弹不得;那些官船上的兵卒也就像是受了莫大的刺激和鼓舞一般的;几乎是不约而同大声呼喝着纷纷跳离和越过一处处的船舷和甲板,如同堆聚的蝼蚁一般尽数向着这处孤岛一般的所在围拢而来。

    而在左右持牌的遮护下,依旧难挡被防不胜防的流矢被射中肩头的王重霸,却是禁不住露齿一笑。随即,在烟熏火燎的坐船上就骤然响起了十数团的明亮的火光;瞬间就像是雷霆一般的震响回荡不已,压过了这些聚拢起来的官军舟师声浪。

    就在这震响留下的嗡鸣声中,响起了沉闷绵连的号角和密如滚雷的金鼓声。然后就见更多的太平水军战船,争先恐后的撕破了箭雨和烟火笼罩在江上的遮幕,亦是有样学样的接二连三横摆过江面,在顺势冲断进来;

    虽然其中只有半数的战船达成了目标,而余下的船只因为角度错误或是中途后力不济,错开了官船所在方位,顺溜飘下远去或是冲到岸边搁浅。

    但还是顿然就将这些大多数还未能调转、横伸过来的贯穿、分割开来,又在惯性使然之下给连环式挤压、撞击在一团团,而再也没有多少可以行使的伸展空间来;

    然后,从这些太平水军战船上爆发开来的火光和烟火,还有惨烈的呼号和嘶吼声,就像是此起彼伏绽放的红黑色花团,不分彼此的齐齐笼罩在了,这些官军舟师最为密集的所在。

    不久之后的岸上,镇定自若的指挥着一阵又一阵官军,阻挡下太平军又一波攻势的刘巨容,也在逃奔而来的部下凄厉告急声中微微变色。

    “节上,贼军的火器厉害,江上的襄城舟师已经败不可收了,又有许多贼军正在逐步登岸上来,。”

    “右翼的丰山都、飞云都和奉节五营,都要抵挡不住了。还请节上调遣接应和救援啊。。”

    “若不能及时挡住这些贼势,只怕本军沿江而上的后路和辎重两台,也要难以维持了。。”

    “衙内兵马使何在,”

    刘巨容当即喝声道。

    “标下在。。”

    刘巨容的长子衙内兵马使刘汾,于马前拱手应声道。

    “着你率神锐三都,赶往右阵截击贼势。。我再令金州团骑为你掠阵,一定要稳住阵脚。。”

    左中右神锐三都,乃是他一手打造出来的精锐部伍,人人皆善用片箭筒射之法;结阵起来攒射得又快又远。当年浙西之乱的贼首王郢,就是被他用片箭亲手射杀而得以名闻天下。

    而金州团骑,更是山南七州团练兵马之中,唯一的骑兵部队;也是他一直捏在手中未曾投入战斗的奇兵(预备队)之一。随着刘汾领命投入战斗后的不久,那些右阵攻上岸的贼军声嚣也像是受到压制和遏止一般的,逐渐平息下去。

    就连江上船只焚烧的烟雾和浓霭也变得单薄了许多;然而刘巨容此刻巍然不动的面容下,却是愈加沉重的心思。战事打到这一步,又错过了最好的班师时机,已然不是他想要退就能退的了。

    哪怕是他用肉眼也能隐约看见,越来越多的贼军旗号出现在了江陵城外,而他手上可以动用的力量却是愈发的枯竭起来。若是不能重挫那些死死追击不放的贼军锐器,只怕他这支大军的归途是别想走的安稳的;

    其他的且不用说;光是这些贼军水师在沿江骚扰不断,就是一个大问题。更别说他们因此运兵折转、迂回到山南大军后路,进行截击和拦阻的可能性。毕竟作为江口水陆扼要的荆门城,如今还是未能拿下来的。

    偏生代表朝廷前来的中使,才在不久之前宣诏加封他为南面行营招讨使,兼天下兵马先锋开道供军粮料使、检校司空,封彭城县侯。恨不得即刻就要引兵前往关内勤王和讨贼。

    因此这也让他越发的患得患失起来。若是他在这里失去了这些倚为凭仗的人马之后,那就真是万事俱空了。因此,此时此刻他已然面临了了抉择两难当中的困局了。

    这时候远方正在厮杀的战阵中再生异变,就闻得那些久战不下却不仅代价缠斗不休的太平贼中,再度爆发出此起彼伏的欢呼和叫喊声浪,然后又逐渐变得整齐划一的连成了一片,而只剩下如山崩潮涌一般往复呼喊的两个字眼。

    “领军。。”

    “领军。。”

    “领军。。”

    刘巨容随即不由的心中一惊,竟然是那个前往东南寇略的太平贼之首,如今已然率军抵达了战场;这也意味着作为分兵进击的其他四路人马都相继失利了么。

    无怪那些城中原本有些疲弱之势的贼军,突然就变得无惧伤亡而紧咬不放起来。然而他又变得无比坚定和决然起来,而对着面有惶然和异色的左右部将吩咐道。

    “让左右勇武营和商州团结子弟,让开中路就此后退半里。。牙兵队和衙内五都披甲待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