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唐残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惊雷5

第二百二十八章 惊雷5

 好书推荐:
    而在交州大罗城当中,身为静海军节度使的曾衮,也隐有所感的看向远方,而产生似乎有什么不妙事情发生了的错觉;事实上在围城的这段时间内,城内的气氛就有些波澜诡谲而令他有些担忧,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他也只能加紧城中的巡防,而眼里查禁和杜绝那些惑众之妖言。

    但是各种非论和谣传还是如野草一般的查之不尽,而在城内迅速的蔓延开来,

    城外的草贼大营每天还在用各种器械攻打不停,而在朱鸾江上搭建起来的浮桥数量,也是越来越多;每天都可以看到成群结队前来投奔的各色旗号。让他感觉自己似乎都被这些地方豪族、大户和百姓,给彻底抛弃了一般。

    他也就只能禁止城中士民百姓上城,却杜绝不了协助守城的团结和土兵,将自己的见闻私下传播开来;就算是他砍了十几个人头,打了数十人的军棍,但是依旧没有办法改变这种状况。反倒是令那些推诿拖沓和阴奉阳违的情形,愈发的明显和多见起来。

    因此,这段时间下来他实在有些食不甘味而昼夜难安,就连新纳的小妾的温柔娇媚,及其擅长所做的一手水龙羹,都没有办法抚平他心中的焦躁与疑虑。

    他毕竟只是个勇于任事而身先士卒拼杀出来的武将出身,如何在战场上调兵遣将斩将夺旗克敌制胜,或是据城与敌人进行攻防作战固然是他所长;但是对于这种如何治理一座城池而调理人心,并处理好与城中豪门大族的关系,就是他明显的短板了。所以他就要利用好眼下这种相持的局面了。

    比如在外敌当前的威胁下,他也需要时间来慢慢适应和磨合,与那些名望人物和家族的相处之道。这也是身为一任安南都护兼静海节度使最基本的功课;事实上在历任都护和经略使沿袭下来,无论是谁主政和当权其中,都完全少不了这些地方大族和豪强及其土兵的协助与配合;才能在这南疆的地方打开局面,或又是有所作为和成就。尤其是在如今朝廷丧乱不止无暇南顾,而草贼大举窃据岭外的情形下。

    想到这里他又有几分恼恨起来,因为城中那些无形的擎制和推阻,让他原本重整军伍而伺机进行大举反攻的策划,被一拖再拖的延后了下来。他带来的那些亲近班底毕竟只有数百人而已,比不得城外的草贼拥有一整只可以镇压局面的大军;而只能大量依靠和拉拢那些地方出身的士卒为助力。

    所以他就算是想要在短期内筹划一场反攻来稳定人心,就必需对那些拥有资源的城中有所妥协和容忍,来换取他们的支持和协助;当然了这也只是暂时的,他只能对着自己这么宽慰道。

    当然了,一旦等他成功击退了城外那些草贼而树立起权威来之后,城中这些大户之中的额大多数,也就没有继续维持下去的价值了;就像是他在北地军中曾经对那些冥顽不灵,或是贪得无厌的豪强大户做过的那些故事一样,有的是法子和手段来炮制它们。

    但在此之前,他们也就是只会看得到眼前局势变化的墙头草,所以必需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內,给他们看到适当的鼓励和指望。再次想明白了这些关节之后,他就当场叫来了自己的亲军押衙曾全兴当场询声道:

    “军中筹备的如何了,有多少人可以随我出战。。”

    “在行营兵和团结子弟內,大抵可凑出三营人马来。。”

    曾全兴一丝不苟的回答道。

    “另外上有一些收拢的戍卒,若是再挪用别处地方的甲械,就可言勉强凑全四营人马的行装了。。”

    “那就不要再等下去了。。”

    曾衮当机立断的道。

    “伺机将其逐步从城头上替换下来好了。。令其饱食好安歇在东罗门外待命,我当另有用处。。”

    “诺。。。”

    曾全兴领命而去之后,他又叫来了负责监察城中动向的都护府孔目官李昊然道。

    “最近城中有什么异样之处么。。”

    “却是高明公府上饮宴颇多,而屡屡高朋满座。。”

    李昊然略加思索才道。

    “除此之外就是大户苏氏与,有意缔结儿女婚姻,已经交换了聘书了。。”

    “。。。。。。”

    “那樊长史处,又可有什么的举动否。。”

    又听他说了一些事情之后,曾衮才略有些不耐的再度问道。

    “据底下人回禀,此人一直在家中治书。。始终足不出户呢。。”

    听到这个名字,孔目官李昊然的眼神不禁闪烁了下才继续道;

    “那就好,”

    曾衮浑然未觉的吁了一口气。

    “不若的话,也不要怪我勿念旧情了。。”

    说实话,他心中还是有些忌惮这位在当地颇得名望的人物,更兼他是从贼军中被释放回来的。如果不是在这里多少有些束手束脚的或说是投鼠忌器的话,他早就派人了结了这般的不安定因素了。

    至于旧日情分什么的更是笑话,多年前他不过是高令公帐前一小校,而对方已经是佐幕的重要僚属之一了,实在他不上什么自脸贴金式的交集和情分。不过眼下之计,这位却是可言稍加派上点用场了。

    “某这些日子亦是思虑再三。。为这城中十数万黎庶计。。或可言罢兵一二。。”

    随后,他就对着被带到府衙內来的樊绰诚声道。

    “特地有请樊生不辞劳苦,再到城外去走上一趟了。。”

    然而待到樊绰被带出去之后,他的诚挚和郑重的表情顿然就消失了,眼神重新变得犀利而尖锐起来。这位樊某人剩下的用处也就是在这一遭了,希望能够让那些草贼有所放松警惕和戒备,而达到预期的作用。

    至于他本人的下场,无论是被乘乱所杀还是成为那些恼羞成怒的草贼泄愤对象,就此死在贼军当中难道不是他该求仁得仁未果报效的结果么。

    这时,在天空积郁的云层上,突然传来一阵阵隐隐雷滚的轰鸣声,却是有隐隐的电光蓄势在其间,就像是曾衮此刻引而不发却奔滚如潮的心情一样;又让他这一刻的感受仿若是老天都在帮忙一般的;因为若是不出他意外的话,安南之地的雨季即将要到来了。

    这无论是对守城的一方还是对于他即将要进行的事情,都是一个大为利好的消息和天时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