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元尊 > 第一千两百六十章 天诛锏
    当那变得猩红的白骨棺内的低语声传出的霎那,那蚩北的眼瞳也是猛然紧缩,下一瞬,他毫不犹豫的催动了骨棺的力量,欲要将其中的周元化为血水。

    嗡!

    白骨棺材之上,血光大盛。

    “天诛...”

    可就在那血光涌动的时候,似是细微的声音响起,紧接着,那蚩北便是微感震惊的感知到,一股力量在此时自棺内爆发。

    那种力量,有熟悉的波动...赫然是,法域的力量!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拥有法域的力量?!”这一刻,就算是蚩北,脸庞上都是有着难以置信涌现出来。

    周元明明只是大源婴境的实力,距离伪法域还有相隔着一个境界之差,他怎么可能具备法域力量?

    咔嚓!

    然而不论他如何的震惊,白骨棺内的力量在疯狂的涌动,那直接是导致白骨棺棺身上有着裂纹迅速的蔓延出来。

    蚩北面目阴沉,旋即他双手结印,隔着虚空狠狠的一拉。

    轰轰!

    灰白法域在此时剧烈的震动起来,只见得无边无际的灰白之气对着猩红的骨棺涌来。

    灰白之气落在骨棺上,似是形成了诸多斑驳的痕迹,那每一道痕迹,都是凝聚着惊人的力量。

    而随着这些斑驳痕迹的出现,那原本将要破碎的骨棺,竟又是渐渐的稳住。

    做完这些,蚩北却并没有就此停手,他的眼神满是森然。

    “落入我手,怎么可能还会让你跑掉?!”

    话音落下,蚩北那如白骨般的指尖,直接是划过干枯的肉身,顿时削下了片片血肉。

    噗!

    旋即又是数口精血喷出,落在血肉上,顿时血肉开始蠕动,最后竟是化为了九张血红的血肉符纸。

    血肉符纸飘落,直接是镇在了骨棺之上。

    顿时,其内一切的动静都是变得安静了下来,犹如是被彻彻底底的镇压。

    蚩北本就惨白的面色,在此时显得更为没有血色,鼻息间的呼吸也是微微变得粗重,显然,这一番手段下来,对于他而言也是极大的消耗。

    “周元,你能够将我逼得以血肉为符来镇压你,你也算是能耐不小了。”

    “不过你也不用挣扎了,如今这骨棺之力被我催动到了极致,只需三十息,你就将会化为血水。”

    “今日,你必死无疑!”

    蚩北的声音,在此时散发着浓郁到极致的杀意。

    那万兽天诸多看着此处的目光,也是在此时变得难看起来。

    先前看那动静,原本还以为周元要脱困而出,可谁能想到这蚩北如此的凶悍,竟又是生生的将周元给镇了回去。

    而且看现在这般架势,周元此次恐怕是彻底难以脱困了。

    而一旦被困在骨棺内,必然会被化为污血,彻底丧命。

    不少万兽天的强者心中皆是悲叹一声,有些兔死狐悲之感。

    看来,就算是在那古源天中创造了天大奇迹的周元,今日也是难以翻盘了...

    艾团子所在的战台,她也是在分出心神关注着周元那边,而当她在见到周元被骨棺镇压时,眉尖也是忍不住的蹙了起来。

    周元毕竟是为了他们万兽天在争战,若是真让得他在这里殒命,那他们万兽天的名声也别想讨到什么好。

    其他天域的人只会认为是他们万兽天无能。

    而且,周元与吞吞关系极近,若是他这里出了事,难保吞吞不会受到刺激,从而失控。

    艾团子心思转动,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若是周元无法脱困的话,那么她也只能出手了。

    虽然那样一来,她这里的种子战台,就将会被蚩渊趁机所占。

    但周元牵扯不小,她不能坐视不管。

    而当各方的目光都是在汇聚于周元所在的战台时,那白骨棺内,周元的面庞也是显得格外的凝重。

    他能够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力量在四周黑暗中疯狂的涌来,那种力量,让得他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此时此刻,他无疑是落入了险境之中。

    在他的周身,有法域的力量在涌动,抵御着那灰白法域的侵蚀,那是来自天诛圣纹的力量。

    “法域之力,果真是厉害。”

    周元心中感叹一声,他算是他第一次真正与拥有着法域的强敌正面作战,即便这蚩北的法域只是一道伪法域,但依旧是给他带来了极大的麻烦。

    可见法域之力究竟是何等的玄妙,这也让周元为他日后将会开辟的法域生出了几分期盼。

    他目光望着黑暗的四周,如今这座骨棺,几乎便是蚩北的法域所衍化,想要将其破除,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以绝对的力量强行摧毁,这对于周元而言不太现实,因为从源气底蕴上来说,他反而是处于弱势。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走第二条路,同样以法域之力破之。

    但若时“天诛圣纹”以往的层次,恐怕想要破开骨棺难度不小...

    周元眼目微垂,不过好在的是,伴随着他如今实力一次次的提升精进,天诛圣纹,自然也不可能还只是如同以往那般。

    他缓缓的抬起手掌,掌心间,似是有着一道神秘的符文若隐若现。

    周元神色平静,神府内的源婴在此时调动了所有的源气底蕴,然后顺着经脉流淌,最终尽数的汇入了掌心的天诛符文内。

    眉心间,盘坐的神魂也是在这一刻,将化境后期的神魂之力毫无保留的催动而起。

    周元的手臂处,血肉在开裂,似是有着无法承受某种力量,但他却是在低吼间催动了圣琉璃之躯,死死的握住掌心之纹。

    他将自身之力催动到了极致。

    嗡!

    伴随着周元所有力量在此时奔涌向掌心,只见得那里的天诛圣纹也是陡然间爆发出璀璨光彩。

    那光彩宛如是一方世界在诞生,其内有无穷玄妙。

    不过伴随着光彩愈发的夺目,周元的整条手臂竟然是在此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干枯起来。

    最终,当手臂上的鲜血尽数散去时,璀璨光彩终于是收敛下来。

    光彩散去时,周元干枯的手掌似是抓住了一物,然后自黑暗中拖出。

    那是一柄玄黄铁锏。

    铁锏似有无边沉重之力,周元手握时,手掌都是在不断的颤抖,他望着那玄黄铁锏,疲惫的眼中则是有着一股笑意涌现出来。

    然后,他看向前方的黑暗,那里有恐怖的力量在侵蚀而来,欲要将他吞灭。

    周元抬起手臂,挥舞着那玄黄铁锏,拍了下去。

    有低语声在黑暗中传开。

    “天诛圣纹...”

    “天诛锏!”

    ...

    “三十息...”

    白骨棺外,蚩北微微一笑,只是在那森白干枯的脸庞上,那笑容显得格外的狰狞。

    时间已到。

    “周元,你就好好的去死吧,你的死去,将会成就我蚩北在圣族中的名望。”

    蚩北仰天大笑起来,双臂摊开,无比的敞怀。

    艾团子所在处,她浑身源气猛然爆发,就欲踏空而出,骤然出手。

    然而,就在这一瞬。

    轰!

    一道巨声,猛然自白骨棺内响彻而起,下一息,白骨棺上有着无数道裂痕浮现出来。

    砰!

    还不待那蚩北从这般变故中有任何的反应,骨棺直接是爆碎开来,其上的血肉符纸瞬间化为粉末。

    无数碎片飞舞。

    一道身影自那漫天骨片中暴射而出,宛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面容有些震惊的蚩北面前。

    周元面目冷峻,他那干枯的手臂紧握着玄黄铁锏,当头便是对着蚩北重重的砸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