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元尊 > 第一千两百五十五章 艾炙的出手
    轰!

    在那诸多期盼的目光汇聚下,艾炙的身影冲天而起,最后直接是落在了那一座种子战台上。

    在那座战台上,一道壮硕身影目光满含着煞气与森冷的投射而来。

    此人名为梵风,乃是孽兽族的伪法域强者,此前的他,借助着凶煞之气的增幅,直接重创挫败了万兽天这边的一位伪法域。

    “万兽天是没人了吗?源婴境圆满也敢来这里掺和?”梵风咧嘴狞笑,周身凶悍气势勃发,骇人至极。

    艾炙眼目漠然的注视着这位孽兽族的伪法域,他却并未多说什么废话,只是一步踏出。

    轰!

    那一瞬,有磅礴浩瀚的源气如风暴般自其体内肆虐开来,那源气之强盛,仿佛是引得星河震动。

    诸多投射而来的目光,也是颇感震惊。

    因为那从艾炙体内爆发而出的源气底蕴,赫然是达到了一千两百亿的层次!

    这是何等可怕的底蕴!

    要知道,就算是眼前那梵风,先前所显露的底蕴,也只是一千两百五十亿!

    也就是说,如果只论源气底蕴的话,艾炙并不会比这伪法域境的梵风弱多少。

    祖魂山外,周元凝视着这一幕,微微点头,这艾炙虽说有些让人讨厌,但这份实力倒的确是没的说,不愧是万兽天最强七品。

    周元如今的源气底蕴经过那祖魂树内的机缘,如今应该是在一千一百多亿的层次,比起艾炙稍微低一些,当然,这只是单纯的源气底蕴而已,若是加上诸多秘法,肉身之力,神魂的话,他的战斗力还得往上提一个层次。

    “周元,艾炙能对付那孽兽族的伪法域吗?”一旁的艾清有些担忧的问道,虽然她对于艾炙的一些做法也有意见,但不管如何,眼下的局面关系到整个万兽天的颜面,如果真让得孽兽族在这里压下了万兽天,恐怕万兽天的源兽一族将会成为诸天的笑柄。

    周元眼目微垂,淡淡的道:“孽兽族这个伪法域并不算太强,唯一稍微麻烦点的或许就是他那法域,不过这艾炙看上去挺有自信,想必有着应对之法。”

    艾清闻言,微微松了一口气,这么来看,艾炙胜算还是不小的。

    周元倒是没说话,因为他知道,今日的局面关键,并不在这里,所以,就算艾炙真的取胜,其实无关大局。

    因为,除了此处,其他的几处种子战台,万兽天这边也开始有些摇摇欲坠了,先前那次的增幅,让得孽兽族优势很大。

    ...

    惊人的源气威压铺天盖地的散发,那梵风原本狰狞的面庞也是在此时一点点的变得凝重起来。

    “倒是小瞧了你。”

    梵风缓缓的道,对方这个源气底蕴,的确足以对他造成威胁了,而让得他有些羡慕嫉妒的是,此时的艾炙还只是源婴圆满,以其这种底蕴,一旦开辟出伪法域的话,其实力必然将会远超于现在的他。

    此念一起,倒是让得梵风心中杀意陡然强盛起来。

    若是将这艾炙在这里斩杀了,灵凤族无疑将会失去一位未来的法域强者!

    “你的潜力不错,但可惜就是有些愚蠢,不管你未来如何,现在的话,恐怕还不是我的对手!”

    梵风嘴巴猛然鼓起,下一瞬,张嘴就喷。

    呼呼!

    只见得磅礴黑风咆哮而出,黑风其中似是蕴含着无数尖啸声,足以震碎神魂,而那连绵黑风,直接对着艾炙所在绞杀而去。

    黑风过处,虚空都是被腐蚀开来,千疮百孔。

    艾炙眼神沉凝,手掌一握,有着绚丽的翎羽自手中凝聚而成,最后化为了一柄五彩羽扇。

    羽扇一扇,只见得有绚丽光焰磅礴而出,天地间的温度都是在瞬间升高,将虚空灼烧得扭曲,崩碎。

    绚丽光焰与黑风碰撞,发出刺耳的声音,两股力量僵持着,最后同时化为虚无。

    气浪呼啸而过,与空气摩擦发出了刺耳的音爆声。

    “这就是伪法域的力量吗?似乎也没多强啊!”艾炙嘴角掀起一抹桀骜笑容,朗声道。

    如果只是源气底蕴对碰的话,对方或许比他稍强一些,但却强得有限,而且身为灵凤族的顶尖天骄,艾炙不论修炼的源气功法,还是自身血脉之力,显然都要比眼前的梵风更强。

    “不知死活!”

    梵风眼中掠过深深杀意,下一刻,他一步踏出,厉声道:“黑风蚀骨法域!”

    呜呜!

    只见得黑色法域猛然扩张,约莫一千多丈,其内有无边黑风呼啸,让人望而生畏。

    这梵风,终归还是将自身那伪法域给祭了出来。

    法域呼啸,直接是将未曾躲避的艾炙给笼罩了进去。

    “进了我这法域,你还想有活路?!”梵风露出狰狞的笑容,下一刻,无边无尽的黑风直接对着艾炙所在的位置席卷而去。

    那黑风过处,连源气都能被生生腐蚀,消化。

    艾炙周身有绚丽光焰源气不断的升腾,抵御着那无边黑风的侵蚀。

    他的脸庞,也是微显凝重,虽说他早有准备,可身入法域之内,还是感受到了那股巨大的压力。

    “不过只是不到两千丈的法域就能让我感到这种压力...”艾炙心中感叹一声,若是面对着艾团子他们那种更强的伪法域,恐怕他还真是难以抵御吧。

    不过这也让得艾炙心中有着期盼升起,伪法域如此强悍,只要他在这里得到法域种子,也就能够踏入那梦寐以求的层次。

    “所以,没有人能够阻拦我获得法域种子!”

    艾炙眼神冰寒的锁定了梵风的身影,旋即他双手陡然变幻印法,只见得绚丽的光焰从他的体内铺天盖地的涌出来。

    光焰渐渐的凝结,最后竟然是形成了一座巨大的光焰鼎炉!

    鼎炉将艾炙的身影覆盖在其中,其内有汹涌的光焰如浪潮般的在席卷,然后一波波的拍打在炉壁之上。

    隐隐间,似是有着一股无比狂暴的波动散发出来。

    “以为这个乌龟壳护得住你?”梵风冷笑,只见得其双手一合,那无边黑风中,有两道黑光暴射而出,黑光交错,竟是形成了一只巨大的黑风之剪。

    黑风剪锋刃交错,其上似是有着风声震荡,足以切割万物。

    “黑风分海剪!”

    梵风暴喝响彻,黑光掠出,直接是穿破虚空,宛如两条黑色巨蟒,直接就对着那光焰鼎炉剪了下去。

    铛!

    两者碰撞,巨声响彻,光焰鼎炉剧烈的震颤。

    铛!铛!

    然而面对着黑风剪的道道光刃,光焰鼎炉却是展现出了惊人的防御,虽说其在不断的震颤,甚至还隐隐有着裂痕在浮现,但却始终未曾彻底的破碎。

    光焰鼎炉身处,艾炙的面色有些苍白,甚至有着鲜血自嘴角流淌下来,但他却并未理会,只是倾尽全力的维持着鼎炉。

    因为鼎炉内,汹涌的光焰在不断的冲击着鼎壁,而随着这一次次如浪涛相叠的冲击,一股恐怖的力量在迅速的酝酿。

    一对眼瞳,泛着森冷与杀意,透过鼎炉,锁定梵风。

    铛!铛!

    梵风在不断的发动惊人的攻势,嘴中讥嘲的道:“你这家伙,究竟是灵凤族还是灵龟族?”

    嘴中嘲讽,可梵风的眼神却是有些阴沉,因为他隐隐的感觉到一丝不安。

    铛!  不过,就在此时,伴随着黑风剪再度的掠过,那光焰鼎炉上,陡然崩裂开了一道裂痕。

    梵风大喜,他的视线透过缝隙,能够见到其内熊熊光焰深处艾炙的身影。

    “给我死吧!”

    他狞笑着,便要将那裂痕撕开,彻底的毁灭鼎炉,将那艾炙拖出斩杀。

    而也就是在他再度祭起黑风剪的那一瞬,光焰鼎炉内的艾炙,嘴角缓缓的掀起一抹残酷的弧度。

    他双手缓缓合拢。

    光焰鼎炉内一切的声音都是在此时变得寂静下来。

    唯有着他那低沉的声音,轻轻的传出。

    “七焱炉,灭域!”

    轰!

    下一瞬,光焰鼎炉内,有亿万道火光喷射而出,那一刻,犹如是万千座火山齐齐喷发。

    呈现七色的光焰疯狂的爆发,肆虐。

    光焰所过之处,黑风尽数的消融,千多丈的法域,在此时犹如是被点燃一般,迅速的消失。

    梵风骇然失色,急忙想要收拢法域。

    轰隆!

    但已经是来不及了,恐怖的光焰如万丈浪潮一般席卷,短短不过数息,那黑风法域便是被生生的摧毁消融。

    梵风的身影首当其冲,被那股恐怖光焰裹挟,凄厉的惨叫声响彻而起,下一刻,当光焰涌过时,一具焦炭般的身影便是出现在了战台上,生机微弱。

    天地间,诸多目光震撼的望着这一幕。

    下一刻,万兽天这边爆发出惊天欢呼声,他们望向那场中屹立的身影,虽然此时的艾炙也是显得极为的狼狈,面色苍白,气势萎靡,但那眼神中的振奋与光彩,却是遮掩不住。

    他赢了!

    在那祖魂山中,姜红缨,金岚,蒙崇这些各族的七品顶尖人物,也是有些震动。

    艾炙,竟然强到这一步了吗...

    轰!

    而就在这漫天欢呼声间,突然有着一道极为恐怖的源气冲击自那更上方的种子战台中爆发而起。

    一道凄厉的龙吟声响起。

    再然后,诸多视线便是惊骇欲绝的见到,一道巨大的龙影泼洒着漫天龙血,重重的摔落在战台上。

    万兽天这边的欢呼声戛然而止。

    一道道目光呆呆的望着那里,一股寒气自心中升起。

    特别是那姜红缨,更是浑身颤抖起来。

    因为那道龙影,赫然是他们玄龙族那位伪法域,姜魃!

    要知道,姜魃的实力,在他们万兽天的伪法域中,绝对位列前三,而如此强力支柱,竟然在此时落败了?!

    一道道惊骇目光投向姜魃对面,只见得那里有一名身躯枯瘦,宛如一具骸骨的人影笑嘻嘻的而立。

    他的双掌宛如白骨,其上还残留着自姜魃身上撕下来的血肉。

    那是蚩北,孽兽族王族中顶尖的伪法域,其实力比起那被艾炙击败的梵风,显然并非一个层次。

    蚩北重创了姜魃,也不理会它那尚在挣扎的庞大身躯,反而是微微偏头,将那森然的目光投向了艾炙所在的战台。

    蚩北打量着艾炙,如骸骨般的脸庞上露出极为难看渗人的笑容,他那白骨手掌轻拍,声音温和的道:“不错哦,竟能破了梵风那个废物的法域...”

    他轻轻招手。

    “那么不知道你接下来,有没有胆量来我这里玩一玩呢?”

    他的声音徐徐的传开,而在他的注视下,艾炙的心中,却是升起了一股恐惧之意。

    他隐隐的感觉到,如果他上了那家伙的战台...恐怕他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