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元尊 > 第一千两百五十六章 蚩北的算计
    战斗不休的祖魂山上,气氛却是在此时微微的有些凝滞。

      双方诸多的视线都是停留在蚩北以及艾炙的身上,不过相对而言,孽兽族那边皆是眼带狰狞与戏谑,而万兽天这边则是有些惶惶然。

      此时的蚩北与艾炙虽然都击败了各自的对手,但从重量级来说,双方并不算一个层次。

      因为蚩北打败的是姜魃,此人在万兽天诸多伪法域中,都算是前三的存在,而艾炙打败的梵风,却只是孽兽族那边排名靠后的伪法域。

      艾炙能够打败梵风,但如果面对着蚩北这等对手的话,恐怕落败的几率会很大。

      所以,艾炙如果真的冲向了蚩北,无疑是凶多吉少。

      可这种时候,若是不上的话,那对于万兽天这边的士气显然也会有着不小的影响。

      艾炙,无疑是陷入了两难之地。

      而在那众多视线的注视下,艾炙自身的脸庞也是阴晴不定,他这里才刚刚享受到击败一位伪法域的得意,可转瞬间,这种心情就被践踏了下去。

      “该死的,那姜魃如此废物吗?!”他心中有着愤怒涌动,如果姜魃能够多阻拦一些时间,他就能够占得这座战台!

      心中涌动的愤怒,让得艾炙想要直接出手与那蚩北相争,但理智又让得他的脚步无法挪动出去。

      因为那从蚩北身上散发出来的强悍压迫,远比梵风来得强,此人在孽兽一族必然也是顶尖般的人物,以他现在的实力,显然难以匹敌。

      除非他也是能够在此时踏入伪法域,但这不太现实。

      心中思绪转动,艾炙一时间终归是未曾应下那蚩北的挑衅,反而是沉默下来。

      诸多看着此处的万兽天强者,眼中的光芒不由得有些黯淡,但他们也明白,眼前的局面,艾炙此举,方才是理智的。

      蚩北盯着艾炙,嘴中发出一道嘶哑的笑声,他轻轻的跺了跺脚下的战台,徐徐道:“此前我们的力量得到增幅,乃是因为结界初成,引动了祖魂山凶煞之气加持。”

      “但那还只是第一步,如今我脚下这座战台,正是结界一处中枢所在,如果你们无人来制衡我,此处中枢被联通,我们得到的加持将会更强,到时候...或许你们将会死得更惨。”

      他如枯骨般的脸庞上,冲着艾炙露出渗人的笑容:“所以这个时候,你还不把握一次当英雄的机会?”

      他的声音传出,顿时让得诸多万兽天强者色变,甚至于连正在与蚩渊激斗的艾团子,心头都是一沉。

      因为她感觉到,这蚩北所说恐怕真是属实。

      现在的她,还能够与得到一次增幅的蚩渊斗得不分上下,可若是对方的增幅再来一次,或许连她都要开始落入下风。

      可眼下万兽天的伪法域已经尽数的出手,甚至连姜魃都不幸落败,他们这边实力能够超过姜魃一头的,也就只有她,吞吞以及古鲸族的庄小溟,但他们都无法腾出手去应对蚩北。  原来此次战局,不知不觉间,他们万兽天已经如此的劣势了...

      “周元,他所说是真的吗?”在那祖魂山外,艾清俏脸也是有些苍白。

      周元沉默一下,轻轻点头,在他的感知中,那满山的血红漩涡在不断的成形,虽然那黑袍人已经不再出现,但也正如蚩北所说,他所在的那座战台,算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中枢点所在。

      一旦连通,将会引动祖魂山更多的凶煞之气。

      艾清见状,心顿时沉了下去。

      “艾炙不是那蚩北的对手吧?”她抱着最后的希冀问道。

      周元淡淡的道:“他先前能够打败那梵风,已经算是极限了,而蚩北比梵风更强,他不可能有胜算的,所以现在的他选择不去应战,倒是最理智的选择。”

      可这样一来,那所导致的连锁反应将会更大。

      艾清红唇微张,旋即她凤目猛的投向周元:“那你呢?!”

      周元在那古源天所创造的奇迹,给她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说实在的,那时候的局面恐怕比现在还要更为的艰难,但最终周元都是率领着诸天人马破局而出。

      周元眼皮微垂,平静的道:“我不会出手的。”

      “是不会,而不是做不到?”艾清凤目有光彩绽放,敏锐的抓住了周元言语间的漏洞。

      周元晒然一笑,道:“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话落,便是不再接话,只是眼神冷淡的注视着那祖魂山中。

      而祖魂山内,那座种子战台上,蚩北见到万兽天这边依旧没有动静,似是有些失望,笑道:“怎么?就没人敢来吗?”

      他那近乎无情般的目光,盯着艾炙,然后又是看向了姜红缨,金岚等诸多七品顶尖强者。

      “怕你不成?!”

      一道怒叱陡然响起,只见得那姜红缨破空而出,惊人源气爆发,手中赤虹长枪带起滚滚洪流,直接是裹挟着怒火,轰向蚩北。

      蚩北笑吟吟的望着含怒出手的姜红缨,似是赞赏的点点头,旋即他一掌拍出。

      轰!

      虚空破碎,只见得一只白骨巨掌撕裂虚空,直接与那姜红缨轰来的源气洪流相撞。

      砰!

      撞击的瞬间,姜红缨的攻势瞬间溃散,恐怖的劲风倾泻在其身躯上,直接是轰得吐血倒飞了出去,重重的砸落在战台上。

      仅仅只是一招,姜红缨便是惨败。

      蚩北一掌击溃姜红缨,笑着道:“万兽天的男人,还比不过一个女人呢。”

      此言一出,直接是引得万兽天诸多强者双目赤红。

      “我来杀你!”

      一道惊天虎啸响彻,只见得那神虎族的蒙崇,面露狰狞,手持巨斧,猛然劈斩而下。

      只见得天地间有寒光斩下,带着无边煞气。

      蚩北干枯的脸庞上带着笑意,白骨拳头一拳迎上,火花溅射间,空间扭曲,而那巨斧竟是在此时生生的爆碎。

      蒙崇壮硕的身躯如炮弹般的倒射了出去,浑身骨骼尽碎,鲜血喷洒。

      短短不过片刻的时间,两名万兽天内顶尖的七品强者,直接是被蚩北摧枯拉朽般的重伤。

      双方巨大的实力差距,在此时显露无疑。

      不过,随着姜红缨与蒙崇的惨败,有人发现那自蚩北那座战台中散发出来的凶煞之气似乎开始变得浓郁起来,从而甚至引动得整个祖魂山的凶煞之气都是有些动荡。

      “不对,他是在故意激人前去,似乎每当他赢一场,就能够引动更多的凶煞之气!”有人惊呼出声。

      蚩北感受着战台中渐渐浓郁的凶煞之气,露出笑容:“看来你们倒没蠢到底,若是你们再来输一场,这座战台的凶煞之气就会被彻底的引动了...”

      “当然,就算你们接下来不再前来,也只是将这个时间稍微延后一点,无关大碍了。”

      万兽天诸多强者面色铁青,敢情他们此前是被这蚩北耍了,他故意言语激怒姜红缨等人,显然是要以他们的落败,来酝酿战台的凶煞之气。

      而如今,只要再在这座战台输上一场,恐怕这孽兽族的下一步谋划就会得逞!

      可是,就算无人上去,也只是稍微延缓时间罢了...

      所以,此时的万兽天,显然是被这蚩北逼到了一个极为尴尬的境地。

      蚩北轻轻舔舐.着白骨手掌上的血迹,那似笑非笑的目光投向艾炙,道:“这最后一场,你不打算试试阻止我吗?”

      艾炙面色变幻,半晌后,他咬着牙道:“同样的计谋不要想来第二次,我不会去如你愿的!”

      没错,他不能上去,不然就顺了对方的心意,到时候反而会引得大局崩坏!

      素来自傲的艾炙,绝对不愿意承认,他的内心深处被对方烙下了一丝惧意。

      万兽天诸多人马沉默的望着这一幕,他们虽然觉得艾炙的选择或许没有错误,但不知为何,心中深处还是难免有着一丝失望涌现。

      毕竟,人人都希望看见英雄的出现。

      只是这世间,终归是凡人更多。

      他们望着那如魔骨般立于战台上的蚩北,此时的后者,宛如是一个魔王般,阻挡住了他们所有的希望。

      蚩北笑眯眯的望着这一幕,然后轻笑道:“就你们这些下五天的垃圾,也妄想和圣族斗?真是蠢货,早点都去死吧。”

      万兽天诸多强者眼睛喷火。

      不过,在那祖魂山外,盘坐于山头上的周元听到此话,却是眉头微微一皱,然后有淡笑传出。

      “你这狗.娘养的东西,骂万兽天就骂万兽天,还拖上其他天域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