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元尊 > 第一千两百二十章 两道源术

第一千两百二十章 两道源术

 好书推荐:
    无数道流光呼啸而至,周元的眼神也是变得炽热滚烫起来,如此之多的圣源术,这般底蕴就算是拥有着圣者坐镇的势力,恐怕都是难以企及。

    果然正如夭夭所说,这祖龙经,乃是真正的世间第一法。

    它就是一个巨大的宝藏,时刻都能够带来难以想象的惊喜。

    呼。

    周元凝视着那些呼啸而过的流光,却并未随意的出手捕获,因为此地的龙鳞虽多,但他却有着一种感应,他只能出手两次。

    也就是说,他顶多只能获取两道源术,再多的话,便是难以承受了。

    具体的规则如何而来,周元不得而知,但他也并未感到不甘心,若是能够得到两道圣源术的话,他就已经满足了。

    “此前夭夭所说,这些源术,应该也是有高低之分,不过至于如何分辨,就只能靠那种冥冥间的感应了。”

    周元眼目微微的闭拢,他静静的感应着那一道道流光自周身划过,其中一些流光甚至还会洞穿划过他的身躯。

    那些鳞片上,皆是有着特殊的波动在涌动,其上所记载的源术,若是放在混元天内,必然会引发一场腥风血雨,不知多少源婴境强者会闻风而动。

    但周元始终未曾出手。

    他没有选择以肉眼去挑选,而是完全的交给了自身的第一感应。

    这般静待,持续了好半晌。

    猛然间,周元双目睁开,直接是锁定了一道飞速掠过的流光,然后毫不犹豫的出手。

    他伸出手掌,一把握向那道流光,流光碎裂,其中那一枚鳞片也是被周元一把抓住。

    抓住的瞬间,鳞片便是凭空消散,但周元却是在这一霎那,感觉到了脑海中莫名了多出了一股庞大的信息。

    圣源术,天龙金钟吟。

    古老的龙吟,带着特殊的韵味,在周元的脑海中回荡。

    “只是普通的圣源术等级吗?”周元有些错愕,先前那么多鳞片他没有什么动静,此物一过来,他的源气就隐隐有所动静,于是他这才出手,但结果似乎没他想的那么美好。

    “是因为我所修炼的天龙气吗?”

    周元心思转动,这道源术也有着天龙二字,他猜测会对其有所感应,应该是因为这道源术颇为的契合他所修炼的天龙气。

    不过虽说有点遗憾只是一道普通的圣源术,但周元也不算太失望,毕竟就算是普通圣源术,那也是圣源术!换作其他的大源婴境在这里,不知道得兴奋成什么样。

    收敛心思,周元再度闭目,感知着那呼啸而过的流光。

    他还有最后一次出手的机会。

    这一次,他抱着一些野心,因为他明白,这场机缘是夭夭为他所开启的,而这种开启夭夭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应该还是付出了一些代价。

    所以普通圣源术不至于失望,但他当然也希望能够获得一些超出预期的圣源术,这样才不枉费夭夭一番苦心。

    只是,那诸多流光难以窥探而进,获得何种源术,也几乎只能靠那电光火石般的冥冥感应,当真是如抽奖一般,难以预料结果。

    周元盘坐星空,任由那道道流光呼啸而过。

    眨眼便是过去半柱香时间。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原本绚丽的漫天流光也是开始渐渐的变得稀薄起来,显然那流光的数量也并非是无穷无尽。

    而待得流光尽数的消失,这场机缘应该也就到了尽头。

    不过周元依旧没有出手,很沉得住气的样子。

    只是唯有他自己心里知道尴尬,因为他无法感应那些流光内的鳞片,所以也没办法出手。

    因为他实在不想将最后的机会再度浪费在一道普通的圣源术上面。

    或许也不叫浪费,应该叫做可惜。

    时间迅速的流逝。

    道道流光愈发的稀薄。

    远处有数道流光再度掠来,而且还在那之后,竟然已经没有流光继续出现,显然这场机缘接近尾声。

    不过让得周元失望的是,他依旧没有得到某种特殊的感应。

    他心中叹了一口气,微微迟疑,便是打算随便出手截取一道。

    于是,他心念一动,便是有着大手成形,对着那最后几道流光中的某一道抓去。

    不过,就当即将碰触到的那一瞬间,周元心神忽的一震,一种感应电光火石般的涌上心头。

    他眸光不由自主的投向那数道流光中央处,这一次,他竟然是在那数道流光的光尾中,察觉到了一道不显丝毫光彩的鳞片!

    那道鳞片的光彩被其他几道流光彻底的掩盖,一时间根本难以看清,而周元若非那瞬间的感应,恐怕也是会将其忽略。

    那道流光中的鳞片,虽然看似黯淡平凡,极为的普通,但周元却有着一种感觉,这并非是它真的普通,而是它隐藏了自身,并不愿意与其他的鳞片彰显光彩,显露自身。

    仿佛...凤凰怎能与凡鸟展翼争光?

    这是一种居高临下的高傲。

    周元心中万千情绪闪电般的掠过,下一瞬,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是放弃了即将到手的流光鳞片,直接是抓住最后的机会,一把对着那隐隐藏藏的鳞片抓去。

    而察觉到周元的举动,那道鳞片竟是有着微光绽放,隐隐间,似是有着一道低吼声响彻而起。

    那道吼声,具备着某种特殊的韵味,周元震惊的发现,他的手掌竟是无法抓下去。

    在这片刻的僵持间,那流光便是掠过,欲要远去逃遁。

    周元眼中满是不甘,这枚鳞片所记载的源术必然非同凡响,不然不会如此具备灵性,若是让它跑了,恐怕肠子都会悔青了。

    于是他也是一声咆哮,天龙气席卷而出,仿佛一只龙爪,破空对着那逃遁的鳞片狠狠的抓下。

    但天龙爪尚未落下,那鳞片中隐隐有一股恐怖的波动散发,在那种波动下,周元的天龙气竟然都是在哀鸣,溃散。

    “怎么可能?!”

    周元震惊,他的天龙气,竟然慑服不了这枚鳞片?

    不过,就在周元要功败垂成的那一瞬,将要溃散的天龙爪上,突然有着神秘的纹路蔓延出来。

    正是那股神秘纹路,直接是稳住了天龙爪的溃散。

    这般变故也是被周元所察觉,那神秘纹路来得诡异,但他却是察觉到了熟悉的波动。

    “是夭夭?”

    他微微一惊,但来不及多想,直接控制着那被强行维持住的天龙爪,狠狠的一把抓下。

    那枚鳞片总算是被握住。

    但周元还来不及欣喜,便是见到那鳞片直接破碎开来,诸多碎片破空逃去,唯有一小节落入了周元掌中。

    “该死!”

    周元气得眼都红了,这枚鳞片究竟是啥玩意,怎么会这么棘手难缠!

    不过不论他如何的气急,鳞片都是远去,再也难以追回。

    而此时,那鳞片的碎片也是伴随着周元的捕获,直接是融入而进。

    下一霎那,有一股极为磅礴,晦涩,古老的信息在周元的脑海之中炸开,继而让得他心神震撼。

    那应该是一道圣源术,但却并没有等级表明,可周元依旧是感觉到了一股难以形容的气息,这使得他浑身有些战栗。

    因为那道源术,名为...

    祖龙搬天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