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元尊 > 第一千两百一十五章 夭夭苏醒

第一千两百一十五章 夭夭苏醒

 好书推荐:
    身着青色衣裙的女孩,赤着玉足,凌空立于水晶棺上方,她的肌肤如白璧无瑕,细润如脂,五官精致得宛如是得上天造化而成,峨眉淡扫间,连时光都为之惊艳。

    而且,在她的身上,还散发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神秘,飘渺的气质,更是令得她宛如那谪仙一般。

    下方绚丽的花海,都是在此时失了颜色。

    正是此前安静躺在水晶棺中的夭夭!

    不过面对着这般绝美的人儿,那赵仙隼却是率先变了面色,眼神中有着无比忌惮之意涌出,显然是对夭夭的身份来历极为的清楚。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从夭夭先前那清冷淡淡的声音中,感觉到了一股极寒之意。

    “这位大...”

    赵仙隼心思百转,最终开口。

    然而他的声音尚未落下,眼前的夭夭却是突然伸出纤细玉手,直接对着其轻轻拍下。

    当那玉手拍下的瞬间,赵仙隼面色陡然剧变,因为他感觉那一只手直接是覆盖了天地,带着一股无法形容的神韵落下,在这一掌下,他发现竟然连体内的源气都是再无法掌控。

    此时,他惊骇的发现他似乎是从高高在上的法域强者变成了一个没有源气的废人。

    噗!

    纤细玉手落下,眼前这将周元逼得狼狈不堪的赵仙隼的身躯,便是直接在顷刻间,化为了漫天灰灰。

    噗嗤!

    而当赵仙隼这道分身被拍成灰烬时,那正在与郗菁争斗的赵仙隼本体也是立即受到牵连,当即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整条右臂处空空荡荡,消失得彻彻底底。

    剧痛涌来,赵仙隼的面庞都是在此时变得有些狰狞扭曲下来,喉咙间发出低吼声。

    他知道这次亏大了。

    手臂分身被灭,他这条手臂算是毁了,这无疑将会让得他的修炼之道出现缺陷,那本就希望渺茫的圣者境对于他而言,更是近乎没了丝毫可能!

    前路被毁,他如何能不怒!

    不过,再如何愤怒,他也只能阴沉的望着空间内那青衣女孩,因为他清楚后者的身份,莫说是他,就算是万祖大尊都奈何不了她。

    而就在他心中翻涌怒意的时候,他突然见到那青衣女孩的眸光洞穿虚空,突然锁定了他的本体。

    这顿时让得赵仙隼心头一骇,这人灭了他的分身还不解气?竟然还要追寻他的本体!

    这感觉,仿佛双方有不可调节的天大仇恨一般!

    而且这仇恨,或许就是因为他先前骂了周元一句狗命而已。

    她是在帮周元出气?

    “该死的!明明是那般身份,怎么会为了一个区区周元?!”赵仙隼心中惊怒异常,周元固然实力天赋皆是不错,但终归只是一个源婴境而已,他还没资格插足于这诸天间最顶尖的层次。

    可偏偏,这个来历大的恐怖的青衣女孩,竟会对这么一个蝼蚁护犊!

    赵仙隼心中念头转动,但他的身影却是在飞速的暴退,再不敢与郗菁有丝毫的纠缠。

    不过,就当他身影刚退的时候,四周的虚空突然变得黯淡,有一股无法形容的伟岸力量在这一刻封锁了天地,赵仙隼抬头,便是亡魂皆冒的见到一只看不见尽头的大手穿破虚空,对着他重重拍下。

    大手之中,密布着亿万道光纹,每一道光纹都是散发着伟岸的神韵,犹如是天地初开时所形成。

    赵仙隼面容惊骇,毫不犹豫的开启法域,法域之中,一道巨隼光影成形,咆哮着冲向那拍下的虚空大手。

    轰!

    然而当大手落下,那此前连郗菁全力都难以摧毁的巨隼,却是瞬间爆碎开来,连同那一座法域,都是在此时被生生的拍碎。

    噗嗤噗嗤!

    赵仙隼头发披散,鲜血狂喷,狼狈到了极致。

    那眼中更是充斥着恐惧之意,太强了,强到他根本就有些无法抵挡的程度!

    “大尊,救我!”赵仙隼只能尖啸着发出求救。

    神韵大手落下,而就在即将覆盖赵仙隼时,天地间有一道轻叹声响起,下一刻,只见得一座巨大的光莲自赵仙隼身下生长而出,光莲展开,只见得那一道道花瓣上,也是有着无数圣纹浮现。

    砰!

    光莲与神韵大手碰撞,那一刻,无数虚空在崩塌,而虚空中可见一座座小空间在毁灭。

    最终,两股恐怖的力量徐徐的散去。

    大手与光莲皆是无影无踪,唯有着披头散发,满脸惊骇的赵仙隼立于那里,看这样子,倒是被保了下来,但那惊魂未定的模样,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但已经没有什么目光理会于他,虚空外的混沌中,苍渊,万祖,颛烛,妖傀大尊皆是停下了争斗,复杂的目光穿透空间,望着那山巅上的青衣女孩。

    与此同时,诸天中,有一道道伟岸的目光,皆是在投射而来。

    一时天地间有些沉默,竟是无人开口。

    “多谢阁下手下留情。”万祖大尊最终率先说话,神色凝重。

    “留情不是因为你护着,是因为以后自有人会去收拾他。”空间内,那座山巅上,青衣夭夭清淡的声音响起,那声音也仿佛是带着某种韵味,引得天地微微动荡。

    万祖大尊沉默了一下,深邃的目光瞥了一眼周元所在的方向,他如何听不出,夭夭说的人是指的后者。

    不过对此他倒是不置可否,赵仙隼好歹也是法域境中的顶尖人物,这周元天赋固然绝佳,但想要达到能够与赵仙隼争锋的地步,恐怕还需要极长的时间。

    只是更让得他在意的,还是伴随着夭夭的苏醒,他今日的谋划算是彻底的落空。

    因为夭夭一旦苏醒,那就是具备了神智,他们如果在对祂进行谋划觊觎的话,说不得会激怒祂,到时候出了什么变故,导致这个唯一的希望破碎,恐怕后悔都来不及。

    所以这个时候就算万祖大尊还要执意出手,恐怕都没多少大尊会支持他了。

    不过,他这里只能憾然收场,可夭夭那如寒泉般冷冽的目光倒是锁定了他:“就是你不愿我苏醒的吗?”

    虽说此前一直都是在沉睡之中,但到了夭夭这般层次,自然还是能够冥冥间感应到诸多的事物。

    万祖大尊面庞漠然,没有作答。

    而夭夭体内,则是有着光芒明暗不定,有一股恐怖的力量在涌动,引得天地动荡。

    “夭夭!”

    苍渊的声音适时的响起,他注视着夭夭,道:“事情已经过去,往后无忧,不必动怒。”

    夭夭眸光转向苍渊,微微沉默,最终还是轻点螓首,那股恐怖的力量在渐渐的消退。

    万祖大尊望着这一幕,却并没有对苍渊有什么感激,反而是冷漠的道:“苍渊,希望你的路能够成功,否则你就是诸天的罪人。”

    苍渊道:“我不知道我的路能否成功,但却知道走你的路是走不通的。”

    万祖大尊冷哼一声,懒得做什么争辩,袖袍一挥,便是卷起赵仙隼以及万祖域的人马,直接转身踏空而去。

    妖傀大尊见状,身影也是渐渐的散去。

    诸天中那一道道投往此处的目光,同样是开始收回,不过他们都明白,此事所造成的震荡,必然会在之后掀起极大的动静,最起码,那归墟神殿内,怕是要不复平静了。

    虚空外,苍渊,颛烛等人倒是未曾立即落入空间,显然是打算先给周元与夭夭相处的时间。

    山巅上,周元同样是感觉到了那些伟岸气息的离去。

    他怔怔的望着眼前的青衣女孩,那从后者体内散发出来的恐怖力量,即便只是一丝一缕,但却让得他感觉到一种高山仰止,难以触及的感觉。

    而且,当涌动着那种伟力的时候,周元突然的有着一种陌生的感觉。

    也就是在此时,那立于水晶棺上方的夭夭,缓缓的落下,白玉玉足轻巧的踩着地面,而其脚尖落下时,仿佛天地间的尘埃皆是在远离于她,不敢沾染其上。

    她那一对清冷空灵的眼眸,静静地望着眼前的周元。

    周元也是看着她,一时间气氛有点凝固。

    他的心在颤,因为他在害怕些什么。

    不过这般凝固只是持续了数息,夭夭那红润小嘴便是轻轻的一掀,悠然的道:“呆子,看什么看?”

    望着她那唇角曾经熟悉的弧度,她的声音,也一下子就将周元拉回了现实,望着那张刻骨铭心的容颜,那一瞬,无数的回忆涌来,让得周元再也忍耐不住心中剧烈翻涌的情绪,他咧开嘴,眼眶通红,很有气概的道:“看媳妇!”

    然后便是一步上前,带着一往无前或者说破釜沉舟的气势,在眼前的人儿微微愣神间,一把就将她重重的抱在了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