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烈骨球心 > 第144章 心动的人

第144章 心动的人

 好书推荐:
    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人,有的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来,谁也预料不到怎样的相遇会造就今后怎样的故事。

    就像陈风和许清影的相遇,那么突然。两个原本没有任何交集的人就那样慢慢地熟络了起来。

    每一个人又是那么孤独,从一出生开始便没人能听得懂你的哭泣。到最后走时也没人能明白你的沉默。

    那孤独的心渴望有人能走进来,却又带着惊恐慌张和不安。

    就像此刻的许清影,明明心动了却又担心陈风真的会说出某句话。

    两人就并肩走在逐渐暗淡下来的天空下,街上的路灯逐渐凉了起来,道路两旁的店旁也散发着五光十色的光亮。没有人关注这两个年轻的少男少女。

    “陈风,你想过以后么?”许清影望着车灯闪烁的街道问道。

    “嗯?”陈风愣了愣,当没什么事的时候他喜欢把自己的大脑放空,这样可以不用想那么多烦心的事。“以后?”陈风想了想,摇摇头。

    他从来没考虑以后,他现在才高一,他的以后?他接下来的两年都还要在江德高中度过。以后读大学?还是说工作?这些对陈风来说从来没想过,他只是喜欢踢球,也只想踢球。如果不是家庭环境的原因,也许他早就参加职业梯队的选拔了吧?那样以后或许能去踢职业吧?但现在他已经错过了走上职业的道路,以后?或许是考一个普通的大学,有机会的加入校队,没机会就自己踢呗。大学之后找一个普通的工作,周末的时候约上石光,孙彰,黄麒和球队其他的人一起踢踢球。如果他们还在江城市的话。

    陈风对于自己的人生没有什么抱负,就是那种一眼可以看到三十年之后的模样就好了。什么都不要变就好了,就像刚认识魏宇霖的时候一样,就像现在一样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踢自己喜欢的球就好了。

    “能踢球就好。”陈风笑着说道。

    许清影看着陈风想了半天却说出这么一个简单容易实现的目标也跟着笑了。

    “是啊,能踢球就好了。可是我的以后会是什么样子呢?”许清影晃了晃没剩多少的奶茶,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其实她不是很喜欢喝奶茶,只是她更不喜欢肚子里空空的感觉。那让她觉得自己的人生也很空。

    她是个成绩好,品德好,外貌好的女生,让所有人都羡慕。殷实的家境,良好的教育,她会考上一个很优秀的大学。毕业出来获得一份体面,工资好的工作,然后认识同样优秀的一些男性,最后在他们之中选一个交往,结婚,相夫教子。

    这就是许清影被设定好的人生轨迹,和陈风一样,都是一眼能看到老时的自己。只是陈风的世界里,六十岁的他依然是那个爱着足球,想在球场上奔跑的男孩。而许清影,只是一个外表光鲜亮丽的阔太太。

    “你以后肯定会去世界上很多好玩儿的地方啊。”陈风说道,在他的眼里,许清影总像一个爱玩的小女生,热情,活泼,善良。这样的人她的人生应该丰富多彩才对,遇见有趣的人,看见有趣的事,欣赏有趣的风景。而不是像自己一样只会呆在这一个城市。

    “怎么?你觉得外面的世界很好玩儿么?”许清影侧过头看着陈风。

    “应该会吧。”陈风说道,他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江城市周边,连省都没有出过。外面的世界应该很精彩吧,有雪山,有花海,有山林,有冰川,有飞鸟,有海里的游鱼,这些他都只是在网络上看过。

    “那你想不想去看啊?”

    “当然想啊。”陈风不假思索地回答道,他也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不然人生这一遭不是白来了么?

    “那我们以后一起去吧?”许清影说道,她的眼里闪着光。未来的路看不清方向,许清影想给自己一个理由,一个愿意游览山川的理由。也许最后也会回归到属于她的生活轨迹,可谁真的只想按部就班的走着别人替自己安排的人生。

    哪怕从那之后的人生会平淡的没有一丝波澜,枯燥地让人麻木许清影也想让多年后的自己能够有想起来会亲不自禁笑出来的回忆。

    “嗯……这样可以吗?”陈风犹豫着,他答应了别人的事就一定会做到。可是这件事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有些事情只能期待。

    “喂,男子汉爽快点,别婆婆妈妈的。”许清影皱着好看的眉毛看着陈风,拽着陈风的手和自己手连续击了三次掌。

    “啪啪啪。”清脆地掌声在空中回荡着,很快消散在城市里的喧闹里。却在陈风和许清影的心里轻轻地留下了印痕。

    “好了,大丈夫说话算话哟。”许清影脸上笑意吟吟。像是小女孩想买了很久的布娃娃终于出现在自己床头了一样。

    “那到时候我忘了就不能怪我不算话哦。”陈风看着自己手掌,掌间还有许清影手掌的那股轻柔。他是个答应了就会做到的人,只是他的记性确实不太好,容易忘事。

    “放心吧,我会记得提醒你的。”说着许清影甩了甩好看的马尾,转身朝前走去。

    “诶,那要是到时候我没钱怎么办啊?”陈风呆了呆,追了上去。“你说万一到时候你也忘了怎么办?这样是不是就不算我没遵守约定啊……”陈风心里突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像是……像是飘着的蒲公英被人握在手里的感觉。以前他以为自己只会飘呀飘,渺小,没有人会在意。

    现在他好像有一种落地的感觉,也好像明白了上午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发怒了。

    “哎呀,你烦不烦啊,到时候我来解决好不好?啊?”许清影被陈风问的烦了,朝前跑去。

    没有谁会一辈子都孤独吧,在某时某刻,突然就会有那么一种庆幸自己存在的时候吧?庆幸自己能遇到谁,庆幸自己能体会到一种温暖的感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