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多情鬼夫撩上门 温小宁 宁儿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水精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水精

    煤家村的案子结束之后,我和欧阳漓休息了几天,也准备要回去了,可就是这个准备要回去的时候,村子里面又发生了一件怪事,这件怪事又找到了四婶这里,自然要劳烦我和欧阳漓,我们也就没有走成。

    村长大早上就来了,和我们说了一些关于最近这两天发生在村子里面的怪事,按村长说的话,这两天村子里面的人每次走到村头的小河边上,就听见咔咔的冰河开裂声音,其实听见这个声音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毕竟这季节到了,就算是听见什么,也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但这些天里面,有些怪异的事情就是怪异在这冰河的下面,和一阵阵孩子的笑声。

    按照村长说的,他是听见了那怪异的笑声了,和孩子一样,跟在人的身后咯咯的笑个不停,你一回头,他就不笑了。

    我坐在沙发上面坐着,听见村长说这些就觉得,肯定是有什么东西在冰河的下面,只不过是个灵识不强的,遇见了人跑出来的,就和人玩一会,惊动了这里的乡村百姓,把他们给吓坏了,就过来找我们了。

    “你说的冰河,是咱们村,我小的时候跑过去摸鱼的那个冰河么?”我问村长,村长点头:“唉,就是那里。”

    “那我知道了,回头我们就去看看。”我说来就答应了下来,四婶就说:“小宁啊,你不是说打算回去了么?”

    “不耽误,我们说回去不是要去买火车票么,等车票买回来这件事情也就处理了。”我说着笑了笑,四婶也没有再说什么,村长此时说:“不耽误你们就行。”

    说完村长起身站了起来,打算走了,四婶朝着门口送过去,我朝着四婶他家的男人问他:“咱们村子里面这些年死过多少孩子?”

    四婶男人想了想:“孩子肯定是死过,多少个记不住了,不过我也知道几个。”

    随后这个后四叔就在我面前念叨了一些他知道的事,都是关于谁家死了孩子的事情,末了后四叔问我:“这件事情和谁家死了孩子有关系?”

    “还不知道,我问问。”说完我就朝着一边看去,紫儿正在一边玩耍,我去看紫儿的时候紫儿也看向我这边,就跟一只燕子一样,忽然跑来了我怀里,我搂住紫儿摸了摸他的头问他:“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

    紫儿抬头看了我一会,说道:“爹去买回去的车票,紫儿陪娘亲找他。”

    “也好。”我抬头去看欧阳漓,欧阳漓说道,我就没有说些什么,而此时我说道:“你去了就回来,免得我们母子挂念。”

    “为夫知道。”吃过早饭欧阳漓便去买车票了,我和紫儿也准备着出门,从四婶那边出来四婶就问我:“你这样带着孩子过去能行么?要不我跟着你们过去,真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也能帮你看看孩子。”

    四婶是好心,但她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反倒是叫我担心。

    “不用了,我和紫儿只是去看看,大白天的也不会出什么事情,你做好饭在家里等着我们回来就行了。”说完我就带着紫儿走了,四婶也没有再跟着出来说些什么。

    出了门我牵着紫儿的手问:“娘抱着你吧。”

    紫儿抬头看看我:“好。”

    弯腰我把紫儿抱了起来,紫儿便趴在我肩上趴着,我们不紧不慢的朝着村口走去,距离和欧阳漓也就差不了多远,但他去买车票坐村子里面的捎脚车过去,自然与我们有些不同便是,我们母子慢悠悠的走着,我和紫儿还说些话,问紫儿在这里习不习惯,紫儿便说:“等娘老了的时候,紫儿带着娘来这里住,要四婶给娘包饺子吃。”

    听紫儿那样的说话,我忽然很想笑,但是也很感动,虽然紫儿与其他的孩子有些不同的地方,但是在他修行的时候,他跟其他的孩子,其实也没什么不一样的,他还是个孩子,而且也就几岁而已,说出的话和一个孩子没什么不一样的。

    老天爷对我也算是不错的,起码我有紫儿有鬼王和玉骨,还有半面师兄和叶绾贞那个患难之交,还有那么多的狐朋狗友,有这么多的人陪着我来了这世间一遭,我还有什么是不知足的。

    想到了这些,其他什么都不重要了。

    这世间千百好万般好,到头来也要回去,终究不是我命的归处,终究不是我该去的地方。

    紫儿抬头我:“娘亲,你要去哪里?”

    我愣了一下,差点给忘记了,紫儿是能听见我心里想些什么,说些什么的,我这才摸了摸紫儿的头说:“哪里也不去,陪着紫儿长大好不好?”

    紫儿大眼睛波光闪闪,说道:“那紫儿永远也不长大,娘要陪着紫儿一起。”

    “好。”我笑了笑,亲了亲紫儿的额头,紫儿搂住我的肩膀趴在我怀里,我抱着紫儿朝着前面走去。

    紫儿这孩子平常也是很懂事听话的孩子,这一点其他的不多说,就说每次我抱着紫儿的时候,每一次紫儿都让我感觉不到他的重量,但我肯定又能感觉的到他的存在。

    我一边抱着紫儿拍着他的身体一边说:“紫儿啊,你有没有找到你的红儿?”

    紫儿摇了摇头:“找不到。”

    紫儿的声音带着许多的无奈与失落,虽然他是个孩子,但是内心中的向往却从不曾忘记,这一点和他的父王爹爹都是一样的,紫儿毕竟是欧阳漓的孩子。

    想了想我说:“紫儿不要担心,娘会想办法的。”

    “娘亲,仙魅和魔莲叔父在找红儿,父王也帮紫儿找红儿,他们都和紫儿说,要尽快找到红儿,紫儿担心红儿。”紫儿说着搂住了我,把小脸贴在我的颈子上面看我,我说道:“有缘一定会再相见的,娘也帮你找找,如果是实找不到,娘去找你的无泽叔父,他的占卜之术比娘要厉害,相信一定找得到的。”

    其实找不找得到我也不敢保证,但我不能看着紫儿就这样下去,他郁郁寡欢的样子我这个做娘的实在是看不下去。

    紫儿不再说话,我们走着走着到了要去的地方,村子口的冰河下面。

    所谓的冰河,其实就是这地方的护城河了,因为这边的村子外面都有进入村口时候的小桥,而桥下面多半有一条小溪流的河水,我们村子这边的护城河主要是起到庄稼灌溉的作用,冬天也就不用了,冬天上面结冰,下面的鱼都是小鱼没有一个巴掌大的,小时候这边都是芦苇,两边茂密的芦苇人高,我和一些孩子跑这边来摸鱼,我摸的最多,自然,如果有人不让我摸的多,我就把人推到水里面去,我不管是不是把人淹死了,我摸的少我就不乐意。

    后来都知道我德行不好,就不跟我一起摸鱼了,不过谁也没有我摸鱼摸的多,一来我确实会摸鱼,二来是这地方的鱼哪里多那里少我比别人知道的清楚,这个鱼最后只有我的多。

    我还记得那时候我每天都弄一个筒子,来了之后就把筒子挂在身上,摸鱼就放在里面,也不会丢掉。

    回家我就烤鱼肉吃,想起来就好吃。

    不过呢,现在觉得很残忍,那么多的生命就这样进了我的肚子里面,真是伤天害理。

    紫儿笑了笑:“娘,鱼肉好吃么?”

    ……

    “不好吃。”我说道,紫儿嗯了一声,随后与我说:“紫儿也觉得不好吃。”

    “那就对了。”说完我和紫儿停了下来,我抱着紫儿在冰河的前面看了看,冰河上面的小桥比冰河高不多少,我站在一边站了一会与紫儿说道:“看来不在小桥的下面,小桥的下面一点气息都没有。”

    “娘,孩儿想要下去看看。”儿子说话的时候我将他放到地上,此时地上还有一些没有完全化透的地面,不过上面的小草已经着急了,正出来透气,但都是一些枯黄的小草。

    紫儿落到地上转身看去,随后朝着冰河的上面走去,迈步紫儿到了冰上,那上面出现了一个倒影,紫儿朝着前面走,倒影就在水下跟着,紫儿停下倒影就在下面停下,紫儿转身看去,倒影就跑去了紫儿的身后,跟着好玩似的,咯咯的大笑起来。

    紫儿于是抬头看我,说道:“娘亲,就是他了。”

    “是他。”我说着走了过去,朝着水里的那个倒影说道:“青天白日的就敢出来,看来你也不是什么鬼魂。”

    听我说话的时候,那个东西便不再笑了,离开了紫儿的背后,从水里面长了出来,只是一瞬,便钻到了紫儿的身体里面去了,我愣了一下,朝着紫儿仔细的看着,紫儿笑了笑:“娘,他是一只水精。”

    水精?

    我朝着紫儿那边看着,紫儿说道:“水下有灵气,凝聚而精灵,经年月吸收天地灵气,生出精灵只根本,便是水精。”

    听紫儿说我走了过去,站在那里问紫儿:“是男是女?”

    紫儿说道:“她现在还没有性别,或许过些时候就有了。”

    “那她钻到你身体里面去干什么?”我问紫儿,觉得这事越发的奇怪了,紫儿便说:“她只是一时贪玩罢了,娘亲,孩儿想要带着她一起玩耍,不知可不可以?”

    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