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小妖快逃 > 第4章 果然招贼了(求推荐,求收藏)

第4章 果然招贼了(求推荐,求收藏)

 好书推荐:
    一  夜色中,庄小白前后院搜索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异常,于是把重点落在了房间中。

    悄悄来到父亲房门外,屏住呼吸侦查了半天,一切正常。

    转身来到二妈妈房门外,一切正常。

    蹑手蹑脚溜到五妈妈房门外,还是一切正常。

    庄小白逐渐变得泄气,摸了摸下巴,心道,莫非是自己眼花看错了?苦涩一笑,看来最近太过疲劳,脑袋产生了幻觉,既然如此也好,倒是省去了很多麻烦。

    刚欲抬脚,庄小白身体一僵,这才想起八妈妈房间还没有侦查一番,犹豫了下,转身奔着后院走去。

    自从一个月前,八妈妈生了场病便是喜爱清净,断然要与父亲分居而卧,父亲无奈只好让她搬到后院一处安静的院落中静养身心。

    来到院落门口,庄小白轻轻推了推大门,发现已经上锁,左右瞅了瞅,缓步来到角落处,搬起一块大石头放在院墙下,双手一撑,身体跃到墙上,紧接着跳进院内。

    此时,房间内灯火依旧亮着,庄小白怕吓到八妈妈,猫着腰偷偷摸摸凑到窗户下。

    “嘿嘿,宝贝,想我了吧。”

    “这么早就跑来了,也不怕让深沉看见你。”

    “哼,看见又怎样,他就是一只纸老虎。”

    “对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带我离开?”

    “在等等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快过来让我亲热亲热,嘿嘿。”

    窗户外,庄小白脑袋“嗡嗡”作响,尼玛,果然招贼了,还是个淫贼,听二人谈话好像勾搭有些时日了。

    难怪八妈妈非要单独搬到后院住,这是要开辟新战场呀,奸夫银妇,小爷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真当庄家都是怂包蛋了。

    想到这里,庄小白抽出剪刀,顺着窗户缝向里看去,不看倒好,一看那个奸夫,顿时吓了一跳,居然是冯三。

    庄小白眉头紧锁,冯三可是有两把刷子,保守估计也是武者三段实力,自己贸然闯进去,搞不好小命都得赔进去。

    此时,奸夫银妇躺在床上胡乱亲啃,尺度之大,让人血脉喷张。

    用力握了握剪刀,庄小白虎目微眯,死死盯着冯三,等待着最佳偷袭的时机。

    “沙沙~”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轻微的脚步声。

    庄小白大惊失色,蹑手蹑脚躲到黑暗的角落中。

    “嗖~”

    一道魁梧的身影落进院落中,顿了顿,紧接着走到窗户旁,侧目向里看去。

    “父亲!”

    灯火反射下,庄小白一眼认出是父亲,心道坏了,老爷子心伤本就没治愈,这下可倒好,来了个大揭盖。

    庄深沉身体微微颤抖,一双眼睛布满了血丝,拳头攥得“咯咯”作响。

    下一刻,庄深沉不在犹豫,上前几步,一脚踢开房门,身形一闪,来到床前,二话不说,抓起冯三“啪啪”就是两记大耳光子。

    “啊,深...深沉。”

    八妈妈吓得花容失色,急忙抓起衣服遮挡在胸前,蜷缩在床角,瑟瑟发抖。

    “妈了个巴子的,老子的女人,你也敢染指,今日我非宰了你!”

    话毕,庄深沉挥拳打在冯三脸上,侧身一记鞭腿将其掀翻在地。

    “庄馆主,饶命,饶命呀!”

    老虎发威岂是儿戏,冯三在厉害也斗不过武师二段实力的庄深沉,再加上捉奸在床,更是没有了叫喧的底气。

    “去死吧!”

    “嘭~”

    势大力沉的一脚,直接将冯三从屋内踢出屋外。

    “啊...”

    惨叫一声,冯三脑袋也清醒过来,一味求饶只会不断刺激庄深沉满身杀意,与其这样,不如放手一搏。

    “有种你就杀了我。”

    从地上爬了起来,冯三不退反进,来到庄深沉面前,怒目而视。

    “你当我不敢吗?”

    “我死了,我大哥冯麟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到时候你们都得给我陪葬,包括你儿子庄小白。”

    闻言,庄深沉身体一僵,整个人石化在原地,自己可以豁出这条命不要,但是把儿子搭进去却是绝对不行,冯麟可是个狠角色,一旦发起飙,从来不计较后果,想到这里,怒火渐渐压了下去,双拳缓缓放开。

    见庄深沉示弱,冯三仰天大笑,笑声中充满了讥讽与不屑,片刻后,收起了笑容,沉声道:“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小娇,出来吧!”

    八妈妈整理好衣衫,从屋内走了出来,当经过庄深沉身边时,脚步停了下,紧接着快步走到冯三身边。

    庄小白目光平静的注视着一切,注视着父亲,他能感受到父亲的颓废,他想告诉父亲,应该挥起拳头打死这个混混,怕什么,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大不了,与他们拼了。

    庄小白不是不想出手,而是想给父亲一次机会,一次做回真男人的机会,混到现在拿的起,放的下,只有筷子了,还有什么值得好怕的。

    “公平些,让她选择是留在你身边,还是跟我走。”冯三冷笑道。

    静静看着小娇,庄深沉脸上满是苦痛,深吸了口气,声音沙哑:“你选择吧?”

    没有逃避庄深沉的目光,小娇流下了泪水,哭泣道:“对不起,跟你在一起,真的没有安全感。”话毕,转身向外跑去。

    看着小娇离去的背影,庄深沉呆如木鸡。

    “嘿嘿,我可没逼她,公平,绝对的公平竞争。”

    冯三揉了揉淤青的脸颊,冲着庄深沉脚下,吐了一口痰,哈哈大笑,扬长而去。

    “噗通~”

    庄深沉眼前发黑,双脚一软,晕倒在地上。

    见状,庄小白从角落中跑了出来,将父亲抱在怀中,心道,让狗男女欺负成这样,实在是家门的不幸。

    一连几日,庄深沉从打击中依然没有恢复过来,不吃不喝,不言不语,身体消瘦,双眼塌陷,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

    劝了几次,两位妈妈也是束手无策,只能躲到外面偷偷掉眼泪。

    庄小白依旧沉寂在训练中,对于父亲这种症状,他早已经司空见惯,这些妈妈们可都是父亲心肝小宝贝,每走一个或者死掉一个,都会让父亲肝肠寸断,痛不欲生,虽然父亲对她们没什么感情,但不可否认,父亲是个占有欲很强烈的人,宁可烂在手中,也绝不会便宜了别人。

    庄小白深知父亲是面子难堪,下不来台,与其劝,不如激,虽然有些不孝,但也别无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