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他是潘金莲 > 第00010章 合作办学

第00010章 合作办学

 好书推荐:
    崔高的琵琶培训机构在市中心,走了将近半个小时,才七拐八拐的来到寸土寸金的地方。

    崔高的琵琶培训机构门面搞得很大,潘金莲看到崔高门脸上那个大大的琵琶图,心里一惊。“怎么将那么大的琵琶高高的挂起来。”

    武昆突然生出对潘金莲的嫌弃之情,其实武昆也知道嫌弃人家是不对的,一个古代来的女人,面对二十一世纪的事物自然是无法理解。还得不厌其烦的给她解释。

    “那不是真正的琵琶,而是一副画,琵琶的一个画像而已。真正的琵琶都没有那么大的。”

    “哦,我说呢,这么大的琵琶谁能弹的了。”潘金莲又回头看看那个广告牌。

    上了楼,崔高早已经坐在他那个狭小的办公室里等候武昆的到来。

    见了武昆,自然很是高兴的客套一番:“真没想到,遇见琵琶奇才了,可以说你是琵琶界百年不遇的天才,能有你来我的学校任教,真是天助我也。”

    “崔老师,您太客气了。”

    寒暄完毕,崔高便领着武昆来到基础班。崔高的琵琶培训学校分为初中高三个学段。崔高打算让武昆负责初段的学员,送下武昆,崔高便去忙别的事了。

    武昆看看眼前的这十来个十几岁的孩子,个个都瞪着一双好奇的小眼看着自己。便开始了开场白:“今天由我给大家来上这堂琵琶课,希望大家认真学,到下课的时候在咱们来一场比赛,看谁能的冠军,好不好。”

    这群孩子一致喊好。

    既然开了场,剩下的真正的教学,要交给潘金莲了。昨天已经在网上浏览了半天,潘金莲对现代琵琶也有了大致的了解,使用起来也很顺手。

    既然是初段学员,教授的知识自然是最基础的,潘金莲首先将弓身定弦调音技交给了他们,十来岁就是学习的年龄,这些孩子们没费多少劲便会了。而且比之前的那个老师教的定弦调音技法都简单的多,关键是很易于掌握。

    每个孩子利用刚刚学到的弓身定弦调音技,将自己的琴弦调好。

    按理说基础班就应该教她们最基础的东西,可是潘金莲却不这样做,而是直接教授孩子们弹奏曲子,她选择的是一首浣溪沙。

    武昆暗暗的问潘金莲,“这些孩子没有基础直接弹奏这么难的曲子,可以吗?”

    “有什么不可以的,当年张大户教我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然后在曲子当中将应该掌握的技法参透,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越是没有任何基础的孩子,采用这种方法越是有效,不信你看吧,等会下课的时候,他们每个人都会弹奏曲子,而且非常的流畅。”

    武昆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难道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大半个小时过去了………琵琶曲声渐渐在孩子们手中慢慢流出。

    一个小时过去了,每个孩子基本上能弹奏出流畅的曲调。

    武昆说:“咱们下课休息一下吧。”

    可是那几个孩子,坐在那里,没有一个要下课休息的。

    离下课还有十五分钟,崔高老是回来了,一进门便朝武昆笑笑:“怎么样,这几个孩子还聪明吧,学会了几个技法了。”

    “一个技法也没学会,”潘金莲很平淡的对崔高说:“再有几分钟就会弹奏一首曲子了。”

    “什么,一个技法都不会,竟然会弹奏一首曲子?”崔高的神色有些慌张,这怎么可能,雇来的那些老师,一个个都是琵琶专业研究生毕业,过来教这些孩子,哪个技法不是学上几个星期,你武昆就用两个小时的时间将一些还没有入门的孩童直接弹奏出一首曲子。还是古典的浣溪沙,这怎么可能?就是我亲自启蒙这些孩童没有两个课时,也拿不下一个技法,你武昆真是神了。可是不由你不信,崔高完全有理由相信,因为他见证过了,面试的时候,紧紧用了十秒就将两千字的稿子脱稿朗诵,确切的说武昆就是神人,可是崔高想知道她是如何做到的。

    “到下课,真的能弹奏一首曲子?”崔高还是将信将疑的问道。

    不等潘金莲说话,下面的十来个孩子,信心百倍的说:“老师,我们马上就能弹奏下这首曲子来了。”

    “好,那你就来谈奏一下,让我们听听。”崔高故意找了一个年龄最小的男孩子,一般的来说,男孩子在少年时代要比女孩子晚发育两年。如果他都弹奏会了,其他的同龄的或者比他大的女孩子自然也会弹奏。

    小男孩听说崔高老师让自己弹奏,就像得了宝一样,摆好了姿势,弹奏起来。那悦耳悠扬的曲调在整个教室里飘荡着,虽然小男孩的技法还不是很熟练,但仅仅一堂课的功夫,就能够弹奏下来如此难度的琵琶曲,实数难得。

    崔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已经呆滞了,下巴低垂着,整个人都不好了。

    终于下课了,崔高将武昆叫道他的办公室里,掏出了一千块钱,很大方的递给武昆,武昆却将那摞子钞票推到崔高面前,崔高有些发愣,难道武昆嫌少?

    “你先拿着,有什么话好说。”武昆将那一千块钱,装进兜里,先赚上这一千再说。

    崔高知道武昆还有话要说,难道她嫌少?

    武昆慢悠悠的开了腔:“崔老师,我有个提议,咱们不妨合作办学?”

    “合作办学?怎么合作法?”

    “你出场地,跟生源,我呢,技术入股,来个琵琶速成班,经过我的培训,在一个月之内,能让毫无基础的孩子能够参加全国琵琶大赛。”

    一个月就让毫无基础的孩子参加大赛,这也太能吹牛了吧,不过今天,还有昨天武昆的表现的确不俗,不得不让人信服,或许武昆就是以后琵琶培训的金字招牌。在想想之前,招聘来的那些琵琶老师,虽然她们自己有一定的水平,可是真正到教学上,却很不尽人意。

    既然是合作,她负责教学,我只负责招生、提供场地,也省得为了教师的流动而发愁。

    “好,你说说你入股的比例?”

    “利润五五分成,”

    “小武,我是看你有才华,才让你来上课的,你的也太狠了吧?”

    “崔老师,你算过没有,你现在的学生紧紧是三十几个,抛开一切费用,你能赚到几个钱,如果我用我的教学技术让孩子们在很短的时间就学会琵琶弹奏,一旦你的琵琶结构口碑相传,名气上来了,学生多的肯定挤破头。”

    崔高虽然在电视台做琵琶节目的主持,但骨子里却具有商人气质,合作之后生源会成倍的往上翻,再者教学上也不用自己操心了。

    “诶,这样,小武,你的建议很好咱们就合作,不过,这分成是不是不太公平,就按照四六开,你四我六。”

    “崔老师,场地好找,只要教的好,就不愁生源,可是真正掌握能速成技术的人却很难寻觅。估计整个京城你都找不到能够让孩子们在两个小时之内学会弹奏一首曲子的人。再者京城的琵琶培训机构堕入牛毛,随便找一个机构估计都愿意跟我合作,这样吧,看在咱们以后还要做同事的份上,你55、我45。”

    崔高点了一支烟,默不作声的抽起来,等他抽到半截的时候,狠狠的将烟头掐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