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他是潘金莲 > 第00007章当场录取

第00007章当场录取

 好书推荐:
    郝思雨整理了一下桌子上的稿纸,喝了一口水,然后又把刘雅叫过来。郝思雨那冷峻的目光在刘雅身上上下移动着,似乎那刘雅作了弊,她要从刘雅的身上找出作弊的证据。

    当刘雅怯怯地看过来时,她才轻咳一声说道:“第一题就到这里了,下面还有第二题,你做好准备了吗?”

    刘雅没有回答,而是闭上了眼睛,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气,那双紧闭的眼睛缓缓张开,模糊的视线里,郝思雨冷峻的面容慢慢清晰起来。

    她紧紧咬住嘴唇,呆呆盯着郝思雨,眼泪在红透的眼眶里滚来滚去就是迟迟不肯落下来。刘雅眨了一下眼睛,两滴眼泪被挤出眼眶,落在地上,声音虽然微弱,但郝思雨听得非常清楚。

    “准备好了。”

    郝思雨从抽屉里面又拿出第二张纸,然后推了推已经滑落到鼻尖的眼镜念道:“第二题是,即兴弹唱一首曲子,要求词曲都是自己原创的,乐器自选,我们这里乐器有钢琴古筝,琵琶……吉他……请自己选择。限时十分钟。”

    刘雅选择了一把吉他。

    这第二道考题说来也够损的,要求现场原创词曲,这个要求就够高了,而且还限时十分钟。

    作曲和作词都是原创,而且词曲要达到和谐具备一定的艺术性,不用说一个应届毕业生,就是专业的作词作曲家,即兴完CD是很困难的。

    女助理从墙上摘下一把吉他,递给了刘雅。

    刘雅将吉他背带套在身上,试了一下音。然后,开始边弹边唱。

    整个面试大厅里只有那略带伤感的吉他声,和面试官们压低的呼吸声。

    她唱的是一首民谣,表达了一种离愁别绪。

    如此短的时间内能吟唱出如此流畅的歌曲,算的上是吉他弹唱的高手,如果在给她充足的时间将这首词曲加以雕琢可以算得上上乘之作。

    三分钟之后,刘雅在各位面试官赞许的目光中结束了弹唱。很周到的朝各位面试官鞠了一躬,然后向后退了几步,将吉他交给那个女助理。

    坐在最边上的叫崔高的面试官,清清嗓子,低头看看手中的报名表,开始发表起了自己的感想:“刘雅是吧?首先说词,做的不错,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即兴做出这么好高质量的词,的确看出你的文字功底不浅;然后再说你的曲子,虽然具有民谣之风。但是并不伤感。足见你是下了功夫的,你在艺术方面有很高的天赋,不错。再说说你的吉他弹奏的技法,你的弹奏肯定经过名师指点,日后要是在勤于练习,技艺会越来越精湛,希望你不要放弃吉他弹奏。”

    刘雅坐回到椅子旁,粗粗的喘了两口气,喝了一大口水,最后坐下来。

    此时,刘雅脸上换上了一副笑容,是满意的微笑,对自己的满意,对崔高的评价的满足。其他的面试官听了崔高的评价之后,都开始垂头在纸上打着分数。

    面试官们打完分数之后。

    郝思雨又问武昆:“该你了。”

    武昆暗暗对潘金莲说:“这下该你表现一下了,你之前不是会琵琶弹唱吗?他们说这次是即兴的,现弹现唱现曲儿。你可以将你之前会的拿出来,反正他们也不知道是你做的,还是你学的别人的,只要你弹唱出来,就可以惊艳到他们。”

    面试女助理将吉他收好,又取来一只琵琶。递给武坤,确切的说是潘金莲。

    潘金莲接过那琵琶,双手各握住一根弦把将琵琶身向脚下一伸,然后又重复了一下同样的动作,便把定弦调音的工作做好了。

    就是这两个动作,已经吸引了坐在边上的崔高老师,崔高是琵琶弹奏专业的研究生,后来进了电视台住处弦乐节目。

    他惊讶的望着潘金莲,嘴巴张的大大的,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过了大约十秒钟,崔高老师这才平静了自己的心情,但说话的时候稍微有些结巴:“武昆,你稍等一下,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潘金莲满脸绽放着鲜艳的桃花,柔声的说:“老师请讲。”

    “你还用不用定弦调音?”

    “老师,我已经调过了,马上就可以弹奏了。”

    “哦,调过了?”

    “对呀,我刚才利用了弓身定弦调音技。已经调好了。”

    “什么?你用的是弓身定弦调音技。”崔高的嘴巴张得更大了,仿佛见了外形人一般,“你确定你用的是弓身定弦调音技?”

    潘金莲朝那崔高眨巴眨巴眼睛:“没错呀,有什么不对吗?”

    此时,郝思雨眉头稍稍一皱,轻声咳嗽着:“崔老师,现在是面试,有什么问题等小武面试完了再谈吧。”

    “哦哦”崔高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虽然问话被郝思雨打断了,但是崔高心里一直在犯嘀咕,我导师曾经说过,弓身定弦调音技很早就失传了,为什么这小姑娘会呢,她跟什么人学的,先听听她弹奏的咋样。

    潘金莲有礼貌的朝面试官们点点头,示意自己马上就要开始了,然后坐在椅子上,轻轻的拨弄着琴弦,柔美的琵琶声,仿佛杂花生树,雪白的手指弹奏出泉水铮淙般的琵琶声在面试大厅里回荡。所有在场的人,只感到这充满了祥和而又悦耳的琵琶声环绕于耳际,久久挥之不去。

    潘金莲开始吟唱起来:冠儿不带懒梳妆,髻挽青丝云鬓光,金钗斜插在乌云上。唤梅香,开笼箱,穿一套素缟衣裳,打扮的是西施模样。出绣房,梅香,你与我卷起帘儿,烧一炷儿夜香。

    终于四分钟的弹唱结束了,那个香字的余音以及琵琶声依然在大厅里回荡着,每个人都依然屏住呼吸,仿佛潘金莲还要再弹唱一般,生怕自己的呼吸声打断了弹唱者的思路。

    可是潘金莲向在座的各位面试官做了个万福,“奴弹唱完毕,请各位官人评点。”

    众面试官这才从音乐的梦境中醒来,接着爆发出一阵非常热烈的掌声和笑声。

    郝思雨半张着口,手里的那支笔在嘴唇边上来回的蹭着,红色的墨水沾满嘴边。她旁边的刘乃强虽然是紧闭嘴巴,但是眼睛睁得不能再大,仿佛眼前的潘金莲就像是一头怪物,因为他的文学功底很好,可是他从来没见过有谁能即兴做出如此有韵味的词来,那词描绘了一副初妆少女的起床情景,画面感极强。没有几深厚的文学功底是作不出这样的词来的。

    就单单一个弓身定弦调音技就让崔高的下巴托不住了,听完了那曲调,柔媚婉转,句句都表达了一个年轻女子的欢畅心态。

    郝思雨此时的眼神不再像先前那样冰冷,转而换上了一副微笑先说道:“小武的技法跟文字功底都不错。”

    武昆看见郝思雨笑了,心想原来你会笑呀,刚才装的那么笔挺到底是为何,难道就是在我们这些新人面前装深沉吗?

    刘乃强只说了一句话:“武昆,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武昆朝刘乃强鞠了一躬:“老师我学的新闻传播。”

    崔高已经忍不住了:“你的琵琶作曲是跟谁学的。”

    “我师承张大……”好险啊,差点说出张大户,真那样就露馅了,“我师承张大安。”

    “张大安?我怎么没听说过,他在哪个学校?”

    “他早已经辞职了,现在农村。”

    “哦,”崔高若有所思,“这么好的老师不应该辞职,有时间我去拜访他。”

    在崔高里边的王璐佳随手一扒拉崔高:“崔老师,你也让别人问问吧。你很有表演天赋,如果从事表演,肯定是一位红星,你看她刚才那句,奴弹唱完毕,请官人点评,多有古典韵味,你等等,我记下你的电话,我要把你介绍给我的同学,他可是大牌导演,你这样的人才不去演戏可惜了。”

    郝思雨急忙朝那王璐佳皱皱眉:“璐佳,别忘了今天你是来干什么的,咱可不能将鲜花插到别人家头上。”

    王璐佳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朝武昆突突舌头,耸耸肩。

    接下来便是裁决阶段,跟上一组一样,现场出结果。

    郝思雨宣布这组的成功者是武昆,刘雅的去留等待台里商量再做决定。

    武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走出面试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