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聊斋道士 > 第13章 雨夜女鬼情

第13章 雨夜女鬼情

 好书推荐:
    夏侯羽抚了抚手指上的墨玉戒指,他不知道这个名叫雪魅儿的妖娆女鬼为什么要给他这个戒指,竟然自己还住到了这枚戒指中,聊斋的世界果然奇事怪事甚多啊。

    不过这女鬼既然几次都没有害他,想来应该是对他无害的,虽然不知道这女鬼到底意欲何为吧,如若把这枚女鬼交给他的墨玉戒指给扔掉,想来不但会遭到这个女鬼的报复,还会引来无妄之灾。

    望着夜空,在原地踌躇半晌,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难道贫道就真的被这个勾死人不偿命的女鬼给缠上了吗……

    “淅淅沥沥……”

    忽然,夜空中无数的雨滴,滴落了下来,落在皮肤上,感觉微微凉。

    夏侯羽连忙捂着头,便往村民为他安置的房屋跑去,那间房屋就在聂小倩和燕梦儿所住的屋子旁边。

    望了一眼两女的屋子已然熄灯了,夏侯羽便推开自己的房屋,脱掉身上的外衣,借着窗外的月光,拿出他从随身仓库中的打火机点燃桌上的一盏用罩子罩着的油灯。

    随着黄豆般大小的油灯点燃,夏侯羽便随意的踢掉靴子,躺在了墙角的一张木榻上。

    木榻上的薄被是村民特意为夏侯羽换过的,带着淡淡的皂角味道。

    夏侯羽随便在身上一裹,便侧着身子,闭着眼睛,想让自己赶快睡着。

    然而屋外的雨声越来越大,噼里啪啦的雨点落在房檐上的声音。

    夜雨,幽灯,还有一阵阵似有还无的风声。

    然而“呼呼呼……”的细微风声,夹杂着雨声,让夏侯羽难以入睡,翻身而起,来到桌前的凳子上坐下,胳膊肘支在石桌上,静静地想着心事。

    “无量你个天尊,为何贫道就是睡不着呢。”

    桌角的油灯忽明忽暗,就像他此时晦暗不明的心境。

    更漏迟迟,窗外的雨声越来越响了,夏侯羽呆呆地凝视着油灯的罩子,间或拿起桌子旁的一根细细的铁丝,去拨那烧得火红的灯花。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夏侯羽喃喃道。

    正在他轻声吟诵时,忽然,挂在门口的帘子一掀,雨雾从窗外倒灌进来,扑在夏侯羽那颇有几分俊逸的脸上。

    夏侯羽打了几个激灵,抚了抚衣服上的雨水,连忙站起身来,便要关窗。

    刚把窗户关好,夏侯羽回身一看。

    一个女子身着石绿衫,腰系缃黄裙,身后披着如同墨染一般的长发,白净面孔上一双美丽而又灵动的大眼睛,正俏皮地打量着他。

    “怎么样?奴家的这身打扮好看吗?”

    夏侯羽面露惊讶,微微一怔了一下,仔细一看,竟是雪魅儿。

    原来方才雪魅儿在墨玉戒指中换过了衣裳,不似那般妖艳,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灵气。

    雪魅儿见夏侯羽一副呆头鹅似的样子,不由得抿嘴一笑,如莺声般娇呖的言语从她那樱桃小口中徐徐说出:“羽公子,你觉得奴家这身装扮好看吗?”

    夏侯羽对于雪魅儿称呼他的羽公子,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只是略微打量了一下雪魅儿,道:“还好,没有先前那般妖艳了……”

    雪魅儿脸上露出一丝不悦,冷哼的娇嗔道:“哼,难道你不喜欢奴家打扮的艳丽吗?”

    “如若太是艳丽也是不好。”夏侯羽不置可否道。

    雪魅儿好像很是在乎夏侯羽的对她的态度,“那……那以后奴家就不打扮的那般艳丽了,好吗?”

    夏侯羽心里翻了个白眼,暗道:“你爱打扮妖艳就打扮妖艳,关我屁事。”

    可嘴上却不敢如此说,只是道:“嗯,你一切随意便好,其实我并不是太在意……”

    雪魅儿手指微卷秀发,“羽公子,难道你不在意奴家吗?”

    这尼玛,好像怎么说都不太对。

    “……嗯,还好……”夏侯羽一脑门黑线,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伸了伸臂膀,装着很轻松的样子,绕着那雪魅儿走了一圈,道:“你……你既然是鬼,如若你愿意,贫道可帮你超度……”

    “你……你好狠的心,奴家不愿。”雪魅儿有些气恼的咬着下唇,瞪了夏侯羽一眼,竟露出一丝带着杀气的寒光。

    夏侯羽被这道寒光给打了个激灵,连忙道:“魅儿姑娘,贫道并非要害你,而是救你,让你早登极乐,转世投胎为人,岂不是要比做鬼要好?”

    雪魅儿眸光微转,若有所思道:“……奴家本是要投胎转世的,只是当遇到你后,奴家便改变了主意。”

    啊,原来都是贫道的错……

    “此间的少年才俊多如过江之鲫,小姐为何就单单看上我了呢?”夏侯羽还是对这个妖娆的女鬼心怀忌惮,能摆脱自然还是摆脱的好,便又试探的问道。

    “这都是命中注定,如若羽公子愿意,奴家可以随时为公子侍寝。”雪魅儿说道,一丝红晕爬上了她那洁白如玉的面颊,她正用自己那如同秋水般潋滟的双眸,含情脉脉地向夏侯羽传递着信息……

    夏侯羽听后,面露微笑,那笑容,令惨淡的夜色也变得明媚起来,空气中仿佛不知名的情愫涌动。

    只见他潇洒地甩了甩手腕,朗声道:“贫道并非好色之徒,何况你是鬼,即便你我有过些什么,贫道也是被动的,并非自愿。”

    雪魅儿一听,被气得眼冒金星,如同被一股大力的掌风击倒,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才算扎稳了下盘。

    她张了张嘴,这次输实在是不甘心,还想做最后的努力。

    忽然,就听窗外有一个苍老有力的的声音幽幽响起:“死丫头,你傻呀,跟这不解风情的家伙纠缠个什么劲呀?他以为自己是神仙下凡还是玉皇大帝微服私访啊,赶快回来!”

    “啊……姥姥来了……”雪魅儿一挥衣袖,将桌子上的灯扫灭,随即便消失在夏侯羽的面前。一道幽幽冥音,在夏侯羽的耳边漂浮着:“羽公子,奴家会随时回到你带的墨玉戒指中,你如若敢丢掉,小心奴家不饶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