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聊斋道士 > 第4章 燕赤霞的女儿

第4章 燕赤霞的女儿

 好书推荐:
    夏侯羽努力的回想着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然而脑中却空空一片,什么也想不起来。

    “真是奇怪……我怎么会在这里……呃……悬崖……”夏侯羽刚走出来,却发现前面竟然是悬崖,想要往后退。

    却“嗖……”的一声,忽然,一个蒙面的白衣人从身边掠过。

    “妖孽!看贫道收了你!”还好夏侯羽反应够快,“唰!”的一伸手,一把将白衣人的面罩扯下。

    白衣人随即还招,头一甩,长发飘飘,身材很好。肤如凝脂,双眸清澈,头发长及大腿,额前散落的几绺头发增添了妩媚的感觉,原来是个女地,还是个冷艳御姐。

    “啪!”的一声清脆。

    夏侯羽只觉脸颊一阵火辣辣的疼。

    “婬贼!你干嘛要摘本姑娘的面罩!”白衣女子那清澈的双眸中透出一股温怒,见夏侯羽束发凌乱,只穿着一件破烂的衬袍,眼中漏出一丝不屑,狠狠的瞪着夏侯羽。

    夏侯羽打死都不相信,看似如此温柔的女子,却一上来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给了他一巴掌,不就摘个面罩吗?

    “大胆妖孽!别以为你换个马甲,贫道就不认识你了!看贫道收了你!”夏侯羽说着,就要动手。

    白衣女子花容失色,惊道,“不要过来,我不客气了!”

    夏侯羽见这白衣女子果然害怕了,再试妙手,一把就把这白衣女子的袖子给扯掉了。

    然而他身子却是一个不稳,身后便是悬崖,情急之下,自然反应,一把就抱着了白衣女子。

    “不准抱我,放手!”白衣女子往后一退,夏侯羽自然就趴在了她身上。

    夏侯羽摸了额头冷汗,心中庆幸道:“无量你个天尊,还好老子会点功夫,要不然早就掉落悬崖,身先死了。诶,怎么软软的,难道这女的不是鬼?”

    “别乱摸,放手!”白衣女子已经是气的脸颊绯红,恨不得一脚把夏侯羽给踢到悬崖下面摔死。

    就在二人纠缠之中,突然“啪!”的一声,悬崖骤然断裂,空气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了一般,二人两眼对视,随即一起下落。

    “啊……”

    就在这危急时刻,只见一道魅影一跃而过,将二人平托飞出。

    “小倩姑娘……你怎么……”当落在地面之时,夏侯羽看清楚了这在关键时刻出手相救之人的脸孔,竟然是聂家小姐聂小倩。

    原来聂小倩见夏侯羽为了他们聂家去追那女鬼,一夜未归,便为其担心起来,出来寻找,还好她轻功很好,而且天生神力,要不然此刻夏侯羽就真的粉身碎骨了。

    聂小倩先是看夏侯羽并无大碍,然后看了一眼夏侯羽身边的白衣女子,美眸中不由的升起一丝不悦,撇过身去,心道:“哼,害我担心一夜,却没想到……”

    夏侯羽没有注意聂小倩眼中的那丝不悦,只是施了一礼道:“多谢小倩姑娘救命之恩,贫道感激不尽,日后必将竭力报答。”

    “哦,原来你们认识啊。”白衣女子那清澈的眸子看了看两人,然后美眸微转,瞥了一眼聂小倩道:“你看,这婬贼把本姑娘的袖子都扯破了,既然你们认识,你就帮他赔吧。”

    无量你个天尊,看不出来啊,果然漂亮女子的外表都是假象,没想到这白衣女子除了脾气不太好之外,还是个贪财鬼,夏侯羽心中暗暗鄙视。

    聂小倩见白衣女子出言不逊,还骂夏侯羽是婬贼,便道:“这位姑娘,请你不要信口胡说,他可是上清观的闲风道长,怎么可能会是婬贼呢?”

    夏侯羽只觉心里暖暖的,感动得稀里哗啦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什么?他是道士啊……”白衣女子有些诧异的又上下望了一眼夏侯羽,看夏侯羽除了衣衫不整,还是衣衫不整,哪里像个道士啊。

    “贫道正是,如若有失礼之处,贫道一礼承担。”夏侯羽施了一礼,显然这白衣女子并非是女鬼,他把人家姑娘家的衣服给扯破了,话说古代女子对贞洁看的很重,把人家的衣服都扯破了,如若非要让贫道负责,贫道便吃点亏,咬咬牙认了。

    “哼!谁要你承担!”白衣女子好像听出了这话里面有什么不对,脸颊微微一红,便又要开口说什么。

    而聂小倩却出口阻道:“这位姑娘,荒野之地,你如此穿着委实不妥,还是先随我回府中换件衣服再说如何?”

    白衣女子眼眸上扬,想了想道:“嗯……好吧。”

    ……

    一个时辰后,白衣女子随着聂小倩和夏侯羽来到金华城的聂府中。

    一路上,经过了解,才得知这白衣女子名叫燕梦儿,是白苗人,准确的说,她娘是白苗人,而她父亲是中原人。

    来这里是为了寻找她的父亲,而让夏侯羽万万想不到的是,她的父亲竟然是燕赤霞,真没想到那个臭酒鬼,还有这么水灵的女儿。

    燕梦儿曾听她那早已离世的娘亲说,燕赤霞可能会在金华城郊外的兰若寺,仗着自己会些功夫和蛊术,便独自一人来到这里。

    然而却在兰若寺没有找到燕赤霞,兰若寺里废墟一片,连一丝人的气息也没有,想来燕赤霞也早已不在兰若寺了,正想在附近转转,看能不能找到燕赤霞的蛛丝马迹,却不曾想与夏侯羽发生了一些小插曲。

    夏侯羽得知燕梦儿不但是燕赤霞的女儿,而且还是会蛊术的苗疆女子,心头就是一紧啊,真不知道方才这燕梦儿有没有暗中给他下蛊,如若下了情蛊,倒也罢了,顶多吃点亏,但要是下了其他蛊,他可对蛊术一窍不通,这哪里受得不了啊。

    在燕梦儿换好一件淡青色对襟衣裙后,将她的身材完全体现出来。领口开得稍低,露出锁骨,胸前有一个小纹身,纹身一半遮在衣服里,给人性感的遐想。袖子比较宽大,垂下时只能看见指尖。下摆高开叉,戴着露指手套,穿软皮靴。

    夏侯羽在看到燕梦儿穿的这身行头后,才知道了这个世界中的女子很是开放,更像是唐朝,但有些地方又不太像,不像唐朝的以胖为美。

    就燕梦儿这身材,即便是现代,也是模特明星级别的。

    夏侯羽望了一眼从聂小倩厢房中走出的燕梦儿,也不禁微微一呆,“那个……梦儿姑娘,你的蛊术厉害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