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从1983开始 > 第一百零二章 这才叫副导演(1)

第一百零二章 这才叫副导演(1)

 好书推荐:
    夜,砖厂灯火通明。

    从下午一直拍到了八点多,这会才得空歇歇,三三两两的聚到一块,等着某位副导演亲自来送饭。

    搭建的办公室里,许非正在刮鞋上的泥,都特么干了,拿小刀一刮,哗啦哗啦掉下去一大块。

    当把两只鞋收拾干净,外面传来滴滴的喇叭声,那位副导演开始喊:“开饭了!开饭了!”

    许非拎着饭缸出去,见已经排了不少人,赵宝钢跟另一个剧务在一块,守着三只大桶。一桶米饭,一桶猪油炖白菜,一桶酱焖土豆。

    他也懒得细分,直接盖浇饭顶俩土豆,拿勺搅了搅,抹回办公室开吃。

    不多时,几个工作人员都进了来,赵宝钢和冯裤子也捧着饭缸进屋,骂骂咧咧,“草他妈的,再不去那家破饭店了,还带临时涨价的!”

    “你在哪儿订的?”

    “顺义县城啊,就俩家做这买卖的,我挑了王八蛋那家。”

    “味道也不咋滴,哎,你这是甜面酱啊?”

    “可不就是甜面酱么?”

    “我吃不惯,给你吧。”

    许非把土豆扒拉到赵宝钢碗里,“下回回家,我给你整点东北大酱来。”

    “可别介,我还吃不惯你那味儿呢。”赵宝钢摇头。

    冯裤子在旁边砸吧砸吧嘴,“确实不怎么样,还不如弄点葱段儿,泡点酱油一拌,好吃还下饭。”

    “嘿,哪来这么多讲究啊?我大老远的运过来容易么,还特么走一个,就我们俩人!”

    后世订盒饭的相当有油水,一盒饭五块,人家给你报二十,一部戏拍完能搂个几十万。

    当然现在不成,赵宝钢挂个副导演的名头,干的还是剧务活儿,本来有仨剧务,一位临时撂挑子。

    “那人哪儿去了,怎么就不干了?”

    “说是求了点关系,准备出国。”

    “得,现在看谁找不着,准保就是出国。我就奇了怪了,咱这涩会主义国家哪点不好,干嘛非拼着命的给人资本家刷盘子啊?”冯裤子敲着饭缸,义愤填膺。

    “人家还真不是刷盘子,说想留学。”

    “诶,留学好啊。留学生待遇高,好吃好喝,完了还给你找仨陪读。”许非又懂了。

    “哟,敢情资本主义也兴陪读啊!”赵宝钢特神奇。

    大伙正聊着天,门忽然一开,林汝为也端着饭缸进来。

    老太太个头矮,但往中间一站,自然有派,“咱们利用这点时间,开个小会啊。经过多半天的演练,进展是相当缓慢,主要在于主演的业务不熟练,达不到要求。

    你们也都看见了,小胡那脸硬的就跟涂蜡似的,情绪也不到位。所以我刚才就琢磨个法子,他不是情绪不够么,咱们就帮他培养。

    我告诉你们啊,从吃完饭开始,谁也不许跟他说话,就孤立他,就让他孤独,难受,好好体会一下周志明的感觉。”

    噗!

    许非差点乐出声,但看老太太一本正经,知道并非玩笑话。

    这年头的影视行业,导演谈不上多专业,演员谈不上多灵巧,都带着一股子僵硬呆板。理论知识薄弱,更别提调教演员了。

    老太太在五十年代是北电毕业的,好歹还懂点,便想出这么个有点古怪的体验派技巧。

    冯裤子觉得有意思,问:“您是说,我们就甭跟他说话了?”

    “工作上的事儿,该说还得说,但平时扯淡闲聊,谁也不许搭理他。”

    “那啥时候结束啊?”

    “啥时候拍完,啥时候结束。”

    “那个,老太太……”

    许非琢磨琢磨,道:“您这法子是长期的,培养也得有个过程,这期间不还是不行么?我倒有个临场的技巧,能把他情绪带出来。”

    “怎么带?”

    “这东西不好讲,您要信得过我,我明天就试试。”

    “……”

    林汝为瞧了瞧他,“行,那你就试试。还有你们记住了啊,这是秘密,谁也不许告诉小胡。”

    她抹身往出走,手里又扒拉扒拉,“钢子你哪儿订的饭啊,甜嗖嗖我可吃不惯,下回弄大酱!”

    “诶,大酱,大酱。”赵宝钢撇撇嘴。

    ………………

    瞎各庄距顺义不远,这座县城便成了剧组的落脚点。

    收工早,就回市区,收工晚,就在县里唯一一家旅店对付一宿。器材什么的不用来回搬,就放砖厂,那打更老头瞪俩眼珠子,像查捕阶级敌人一样看着。

    旅店很小,基本是大通铺,五毛钱一张铺。也没地方洗澡,累了一身臭汗,合衣往那儿一躺,前后左右的为男,整个人都升华了。

    不知为何,许非第一次睡的时候,忽然想起《平凡的世界》里的某段情节。

    记不太清了,好像是孙少平去工地搬砖,晚上也睡大通铺。工友都不穿衣服,黑黢黢的身子,半夜起来上厕所,左跨一个,右跨一个,没尿净的尿滴子就往下滴……

    挺神奇,反正稀里糊涂对付了一宿,次日继续开工。

    上午这场戏,是拍劳改犯吃饭,周志明又挨欺负,被抢了新褂子,还被派去倒泔水。

    场景便是在搭建的监舍,两排木板床,下面用砖头顶着,铺着破草席和薄被褥。开拍之前,许非和冯裤子又特意检查一圈。

    “总觉着缺点东西。”

    “缺什么?我看不错啊,该有的都有了。”冯裤子疑惑。

    “就是该有的都有了,才显得人工痕迹很重……”

    他来来回回的看,猛地一拍巴掌,“不生活,对,就是不生活!关景清?关景清?”

    “非哥,什么事?”

    那小子跑进来。

    “两边给我钉根绳儿,再弄点破毛巾、破褂子搭上,带点水。”

    “就是晾衣服呗?”

    “没错。”

    “那我明白。”

    关景清一溜烟跑了,没多久回来,在屋里串了一根麻绳,搭上几条毛巾和背心,潮乎乎的还没干。

    “……”

    冯裤子全程围观,不得不承认,确实比刚才生活化,更自然一些。

    又学到一招儿。

    这边准备完毕,十几个群演凑过来,穿着黑褂子外套,里面有的光膀子,有点加件白色小褂。

    赵宝钢又端上两个桶,一桶是窝头,一桶是野菜汤。

    七十年代不比现在,现在每礼拜还改善伙食,那会大家都吃不饱。正经的杂面窝头,粗剌剌的,看着就费嗓子。

    每人俩窝头,一碗野菜汤,先分好了。

    林雪竹又检查一遍,“准备了,准备了!”

    “开始!”

    话音方落,众人端着饭缸就开始吃。

    一哥们拿起周志明新的白色小褂,甩给老大,又把老大的旧褂子塞给他。

    申君宜则晃晃悠悠的过来,就像每个团体中都有的那种事儿逼,话多,事也多,左看看,右瞅瞅,凑到一人跟前,“你一天没干活,吃得了么?”

    “我还不够吃呢!”那群演道。

    “嘿!”

    申君宜抹身转到胡亚杰跟前,伸手抢过一个窝头,扔给那群演,“吃吧!”

    那群演得意,咬了一口。

    “停!”

    林汝为忍不下去了,拿着大喇叭开始训:“你们是砖厂的劳改犯,重体力劳动者,还一天两顿饭,碰着吃的就得跟饿狼一样,怎么一个个跟大姑娘似的?那小伙子,你就不能大口咬么?”

    “不,不好吃啊!”那群演委屈。

    “不好吃也得吃,这是拍戏!”

    老太太工作状态极为吓人,了一通火。接着又拍了几条,是大口吃了,但感觉还不对,像被逼着吃似的。

    87版《红楼梦》之所以经典,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肯花时间放在演员身上。半年集中培训,拍的时候也不断在学,老师手把手的教,孩子们自己更拼命。

    诸多努力加起来,最终成就了一部经典。

    但《便衣警察》不同,十二集,资金少,现实题材,再怎么培训也顶多就是扔进派出所体验生活。

    更多的是靠演员自身素质。而眼下这帮群演,都是非专业的,让他们精准表演可不容易。

    林汝为又喊了停,脑袋生疼。

    林雪竹没啥办法,赵宝钢和冯裤子还蹲在旁边观摩呢,于是许非凑过来,“老太太,要不我跟他们说说?”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