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首席的掌心至爱 安小兔 唐聿城 > 第1133章 有人在幕后操控

第1133章 有人在幕后操控

 好书推荐:
    温平笙原本以为这件事很快就解决了。

    却不想,没过两天。

    温平笙吃过中午饭,坐在客厅刷微博,就在网上看到‘温氏集团总裁被捕’的热搜标题。

    她心一抖,屏息点开了热搜新闻。

    新闻里面说今天上午十点多,温氏集团总裁温戚君在温氏大厦,被司法机关的人带走调查的,据知情人称,温氏总裁因涉嫌偷税漏税而被捕的。

    温平笙看了这新闻后,立即就拨了电话给她母亲,紧张地问,“妈,我看到新闻了,大哥他……”

    “你三哥说,司法机关的人去温氏抓你大哥时,明确地说是有人举报温氏偷税漏税,而你大哥作为温氏的总裁,被带走调查了;原本你三哥也要被带走调查的,是你大哥保住了他。”温母没有瞒着女儿,忧心忡忡地将事情都告诉她了。

    通常司法机关都是严谨审核过举报人提供的证据,确认证据是真实有力的之后,才会出动抓人的。

    所以温母才担心,觉得可能是竞争对手在暗中打击他们温家。

    “妈,我们温家真的偷税漏税了?”温平笙紧张地问。

    她的家人和哥哥们都宠她,除了她大哥因为是温氏总裁,拥有的股份最多,其次就是她了;但她从未参与过温氏的管理,所以,关于偷税漏税这事,她完全不知道。

    “怎么可能?我们温家向来遵纪守法,该向R国相关部分缴纳的费用,一分钱都没敢少,毕竟一个大企业要走长远,是绝对不能挑衅国家法律法规的,那是自寻死路。”温母安抚女儿说道。

    温平笙听完就有些生气,“既然我们该缴纳税和其他费用都缴纳了,票据也都留着,税务局那里也查得到记录,司法机关凭什么乱抓大哥。”

    “现在很多情况我也还不知道,不过小笙你别担心,我们温家没做亏心事,不怕被调查,你三哥现在在稳住公司的局面,以及温氏律师团很快就会把你大哥救出来的,不会有事的。”温母安抚女儿说道。

    她觉得今年倒霉事太多了。

    先是他们小笙被同行图图诱之抄袭,然后被图图诱之买凶刺伤,到现在,图图诱之躲在国外还没有任何消息。

    接着煤煤被变态摔伤,结果那变态男人莫名其妙死了,这个锅被人甩到他们温家头上来,说是他们温家杀了那个变态男人的。

    这事还没平息,他们家老大就被司法机关带走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等这事过去了,等去参加慈善晚会,散财消灾。

    温平笙闻言,稍微心安了些,又和她母亲聊了好一会儿,安慰她母亲别太担心,既然他们温家没有做犯法的事,她大哥肯定没事的。

    和她母亲聊完,温平笙就跟翊笙说,想去她奶奶那儿一趟,要是她奶奶看到新闻,她大哥被抓的事,肯定会受刺激的。

    翊笙拿了钥匙,就陪她出门了。

    ……

    到了温奶奶的小区广场,正好碰上董某的妻子。

    对方见了温平笙,像疯了一样,竭嘶底里大骂温平笙和翊笙杀了她的丈夫,还朝温平笙扑了上去。

    翊笙剑眉微蹙,带着温平笙闪身躲开了那个女人的攻击。

    那女人扑空了摔在地上,愣了一下,就坐在地上不起来了,说是温平笙推倒了她,还哭着说命好苦,自家男人被有钱人杀了,她没本事,连为自家男人报仇的能力都没有等等……

    温平笙皱了下眉头,回头看了眼那个无理取闹的女人。

    她低声跟翊笙说,“我大哥不是说已经摆平了那家人,不会再闹事了么?”

    “估计是看到你大哥出事了,便又跑出来闹了。”翊笙停顿了一下,说道,“戚君这回被带走调查,我更倾向于有人在幕后操控这一切的,包括董某的死。”

    照理来说,温戚君身为温氏集团总裁,在京都又有人脉,不可能被司法机关的人带走的第一时间,就被记者拍摄到了,并且放到了网上。

    很明显有人告诉了媒体记者,让他们去温氏大厦外面蹲点。

    “图图?”温平笙猜测道。

    翊笙轻摇了摇头,“图图在这个局中,可能只是扮演一颗棋子,那个人我认识,跟小兔和二爷有仇。”

    迎上温平笙的目光,他说,“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还没有证据能证明是那个人。”

    “我们温家跟那个人又没有恩怨,他干嘛针对我们温家?”温平笙很是不解。

    她跟翊笙是恋人,但是他们温家跟翊笙说的那个人没有接触过,要说殃及池鱼,那也殃及太远了吧。

    “这就是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方。”翊笙和她走出电梯,低声叮嘱她,“一会儿别和温奶奶讨论这事。”

    这种事,还是别人老人家知道比较好,免得担惊受怕的。

    “我知道。”温平笙暂时将这件事压在心底,不讨论了。

    和翊笙一起朝她奶奶的房子走去。

    从佣人口中告知她奶奶正在午休,也就是说她奶奶还不知道她大哥出事了,温平笙顿时暗松了一口气,就坐在客厅喝着茶等她奶奶。

    等了将近一个小时。

    温奶奶从房间里出来,看到双笙都在,有些惊喜,“小笙,翊笙,你们怎么来了?”

    “想奶奶了。”温平笙起身上前,挽住她奶奶的手臂。

    温奶奶挥退佣人,看了看窗外,慈笑说,“想我?太阳没有打西边出来啊。”

    “奶奶……”温平笙不满地叫了声,“难得良心发现,你竟然不信。”

    “好好好,信你想我了。”温奶奶拍了拍孙女的手背,在沙发坐下,“说说,来找奶奶有什么事?”

    温平笙也不跟她奶奶兜圈子了。

    先是让她奶奶听了别心急,等她奶奶答应了。

    她才用比较委婉的说辞,跟她奶奶说,他们温氏被人举报偷税漏税,她大哥被司法机关的人带走调查的事。

    因为温平笙给她打了预防针,温奶奶不至于太焦急,但还是忍不住担忧。

    即使温平笙说,她三哥会处理这件事,温奶奶还是打了个电话回京都温家,向温镜水询问详细情况。